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昭皇朝滟史 下章
第228章 声音微颤
 做完这件事,巫瑾顿时仿佛虚脫了似的,背后出了一层冷汗,‮腹小‬坠,強烈的紧张导致了一股意涌现,巫瑾就強撑着发软的‮腿双‬,赶紧出了房间,去解决问题,顺便再走走,让外面的冷风帮忙缓一缓心情。

 巫瑾刚离开不久,巫句容就从佛殿回来,他有些不舒服,心知大概是被巫广月传染了风寒,他倒了一杯热茶正准备喝,却不小心碰倒了杯子,茶水一下子都洒在了桌上,巫句容皱了皱眉,用帕子将桌面清理干净。

 这会儿他也不想再喝茶了,就坐在桌前默默想着心事,一时间有些出神。巫瑾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巫句容正有些恹恹地坐着,一副精神不振的样子,杯子里残余着浅浅的一层淡黄茶水,显然是有人喝过了茶,巫瑾心脏顿时狂跳,心知大概是药力开始发作了,他走过去,在巫句容对面坐下,一副关心模样地问道:“二哥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

 正感到头疼不适的巫句容摆了摆手,说道:“是有些不舒服…正好事情已经办完,我们回去吧。”“既然二哥不舒服,那我们这就回府,二哥在车上睡一会儿,反正咱们一时半刻也到不了家。”巫瑾连忙说道。

 巫句容点了点头,兄弟两人就上了惠安侯府的马车,离开了。今曰两人轻车简从,并没有带多少人,巫瑾骑马,巫句容坐在车厢里,他有些不舒服,就在车厢內闭目休息,渐渐就有些困了。不知过了多久,巫句容迷糊糊之间,只听外面一个声音说道:“…刚才我看过了,我二哥已经昏睡过去了,我之前把药放进茶里,他都喝了…别忘了,你家主子答应过的事…”

 巫句容脑子里顿时“嗡”的一下,整个人陡然间彻底清醒过来,他几乎是以为自己在做梦,然而马车外面那个熟悉的少年声音却十分清晰地传入耳中:“你们不要说话不算话,要是你家主子言而无信,我…”后面的话,巫句容已经听不进去了,他是个聪明人,已经听到这种程度,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虽然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但有一点是明摆着的:自己的庶弟巫瑾,出于某些原因,听从某个人的安排,给自己下药,现在正要把自己送到那个人手里!巫句容浑身微微发抖,心里一片冰凉,他的第一个念头根本不是害怕更不是恐惧。

 而是因为自己的遭遇感到万分心寒,巫瑾是他的弟弟,虽然是庶弟,也不成器,但他从来没有苛待过巫瑾半分,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的亲人,现在却亲手陷害了他,如果不是之前那杯下了药的热茶被意外打翻,那么自己喝下去之后,会发生什么?

 今曰他根本没带自己的人,低调出行,算上驾车的车夫和几个随从,不过四五个人,都是外院的男子,自然没有一个自己的心腹!

 不,不对,巫句容突然想起来了,离开金缘寺的时候,自己上车之际,似乎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儿,现在想想,是了,车夫他根本没有见过,这是很不正常的事情,要说几个随从他不认识,倒不奇怪。

 毕竟侯府下人很多,但府里的车夫就是固定的那么几个,怎么会有他没见过的?这就意味着从一开始,车夫和随从就根本不是府里的人!巫句容很清楚,自己一个哥儿被下药,除了那种事,还能有什么呢?这分明是要毁了自己!不过很快,巫句容就冷静下来,现在不是想这么多的时候,他心思急转,究竟应该怎么做?

 是要将计就计,去看看到底是谁跟巫瑾合谋来害自己吗?不,不行!巫句容几乎是立刻就否决了这个想法,这个选择很危险,虽然自己有一身武艺,但君子不立于危墙,还是算了。

 毕竟眼下自己的‮全安‬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要退后!一念及此,巫句容眼神一冷,就准备看准机会把巫瑾制服,巫瑾只是个普通的少年,又有些纨绔习气,弓马骑的本事稀松平常。

 自己一只手就能制住巫瑾,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至于其他几人,在制住巫瑾之后,那几人就算有些功夫在身,自己也有信心能把他们统统收拾了!

 迅速打定主意之后,巫句容凝神屏气,去听外面的动静,但此时外面的人却不再说话了,当然,他们也没有注意到马车里的巫句容已经醒了,而巫句容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蛰伏不动,从外面并无什么嘈杂之音可以判断出来,

 他们现在并不在街市上,周围应该没有什么人,要是自己贸然有所行动,万一…但就在巫句容心思急转之际,马车忽然停下了,巫句容心里一震,连忙蓄势待发,但他不敢掀开车帘偷偷观察外面的情况,怕被人发现,失了先机。

 一时间浑身紧绷,脑子急转,思索着对策,忽然心中一动,装成昏睡的样子,一动也不动。片刻之后,车厢门被打开,巫瑾进来,将巫句容从马车里抱了出来,

 事到如今,巫句容反而冷静下来,他任凭巫瑾抱着自己,一边极其隐蔽地将眼睛微微张开一道隙,暗中观察情况,立刻就发现此处是一条幽静的小巷,马车停在雪地里,周围除了自己这群人之外,再无其他人。

 巫句容顿时心中一松,就准备立刻暴起,然而就在这时,突然间巫句容却身体一僵,几乎失态:就见前方不远处,一个身穿裘衣的年轻人正快步向着这边走来,阴沉沉的天色中,可以看到对方面容俊美,衣着考究,不是别人,正是平郡王李青仪!

 ***巫句容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第一个反应就是怎么会是李青仪?怎么会是他?!然而紧接着,巫句容又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恍然,自己是即将嫁入晋王府的侧君,以晋王李凤吉之威,谁敢捋其虎须?

 况且自己身后还有惠安侯府,有太后娘娘,常人万万不可能因为美之类的小事就胆大包天地干出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唯有平郡王李青仪,这个阴冷如毒蛇一般、甚至骨子里有几分癫狂的男子,才会悍然做出这样的事来!

 一时间巫句容手脚冰凉,这突如其来的冲击不可谓不大,然而越是如此,巫句容反而越是冷静,此时此刻,在这种情况下,巫句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选择当面揭破李青仪和巫瑾两个人,否则自己今曰断然没有平安脫身的可能,仅仅李青仪一个人,自己就没有把握击败。

 何况在场还有其他几人?思及至此,巫句容一动不动,眼睛紧闭,装作一副昏睡的样子,同时极力让自己身体放松,不要被察觉到端倪。冷风呼啸,闭着眼睛的巫句容什么也看不到,只听见积雪被踩踏的“咯吱”声,巫瑾语气微惶地说道:“那药…不会有什么事吧…”

 “只是让人昏睡而已,不会有副作用,况且你做都已经做了,现在才想起这些,不觉得有些晚了?”并不陌生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之意,这声音在巫句容的印象中,一向都是令人厌恶的。

 而在此时,却变得和记忆里有些不一样,冷漠,冰凉,又夹杂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隐隐‮奋兴‬。

 紧接着,巫句容感觉到有人将自己从巫瑾怀里抱走,巫句容极力克制住自己反胃恶心的冲动,浑身放软,以免身体僵硬被对方察觉到不妥。

 装作昏睡的巫句容看不到周围的情况,但从听到的动静来看,显然是李青仪和巫瑾把他带到了一间小院里,周围似乎没有人,很快,李青仪抱着他,‮入进‬一间房间,将他放在了上,巫句容侧卧着不动,滑落的长发半掩住他的脸,让他可以悄悄去窥探视野中的一切,从他这个角度。

 恰好就看见李青仪和巫瑾站在不远处,李青仪神色莫测,正有些不耐烦地脫下裘衣,对着巫瑾说道:“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巫瑾却没动,他低低嗫嚅道:“王爷…我二哥…”

 “本王说过的话,就不会食言,现在,你可以离开了。”李青仪语气轻慢,全然不将对方放在心上,在他看来,既然目的已经达到,那么巫瑾就没有了利用价值,这样的废物,快点打发走才是最应该做的,免得耽误自己接下来的正事。

 巫瑾张了张嘴,却没有勇气执意再说什么,他下意识地望向大,看到巫句容正静静卧在上面,巫瑾眼里就浮现出一丝愧疚不忍和惶然恐惧之,下意识地回头看着李青仪,声音微颤,问道:“二哥他…王爷…”  m.EAiXs.Com
上章 大昭皇朝滟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