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荡的餐厅 下章
第五章
我用力的往上顶,也跟着不断的着,客厅里不断传来“啪﹑啪﹑啪”的声音和阿信的呻声,阿信双手撑着沙发背,随着我的不断的入的紧声,她的嘴里也不断的发出呻声﹐织成天地间最动人的乐章。

 这时雅姿来到我们身旁,她说:“好美丽的姐姐啊…哥…让我来帮你们…”说完,雅姿就从阿信的嘴巴慢慢到往下了。最后到我与阿信的会处,她不仅阿信的蒂,亦我的蘘。死我了!不过阿信更

 “喔…天啊…哥…快用力我…我飞上天了…这是什么滋味…喔…”阿信高了,雅姿仍然细心的她的蒂。

 然后将我推开说:“哥…我来照顾阿信姐…你先去帮阿力解决掉小惠…然后我再去找你…”一进卧室,小惠躺着,而阿力则在上面拼老命的着。我躺在小惠身边,与她

 热吻也用手去抚摸她那小椒。没多久小惠大叫一声“好啊!”而阿利亦大吼一声。两人同时高了,阿力把小惠的紧紧的,小惠亦将阿力抱紧,两人只能息着。

 接着我当然与雅姿在客厅做了。两人是老对手了,没多久就干的天摇地动了。两人像是连体婴似的,手脚都叉在一起,不过巴仍然快速的送着。

 “哥…亲哥哥…舒不舒服啊…妹妹快要飞上天了…你怎么还是那么强啊…”“姿…你的…会咬人…喔…好…我要了…”

 “哥…哥…全给我…快…妹妹也要出来了…快…不行了…我出…来…了”雅姿先高了,她的道快速的缩收,夹的我好喔。我在用力的顶几下,双手抱紧着她,就急速的全出来了。

 好舒畅啊!这时阿信也被我们吵醒了,也扑到我的怀里说:“哥…谢谢你…我今天才知道…什么较爱…以前白活了…”

 这时阿信亦亲阿信一下,然后说:“没关系!以后常给哥干,就补过来了。”三人一阵嘻笑后,就进浴室洗澡了。

 洗完澡,阿信拉着雅姿到客厅请教一些知识,而我看惠玲成大字型的姿势在睡觉,就将我的进她的肥里,抱着她睡觉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睡的迷糊湖的。只感觉惠玲半夜又让我到高一次,而后来我是将到小惠里,两人同时高才又睡着了。

 到了中午才起,小惠与惠玲都不在身旁,走出房间到客厅。哇!阿信仍在与雅姿及阿力夫,惠玲与小惠则在准备午餐。

 原来是刚刚阿力起到客厅,看见阿信美丽的体,就干起她了,后来雅姿也加入。三人的叫声将惠玲姐妹吵醒,惠玲姐妹两才去准备午餐的。

 “阿力…干死人了…喔…姿…姿…对用力我的头…喔…飞上天了…天啊…我死了…”看阿信被阿力夫搞成那种样,真不敢相信她原来是个大淑女啊!

 自从与惠玲餐厅所有的女人搞过后,我的早餐中餐都有着落了,甚至有时连晚餐都要吃水蛋花汤才行,三个女人被我喂得更加美丽了。

 一早上起的太早,7点不到就进餐厅吃早餐。只有阿信在准备早餐,另外还有一个咪咪的客人在吃阿信的嘴豆腐。阿信见到我,好高兴。

 我与她进厨房,她先与我热吻一番,接着嘟着嘴说:“哥!那客人好喔。一直说要吃鲜,最好是刚出炉的。帮人家整整他吧!”

 我边抚摸阿信边想了一下,有了!我对着阿信说:“你先出去跟他说,没有鲜,只有鲜豆浆。问他要不要?”

 阿信疑惑的出去问他,然后马上进来说客人说可以。不过豆浆在哪?我将我的掏出来,将阿信抱住让他的手摸我的说:“这里面就有了!”

 阿信一听就好高兴的蹲下来我的巴。了好久,但仍没豆浆出来。客人在外面叫:“好了没?”阿信回答说:“快了!”

 阿信一说完,马上起身背对着我,拉起裙子,掉内,转头对我说:“哥!来干我,快点来制造豆浆。”像狗做一样,我趴在阿信身后,不断的将在她的美送。

 阿信想叫又怕被外面的客人听到,所以只能嗯的呻着,还不时的回头与我亲嘴。了上百下后,因为客人在等,所以我不忍了。用力的再几十下,赶紧将巴从从阿信的美拔出。

 随手拿一个坏子,在阿信的帮忙下,将我的豆浆全进坏子里。阿信到一些温水及糖进去,搅拌一下,又将衣服整理一下,没穿内就拿出去给客人了。

 我在厨房气着,听到那位客人喝了认为是阿信做的爱心牌豆浆后说:“喔!还热热的,不错喝喔!”接着他又喝一大口,又说:“很新鲜,不过怎么有怪怪的味道?好像是嫖白水的味道。”

 阿信假装生气的说:“刚出炉的都是这样的,不喝拉倒!”那客人一听马上很惶恐的说:“我喝,我喝,不要生气吗?”

 我与阿信在厨房快笑翻了,这时小惠也来了,知道原因后她也跟着大笑。接着阿信跟小惠说:“我先上楼一下,你先看店啰!”说完就拉着我上阁楼了。只听小惠讲一声:“狗男女!快点,等一下换我啰!”

 一上楼,衣服都还没,阿信就要我她的,因为她刚刚快哈死了。我伸出舌头,首先在阿信的水,腥腥的,阿信猛震了一下,我便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阿信被我得舒服,便将股往前挪,好给我可以将她的整个吃到。我越吃越香,整条舌头几乎全钻进阿信的身体里面。

 阿信美得要命,紧紧的收缩,我便将舌头充当起巴不停的进出,只是无法像真巴那样快速的动,纵然如此,阿信浑身上下还是无处不酥麻。

 我够了儿,又去欺负那小豆豆,舌尖忙碌的挑衅,害得那蒂也充血得红润膨,亢奋颤栗不已。我舌上着,右手食指又蠢蠢动,在阿信黏腻的门口扣着,然后便强行侵略,而且还快速的不停。

 我的攻势猛烈,阿信一波又一波的水,最后她被搞得疲力竭,连续被推上三次高,她捉着我的头,发抖的说:“雄…别…再…动…我真的…死了…我受不了…喔…”

 阿信满意了,她马上起来要下楼。我紧张的说:“嘿!我还没吃啊!”阿信亲我一下,接着说:“吃了那么多的水蛋花,还不?乖!我下去忙,换小惠上来喂你。”

 阿信下楼了,当然小惠紧接着也上来了。一样的公式,也是先吃小惠的水蛋花,她高了,才开始

 “哎呦…哎呦…好美…”她无力的将上身软趴在上,叫声越来越高:“啊…要死了…赶快…赶快…我…死了…死了…出来了…”

 她高了,小儿不停的收缩,连带使的我一阵紧,巴有点收拾不住的感觉,我连忙加快速度:“我也要了…”小惠一听,连忙叫道:“好哥哥…好老公…进来…进妹妹的里面…好舒服啊…”她不晓得哪里学来的这些讨好男人的话,怪不得会这么会怀孕生子。我被她哄得受不了,明知道她是故意叫来听的,还是忍不住将点点的播撒在她儿深处。

 小惠转身让离小,双臂攀在我肩上,仰起头要我亲她,我自然不客气的吻着。小惠虽然长的很娇小,但可是最的,只要一干到她,一定会被她的叫声给哄出来,真是厉害。

 哇!快9点了,上班了。赶紧推开美娇女,要走了。小惠还说中午要来吃饭,要给我补一下。叹!真累啊!中午小惠真的煮好多捕的食物给我吃,全都是高蛋白的东西,还算她有良心,不然我早晚会她们榨光的。

 吃完补品,阿信也送来我最喜欢的热咖啡让我提神。这时惠玲也忙完了,来坐在我身旁。她说:“大少爷!补的,提神的,都吃了。早上我没玩到,我也要吃豆浆。早上那个客人说豆浆好好吃,真的吗?”

 她一说完,我转头看在吧台的阿信及小惠已笑翻了。我赶紧拉着惠玲的手到桌下,边抚摸边说:“大妹子!你喜欢的话,我天天都让你吃。不过我也要吃你的水蛋花汤才行!”

 惠玲一听,高兴的不得了,马上就要吃。叫小惠与阿信顾好店,拉着我就往外跑。惠玲是开一部休旅车。我们直接往山上开去,要去洗温泉。

 在车上因为是她开车,所以我开始挑逗她。从耳部,我一直抚摸到她的裙子内。甚至将手指头进她的小里,我不停的挖,,害的惠玲在车上就叫起来,更是无法专心开车。

 生命要紧,中途就换我开了。可是更惨!惠玲竟然将我的掏出来,一上他都趴在我的大腿上,死命的我的巴。在往乌来的路途中,我忍不住了,看见一条没人的小路,我就开进去,停在树林里。

 惠玲将她那边的椅子放平,我就趴过去与她热刎起来。亲着亲着两人亲到后座了,变成69姿势在互对方的部了。这一,阵阵的酥麻感直透入惠玲的心底去。惠玲不哼道:“哎呀…我死了…快替我止…”

 这一阵的叫声,逗得我火高烧。我便将硬巴对准着她的小,并用力一“滋”一声,整六寸有余的巴应声而入。我运用着熟练的技巧,一上一下、忽进忽出的动着具,直把小得“滋滋”作响。

 惠玲的水也直,一阵阵的美感从心里发出来。惠玲哼叫道:“哼…哼…大巴哥哥…心被你得…美死了…快活死了…”
上章 滛荡的餐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