首页 滛荡的餐厅 下章
第四章
我想明天还是假,不过我还在等阿信电话,就跟她说:“我待回有点事,晚一点再过去,你先将下面洗干净,等我去吃宵夜。”

 问好地址,她又跟我电一次。这货竟然又高了,晚上一定要提起精神好好的干她才行。接着阿信来电,说她已叫她老公去打牌了,正个晚上都是我的了,要我先陪她去郊外走走。

 好久没打野战了,就赶紧开车带她到山上欣赏夜景了。再一个四下无人的山边,我与阿信正在火热的亲吻着。

 我的右手也顺势抚她那坚房,左手也不甘势弱地隔着内蒂上划圈圈般忽重忽轻地。经不住我纯的爱抚,阿信开始“嗯啊”地呻呤起来,也大量的分泌出来。

 将丝质小内了一大片,户更是不停地顶着我早已坚硬无比的茎。“哦…好哥哥…我的那里…好…快用你的…大宝贝…”阿信等不及似的,伸手打开我裆拉炼,掏出茎套着。

 我却故意地不理会她的挑逗,而是缓缓地解开她的上衣钮扣,打开前扣式的罩,那32c雪白的房立刻展现在眼前,配合阿信急促的气息而上下起伏,似

 在向我招唤般,令我不由自主朝那因兴奋而突出大的粉红头饥渴地,阿信立刻触电般地搐着,小手紧紧地握着我那已膨到极限的18公分茎无法

 松开,显示已进入高的初期。我马上将她的小手拨开,并把她的小内拉开一侧润丰美的,用力把大入温暖的小

 “啊…”阿信不住大叫,全身痉挛晕了过去,出大量,达到了完全的高。就在这时候,小惠来电了。她说:“亲爱的。我在姐姐家,两个人下面都洗干净了,等你来吃宵夜喔!”

 我跟她讲现在的状况,她马上大声的说:“什么?阿信这个闷的女人,竟然先跑一步。叫她也来,我要好好的案内她…”叹!好不容易与阿信独处,又被破坏了。

 在阿信的催踀下,我不情愿的带她下山了。当然沿途阿信也很温柔抚摸我的,安慰着我说以后机会都的是。

 到了惠玲家,一进门餐桌已摆了食物。惠玲姐妹两竟然一丝不挂的上来,小惠将阿信拉到沙发上,开始她的衣服,边边抚摸阿信。

 而惠玲更是讥渴,不仅快速的光我的衣服,更是蹲下来我的巴。说要来一个饭前运动。小惠已将阿信扒光了,两人成69姿势在对方的

 小惠还用手指头进阿信的里,搞得阿信嗯的叫着。这时我的巴被惠玲的硬梆梆了。惠玲一看马上躺着分开她的双腿,边用手指头自己的边对着我说:“哥…我哈了一天了…快来干我啊!”好的女人,我马上马步一蹲,举起我的用力的进惠玲的里。惠玲“呜…”的一声,双脚马上夹紧我的股,配合我的不断的摇。这时惠玲她也“喔”

 地叫起来了︰“啊…好啊…阿雄你真好…我爱死你了…啊…死了…从来没那么…我的小心肝…快干死我吧…”接着我翻身跪在惠玲前面,将她两条腿举高,用老汉推车的姿势将我的大巴顶在道口“唧”的一声就道最里面。

 我调整了一下呼吸,这才开始用力,两团肌不停地相撞,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惠玲也配合着发出了叫声︰“啊…好啊…阿雄你真大…涨死我了…我要死给你了…

 啊…死了…我的小心肝…你真会干…干死我了…喔…”惠玲高了,我的巴仍在她的美里,不动着享受她道高后的缩收。

 这时另一边,小惠用磨镜的方式将阿信搞到高了。小惠一看我已解决他姐姐,就过来我身边。我对准她的小头,张开嘴就将它含住,小惠得闭起眼睛“嗯”的一声瘫在我怀里。

 我用舌头灵活地含她的头,另一只手就伸到她的两腿间,用手掌紧她的户来回磨擦,小惠激动得紧紧地握住我的巴。我轻声说︰“小惠,你帮我亲亲巴好吗?”

 小惠“嗯”的应了一声就张开小嘴将我的巴含住,双手还不停地玩我的卵蛋。我俯身面向她的大腿部,仔细观察她的户。

 小惠的是沿着外生长的,所以看起来是长长一条,我拨开外研究她的小蒂,她的道颜色是很美的粉红色,小惠“嘤”的一声推了我一下,我才开始用指头拨花蕊。

 道口已汁,我沾了点水就开始磨擦蒂,然后就用男上女下69姿势在上面她的嘴,将茎深深干进喉咙。

 我一边干她的嘴,一边用两指捅入她,另一手攻击蒂的方式,让小惠到全身发抖,喉咙发出“呜…”的叫声。等我巴硬梆梆了之后,我先坐在沙发边沿,将巴向天翘得老高,小惠双脚踩在地上,转身让她背向我

 跨坐在我大腿上,她就我怀里上上下下套着我的巴。小惠的真紧,四个小孩都是剖腹生的。夹得我巴真,她口里不停地叫︰“啊…好啊…阿雄,你的巴真大喔…涨死我了…啊…死了…喔…”

 小惠发时还会回头与我接吻,用这个姿势,快慢轻重全由小惠作主,我从后环抱握着她的一对小子用力捏,还不时配合小惠将巴往上

 可能女人气力小,套没多小惠就撒娇的说︰“啊…阿雄你真坏…我累了…换你来。”这时我躺在沙发上,将小惠转身面向我,动作同时,巴都没离开过小ㄌ。

 我用双手从小惠大腿下方抱住她的股,整个站了起来,小惠惊呼一声,因为这个姿势可以得最深。我绕着沙发走动,每走一步就用力送一次,每次都是从道口直刺到子颈,小惠受到我这样的折磨,只能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在我耳吐气。

 阿信与惠玲都醒了,她俩只能瞪大眼睛看我表演,而我也因为有人在旁观赏,干起来特别有劲。大约干了10分钟,我才将小惠放在椅子上,将她双腿抬高向她的两耳旁,朝她大开的小再次入。

 我用尽全身力量狂,小惠也疯狂的叫着︰“啊…我要死了…阿雄,你快干死我啦…啊…死人了…喔…”

 我也忍不住受到小惠在我耳边情的叫声,只觉得头一阵趐麻,我也忍不住将“噗!噗!噗!”全入小惠的里。惠玲与阿信看完我们的表演,忍不住相拥滚在一起。

 我拿起面纸,细心地拨开户帮小惠清洁,小惠感激的亲吻着我,也扶起我已经软化的巴,张开小嘴将它含下,来回地用舌头帮我小弟弟清洁,连我的门也不放过,得我巴又站立起来,推倒小惠想再来一次。

 小惠轻轻拍打我的膛说︰“阿雄,你别急嘛,以后多的是机会,你还有好几场要玩耶!我先帮你洗澡,你休息一下啦!”小惠说完对我嘟了嘟嘴,要我看阿信她们又磨起镜来了。

 我想想也对,就将小惠抱起走进浴室里洗澡,你侬我侬的互相帮对方洗澡,后来就一起躺在浴缸泡澡聊天。后来惠玲与阿信也进来洗了。

 小惠先出去准备吃饭,我则起身帮惠玲与阿信洗澡。两个女人被我洗的哇哇大叫,水又的不停。最后我又将进惠玲的美里,将她了小高一次。

 我才左抱右拥的出来吃饭。这餐我吃的好过瘾,美食不说,又面对三各赤的美女,我当然吃的巴硬梆梆的啰。

 可是看三各女人好像又还没吃的样子,我怕我晚上惨了,赶紧打电话叫救兵,连络到阿力与雅姿夫,要他们赶紧过来帮忙。

 没多久阿力夫到了,原来他们正在附近,所以没多久就到了。简单介绍后,惠玲姐妹俩就先进房间让阿力夫按摩了。

 而我则与阿信坐在客厅,像是恋人般,深情的抚摸着对方。我接着让阿信躺在大沙发上,看着她那女神般的体,我一寸一寸的抚摸着,更是用我的舌头遍她全身。

 阿信只能“嗯…哥…好舒服喔…”这时里面开战了,只听惠玲情的叫着:“阿力…深一点…喔…对…对…快一点…我死了…”

 另一个声音是小惠的息声:“雅姿…没想到你那么斯文…怎么会这样厉害…恩恩天啊…你会把我出来啊…”哇!好一对姐妹花。这时阿信双手扶在沙发背上,高俏着股转头对我说:“哥人家好…快来我…快…”

 哇!怎么各各都起来了。我不慌不忙的按住阿信的股,用力的将我的进去。开使用老汉推车的姿势干阿信的美

 这时里面又传出惠玲的叫声:“弟弟…你好强喔…我出来了…喔…”惠玲想必是高了。紧接着又听到小惠说:“姐!换我…我来帮你…”因该是小惠接手与阿力继续做了。

 小惠更是会叫,只听房里又传来喔嗯…的叫声了。我与阿信在沙发上又换姿势了。我坐在沙发上,而阿信背着我坐在我的巴上,上上下下不断的让我的巴去冲撞她的子。我的手亦伸到前面抚摸她的美

 “哥…亲哥哥别太…用力…我…会受…不…了的…”“啊﹗…就…就是那里…”阿信已经在我凌厉的攻击下,已经忘记她是淑女,转而忘我的叫喊着。
上章 滛荡的餐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