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莉莉/日入月 下章
第9章 脸儿粉粉
 “刚洗完澡他就来了,那个都没戴呢,不知道有没有被看见头哦。”“那家伙下午一直坐我对面,的老往我裙子里瞄,人家的刚修理过他以为我还会出来咩?”

 也就类似这些了,莉莉虽然在玩,不过她还是很在乎我的感受,以她的性格是不会主动代的,只能在旁边叨念暗示,好提醒我事件发展的“进度”,以及看我的反映强烈与否。

 在火候老之前,我也不跟她多废话,往往阿明前脚出门,后脚我就把莉莉按趴了狂,妈的,叫你风!叫你狗的发姣!畜牲般的发并未缓解我的鸩毒,我越发的饥渴。连着几小小的曝,勾起了我无限的期待,我最想做的就是把莉莉按在阿明的按摩上,看看到底这小愿不愿意给她恶心的男人搞?

 虽然有点违背初衷的迹象,但是我浑不在乎,若是莉莉真被阿明给搞了,我相信我会海扁两人一顿的,这点毋庸置疑。我们三人就像连在一条线上的蚂蚱。

 而且还是在钢丝上走的蚂蚱,一个个的都绷紧了神经,玩着香无比的轻佻游戏!刺,太他妈刺了!这时候,谁都不敢轻举妄动,谁动这游戏就立刻玩完。

 莉莉这小娘皮玩得很是开心,可偏偏又装作不冷不热的样子。我承认我耐没她好,也实在是憋不住了,某个晚上阿明刚离开,我就挑明了问她:“你这样搞一个老男人,有意思吗?”

 莉莉笑答:“我喜欢呀,你管我,反正又没给他占便宜,你紧张呀?”我被她话给堵了,也捏她痛处道:“你,把都送到人家眼前了。

 你还说没被占便宜?哼哼,像他这么恶心的男人你都喜欢去搞,我你!”莉莉神秘一笑道:“说那么难听干嘛呢?我可是先申明过的哟!我才不会给他碰到,我就是要让他难受!”也许我脸色不好,莉莉说着就我身上调笑:“嘻嘻…

 又矮又猥琐的男人谁会喜欢呀,死锤子你该不会连这点信心都没有吧?再说了,就算你没信心,可我的眼光也没可能那么差呀!你说是不是?嘿嘿,不过我一看到他…我就忍不住了,”

 我心中一动,也不跟她叽叽歪歪,忙问:“看到他什么,看到他想上你又上不到的样子是吗?然后你有快?”莉莉不置可否地笑了。

 “变态啊你!”看到她甜甜的出小虎牙来讨好,我也笑了,笑得很开心。以前我知道莉莉很恶心阿明,她的“报复”比较单纯,她只是将自己叫声的音量加大,只是将自己打扮的更漂亮,更感,让对方眼馋而已。

 现在不同了,她直面她厌恶地男人,用语言,用她的身体,用手段,去让一个男人疯狂,这是由厌恶提升到了憎恨的境界?说不通!“玩玩嘛,跟了你之后,我都变笨了哦,以后你不要我了,我找不到男人怎么办?”

 莉莉小鸟依人的窝进我怀里,粉粉的脸蛋儿蹭呀蹭的就到了我巴上。“你这是什么鸟借口我的,在我巴下看你还敢不敢想其他男人?”我翻身而起,自我感觉是猛虎出笼,恶的猛虎!***

 ***莉莉那边算是有点眉头了,我寻了个空去找阿明,那话不是这么说的吗,天下的好都让狗给了!

 我没有看错,阿明实实在在就是一条狗,而且足够的疯狂!我说的按摩那档子事,阿明暗中紧锣密鼓地办,也不知从哪处按摩院里头采购的设备,反正没几天的时间东西都准备齐全了放那儿,就等我去找他,他也隐忍,就算再急也不敢来催我。

 阿明的房间面积比我们那边要大点,有冰箱,空调,电视洗衣机等等,那天他摆好了物事等我,小房间中间的位置打开了一张按摩,上面铺就洁白的单阿,可下边的弹簧架却是八成新,娘的,他还真是个有心人,懂得买张二手的旧货。

 这点他和我想一处去了,旧货才能不曝他是个菜鸟的问题!随后他还展示了配套的三角枕,油等等。另外还有一个女用的按摩,我瞧他没避讳的意思,那就等于是明示了,我指着那玩意问他:“明哥,这东西你都有?”

 “呵呵,有备无患嘛。”阿明笑眯了眼睛,够猥琐!我看他张罗的不错,确实有点上纲上线的意思,又追问道:“全都准备好了吗?”

 阿明咧嘴一笑道:“都准备好了,你上去躺着,我给你弄弄。”他这么一说,我立马从头凉到脚,我说:“明哥,别逗我了,我清白着,我可只让女人摸过。”

 阿明糗了,就解释:“我想你试试效果…”我又感到恶寒,忙打断他:“别,我对你可信心十足,如果…你自己没把握的话,倒可以先找小桃红练练手啊。”阿明乐了,笑道:“练过几次了,应该没问题。”

 他那一脸的笑看得我汗崩,这条狗是饿了,而且是极饿!我也好难忍,我想了几个法子,却没有一个能够简简单单就将莉莉推上这张按摩的,有时候我甚至想再来一次炮,就当着阿明的面。

 这样效果是不是会更好点呢?这眉来眼去的也不是个事儿,我憋足了火,阿明也憋足了火,莉莉我不知道每天打炮她都态毕现的配合我。

 而我也没让她失望,直接干到她肿哀嚎。落,大家挨着,莉莉玩得不亦乐乎,可以说是风生水起。我见不得了,我烦躁,喉头梗着鱼刺般的辛苦,可咱要干的那可是技术活,既得保证玩得刺过瘾,又得保证莉莉将来不跳脚,难,很难!

 先不说莉莉最终是否能上那张按摩,单单是谁来挑这话头呢?阿明去说,如果我在旁边煽动的话,倒是有成功的可能,但是这样的话,莉莉就完全掌握了主动权,依莉莉的性格,阿明根本讨不得好去,我要的效果可不是这样。

 如果我去说,我可以编一个谎言,让莉莉主动地去挑逗阿明,我相信这不难办到,可将来要是莉莉后悔了怎么办?出事了怎么办?我可不想因一时畅快而闹得一拍两散。如果莉莉主动提出,那就比较完美了!

 虽然阿明拥有主动权的机会,有可能占到大便宜,但是限制好了,就等于没有,而就算将来莉莉反悔,那也是她觉得先对不住我。这容易处理,哄哄就回来了,黎明前是黑暗的,恶的念头就像是跗骨之蛆,噬咬着我的神智,我的灵魂阿。

 我是一头饿瘪的狼,涎水从裂开的嘴角滴落,静静的,隐匿在黑暗的角落,只等着猎物上钩,然后是一个猝不及防的猛扑,然后是一通疯狂的撕咬…哦,令人心悸的嘴嚼的声音,舒坦了。

 想象着未知的足,我聊以自。上天总是眷顾面相好的人,我耳垂很长,额头很宽,我的眼眉方正,家里的老人都说我福相好,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对我的等待很有信心。

 一天晚上,我们三人在玩斗地主,这是我预出来的一个节目,单纯的提供机会给阿明。玩着玩着,莉莉突然发飙,骂阿明:“看你妈看!那么想看吗?”

 说着,莉莉就扯了吊带,出白晃晃地子,抓了就往阿明的面前抖了抖,然后又把吊带穿回去,嚣张地别过脸。我歪了下嘴,妈的,忒猛地女人!又开始扑腾了!阿明当下很没面子的辩解:“你怎么知道我在看,讲!”

 莉莉骂了句:“你妈的你没偷看。”我好笑,故意逗莉莉:“你闭嘴,要怪怪你妈去,谁叫她把你生得好看,明哥看你是给你面子咧!”

 阿明忙说:“就是,我给你面子咧。”他装傻的样子纯粹是讨喜,莉莉可不吃他那套,冷言道:“我给你妈面子,你叫她光了给我看!”

 这佛都有三分火的是吧,可偏偏阿明就没有,他笑嘻嘻地道:“好啊,是我给你面子的,你先给我看啊。”“要看是吧,给你看个够!”

 莉莉把手中的牌放下,然后就跨我身上了,香香的味直窜脑际。我心尖儿打了个突,眼角处见阿明也哆嗦了下,又听莉莉嘻笑道:“你想看嘛,我还偏不给了!”

 见鬼了,这小娘皮连我都敢惹!也不顾我感受,莉莉做做样子又坐回原处,拿起牌来嚷着继续玩。我魂不守舍,估计阿明也跟我一样,一整晚我们俩男人都盯死了莉莉猛口水,她自然知道我们在窥她身上的妙处,兴致大发下,反而把腿儿夹紧了。

 硬是不再曝丝毫,那纤巧睡衣里的春光就这么乍了一下下。用什么词来形容莉莉当时的神情呢?想来想去还是“发姣”两字比较妥贴,莉莉那的模样儿就整一小妇,脸儿粉粉的,化开一种淡淡的红晕,在灯管下不是特别清楚,若是配上那双水灵灵到处送秋波的眸子就能感觉得到,我贼兮兮地瞄了她一晚上,就这点结论还是可以肯定的。  M.eaIxS.cOM
上章 莉莉/日入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