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莉莉/日入月 下章
第7章 不是好相与
 “专业点?怎么说?”他的尾音明显抖了下,估计是他猜到了我的意思,却又不敢肯定。于是,我把刚想到的点子说了出来,搞张,还要添置些专业的设备。

 其实我说的也是我以前在a片里头见过的场景,一联想到莉莉被她厌恶死的男人在身上摸来摸去我就兴奋莫名,再想想她那抓狂的小脸儿,我绝倒的心思都有了。

 说句天地良心的话,我实在是被中午那一场炮给震撼到了!阿明听我大概的描述了一下,就抓住了要点,问我是不是打算让他找机会帮莉莉按摩,我马上出一脸的无奈,为朋友两肋刀的那种,不过我也把话说白了。

 按摩归按摩,要可不行!阿明感激不尽地连说那是那是,满嘴诺诺,更发下毒誓说他将来按摩要是敢胡来就给雷劈了什么的。

 我汗,我又不是女人,你跟我发什么誓啊!我见他兴高采烈地样子,又耍他道,莉莉那边才是重点,能不能骗她去按摩得她心甘情愿才行。

 阿明也明白我已尽人事,只说有兄弟那份心意,他都要感激上天把我送到他面前。嘿嘿,和这种圆滑的市井小民说话就是好玩,大家都口不对心的,却说得特真诚,我是为了自己的风

 而他呢,想必也是为了能把到好吧,可他妈的偏偏两人都兄弟长兄弟短的热情死,真是假面!

 事情就这么开了个头,至于具体怎么安排,阿明很识趣地表示一切听从我指挥,我也没跟他客气,豪地跟他又碰了一次杯,一会后,莉莉回来了,她见到我们笑得很的样子,马上感的联想到了什么,漂亮的脸蛋就绷紧了问:“在说什么呢?”

 黄的碎花吊带裙很恰好地勾勒出了一个人的葫芦线条,不过更人的是恰恰只出一点点隆起的雪白脯。哈哈,下午那里可是全了哟,我脑中有一团火在烧,很骨地笑说道:“在聊你的…老公我的样子,怎么样,帅不帅?”

 我不得不改口,因为莉莉突然揪住了我的耳朵,我一时贪玩,不防她来这一出!大厅里坐了好几十号人,我是爷们我要脸呢!我相信莉莉是真的敢动手!她这拧下去,我还不惨叫?“哼!”

 莉莉见我改了话头后,冷哼了一声才松开我耳朵,对面的阿明已经“有礼貌”地别过脸去。“小女人,不给点面子吗?开个玩笑都不行!”

 我摸着刚刚被轻掐的地方装凶,心下却惴惴,也不知道我那点子是不是损了点。“小男人,我也是跟你闹着玩的哈!”莉莉浅薄地勾住我下颚,一脸的妩媚言罢更是挑衅地在我嘴上印了记。

 都说漂亮女人是狐狸变的,我也始终相信有这么一说,所以我被住的视听并没有影响我的动作,我只一揽她的,莉莉一整个人就挨我身上了,吃吃笑着,睨视阿明。望着身畔的妙人儿&%¥#@…我想,我真该他妈的为我点子喝彩!

 ***喝酒后睡觉是好事,带着微醺的脑袋瓜子坠入梦境一眠到天亮,隔天醒来绝对浑身舒坦。

 可那天晚上我躺上却一直没有睡意,听着外头机车不时碾过街道发出沉闷的声响,心起伏不定,翻来覆去的老惦念着莉莉曝在阿明面前的样,有时候感觉还真不是味儿。

 毕竟是自己马子身上的啊,就这样被人看走了,可有时候又觉得刺异常,那种被外人意的快实在分不清来自于我体内的哪一条神经,总让我兴奋的起。“睡了没?”这话不是我问的,是睡我边上的莉莉

 。“没呢,干嘛?”一开口说话才发觉我已经有了几分睡意,没想到莉莉比我还精神,现在还没睡下。“你老实跟我说,你在想什么?”

 借着透进窗口的月,我回身见到一双熠熠生辉的眸子正凝视着我。“你说我在想什么?”本来想咕哝几句装浑的,可眼下情形摆明了莉莉心怀芥蒂,定是也想着中午那档子事,我怕多说多错,就反问她。

 “你是不是在怪我?”莉莉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紧我。果然来了,我一边思量着合适的语言,一边应和道:“怪你什么?”

 “中午做呀!”莉莉扁起了小嘴,一副潸然泪下的模样,这事她每次讨好我的时候常干,虽然下午有过一次解释,但要这么容易就放下却不符合女人的多疑。我可没敢大意,若说没怪你,那定然让她心冷,会骂我不爱她,对她没感觉若说我怪你…

 可最后我还把她剥成了小白羊来干,那也忒不合逻辑了我!我摸到头柜上,找来烟点起,深深了几口,让辛辣的烟气溶进肺叶,将一股脑地意闷出体外。

 一般两难的时候,玩深沉是最好的,一是可以不必那么快表态,先将自己的想法隐藏起来,其次又可以让对方焦躁,朋友都说我早,就因为我懂得不该说话的时候闭紧嘴巴。

 莉莉也没开口,从我手里拿走了烟,自己了起来,沉默的尴尬啊!我不用斜眼就可以看见莉莉半支起的身子挨在身畔,其实不用看我都感觉得到她正瞄着我的眼睛,也就是心灵的窗户,想不到她跟我好上这一段时间,倒学会玩心理战了。

 “你怎么看阿明这人的?”思量再三后,我决定还是不能让自己当靶子,要死也先找好垫背的。

 “他啊,一个社会的渣滓嘛,都快三十了还在外头鬼混,本事没多少就知道吹水,又没钱又要装阔,不要脸的咸佬…”莉莉越说越不平静。

 渐渐的就连音调都大了少少,我乐了,没想到这茬就这么容易搞定,听着莉莉数落阿明的是是非非,我就想笑。末了,莉莉总结道:“你别笑,十年后你要是变成他那样,看我还要不要你哼哼,你给我小心点,别给他传染到一身毛病!”

 “嘿嘿,你这小娘皮都把他当成鸟人了,还给他看得光,你这又是演的那出?你说你是不是犯啊!”

 我没忍住笑,只能压抑着不让隔壁的阿明听到什么保不准他也没睡下呢!“死锤子,你说谁犯啊?你说清楚,你说清楚来!”莉莉不依了。

 一连赏了我几巴掌,她那小手没舍得出力,只是“哌!哌!”声吓人而已,我受得甘愿,是人都看出来她也在憋笑。

 “还笑?你说谁犯?说!啊…”我没让她再撒泼,如她所愿的,我把她抱进了怀里。女人是感的动物,特别是她跟你打闹的时候,无论玩得多疯,你只要抱住她,她一定会慢慢地安静下来,享受被呵护的温情。

 这点领悟来自于无数次和女人吵架后的心得,唉,可怜的男人啊!“是你犯,是你是你是你!”

 我拿掉她指间夹着的烟,摁熄了回身在她耳朵边低喃。“你这么讨厌他,还故意给他看光光,你说是不是你犯?”说话的同时,我的手很的攀上莉莉的双峰,娇的小瓜隔着薄薄的一层睡衣透出柔软的手感,不一时小小的蒂就昂然起,凸凸地顶在手心处。

 莉莉一手从枕头下穿过,环住了我脑袋,跟着把额头贴了上来,小声地道:“你是不是怪我嘛?”“你说呢?”我一脸的笑,我可不敢答她,只能刻意的让她知道我对她子的兴趣大过给她答案。

 “哼哼!好你个锤子,你都不当我回事儿啊!”莉莉撅起了小嘴,一脸的悻悻,虽然她说得轻佻,不过这应该她的心声了,她一定是觉得我没在乎她。

 “小娘皮,你自己了,回头还来怨我?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打你还是打他啊?你自愿的好不好,你都说你要给他眼馋了,你这小女人,!你完又来说这个说那个,现在知道担心我的感受啦?”

 我恨恨声地一顿抢白,不给她辩解地机会,把该不该有的问题都往她身上推了去。莉莉扁了下嘴,一脸可怜地扮相:“怪我嘛,你说那么难听干嘛!”估计是太糗了。

 莉莉很乖巧地把我手拉向她睡衣的领口:“给你摸下,当我补偿你啦!来嘛!”我猜她是小有得意。

 毕竟是一道心结,没有哪一对热恋的男女会不在意自己的女朋友给人看光而无动于衷,不过我也不是好相与的,几下哄小孩的卖乖就能让我平复之前提心吊胆的做贼心虚?“你就这样补偿我?”我翻身在了莉莉身上,嗷嗷怒嚎的大顶得莉莉发出一声娇。  m.EAiXs.Com
上章 莉莉/日入月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