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昭皇朝滟史 下章
第205章 对动手动脚
 李凤吉也想过,自己对薛怀光如此上心,难道是因为一直在薛怀光这里碰软钉子的缘故?两人虽然早已有情人之实,薛怀光也确实对他有情,但薛怀光却总是表现得对他淡淡的,李凤吉能感觉出来这不是薛怀光的擒故纵之举。

 而是薛怀光真的莫名对他有一种刻意拉远的距离感,要知道李凤吉在情场上几乎一直无往而不利,唯有薛怀光一人明明对他有情,却又偏偏克制着这份感情。

 不过李凤吉针对这个问题也曾经做过假设,把薛怀光换成另外一个人,如果也是如此,自己会怎样?

 答案是无所谓,要是对方也似薛怀光这样,那就作罢,换一个目标就是了,自己才不会有那种‘越得不到就越想要’的幼稚可笑行为。所以,自己对于薛怀光,终究还是不同的。

 “你在看什么?怎么眼神怔怔的?”突然响起的话语打断了李凤吉的思绪,李凤吉微一凝神,就看到薛怀光正略带狐疑地盯着他。

 一时间李凤吉的表情变得很微妙,而薛怀光也觉得很奇怪,李凤吉怎么就好像吃错药了似的,那‮勾直‬勾的眼神黏糊得叫他有些不舒服。

 “没看什么,只是觉得你很好看。”李凤吉忽然说道,脸上恢复了平曰里笑昑昑的模样,“听说南陌侯年轻时乃是有名的美男子,想必怀光是肖似父亲了…”

 听到这里,薛怀光的动作停住了,他看向李凤吉,眼神意味莫名,因为他想起前世父亲的死因…就是拜眼前这人所赐啊!李凤吉耸了耸肩,对着薛怀光出一个不解的扬眉动作:“怀光,为什么这样看本王?”

 “没有什么,只是觉得王爷很好看。”蓦地,薛怀光嘴角微微上扬,出一个克制的笑容,以一模一样的话来回答了李凤吉。“呃…好吧。”

 李凤吉噎了噎,一时间竟无言以对,他摊开手,表情有些无奈,过了片刻,才说道:“原本呢,本王有很多话想跟你说的,但现在…

 罢了,不说了,反正结果也没什么不一样,不管以后如何,你总会一直与本王在一起。”“就算我已经是王爷弟弟的驸马也一样?”薛怀光斜斜睨了李凤吉一眼,似笑非笑道。

 “当然没有什么不一样,”李凤吉的手掌抚在了薛怀光的脸颊上,此时的李凤吉还不知道,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了极为強烈的占有的时候,也许就是一切未知的开始,他嗤道:“你娶谁,跟咱们之间的关系有什么必然联系么?

 不管你娶了谁,哪怕是本王最疼爱的弟弟,怀光,你也依旧是本王的情人,这一点,谁也不能改变,李凤吉想要的东西,没有人能不给。”

 薛怀光定定看着李凤吉,李凤吉此刻的举动再配上这句话,简直就是赤的宣告了,就连薛怀光都感觉到了其中的某种东西,他停滞了片刻,才忽然扭过头,不再看李凤吉,若无其事地说道:“我渴了,再给我倒杯水吧。”

 他刚刚才喝了一杯茶水,这话题未免转得过于生硬刻意了些,但李凤吉也没拆穿的意思,反而觉得这是薛怀光有些不好意思所致,就笑着去倒了水,薛怀光喝了一口就放下杯子,目光在李凤吉身上连着。

 忽然说:“我觉得自己好像没那么热了…王爷不用在这里陪着我,你身为亲王,事务众多,莫要耽误了正事。”

 “是么?”李凤吉伸手在薛怀光额头上摸了一把,觉得温度确实还好,一抹轻松的笑意就不由自主的漾到了他的脸上,说道:“嗯,还是再发一发汗吧,今儿再出点汗,以你的身体素质,明天说不定就全好了…本王今曰没什么事情,陪你多说会儿话也无妨。”

 薛怀光这时简单擦过了身子,觉得舒服了些,就重新躺下,李凤吉见他乌发披散在枕上,容白皙英朗。

 虽然身子有些不适,却难掩俊容,就忍不住嘴上没把门的,脫口笑道:“其实怀光要是个哥儿的话,想必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从头美到脚的那种。”

 薛怀光眉尖微微一蹙,目光就罩住了李凤吉,脸上出似笑非笑的神气,薄红的角扯了扯,倒是对李凤吉的话不置可否,只是说道:“那王爷要怎么办?娶我进府么?”“这是自然。”李凤吉语气莫名地说道。

 忽然就出一个笑容,凑到薛怀光的跟前,在他耳边说道:“那样的话,本王愿娶怀光为正君,自此一同绵延子嗣,白首偕老。”

 薛怀光的双拳猛地攥起,但似乎是感受到了李凤吉这番话中出来的诚恳之意,薛怀光微微绷紧的面皮立刻又松缓了许多,弧度锋锐又強硬的眼角也微垂了下来。

 一时间默默无语,片刻,薛怀光才強行令自己心中的涟漪逐渐平复下来,他看向李凤吉,眼神有瞬间的离,却又很快隐去了,他推开李凤吉,道:“离我远些…”

 “怎么了?”李凤吉有些莫名其妙,这人怎么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的,搞什么?“…别把王爷传染了,过了病气。”

 薛怀光似乎有些不情愿地皱了皱眉。李凤吉顿时面色温柔起来,他凑上去亲了一下薛怀光温热的嘴,说道:“呵呵,你早干什么去了,现在才想到这个?要传染也肯定已经传染了。”说着,李凤吉就有点想笑。

 不过他估计自己如果真的笑出来的话,薛怀光很可能恼羞成怒,这么一想,还是算了,李凤吉就摸了摸薛怀光有些凌乱的头发,安抚道:“好了好了,没事的,本王身体好得很,肯定不会被过了病气的。”

 在南陌侯府待了一阵,李凤吉离开后,就径直去了惠安侯府。巫句容坐在李凤吉对面,端起茶慢慢啜了一口,想到总算是离开了凤坤宮,巫句容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之前那种有些虚伪做戏的场面实在是让人浑身难受,尽管知道有李凤吉护着自己,而且自己还是太后的娘家人,西皇后不会对自己有多少不満意的地方,但再怎么说那也是李凤吉的生母,更是母仪天下的一国之母,巫句容在面对那位凤坤宮的主人时,可谓是隐隐有着不小的庒力。

 思及至此,巫句容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看了李凤吉一眼,道:“皇后娘娘的气势实在威严,好在我不必时时进宮侍奉,不然终归是有些拘束难熬。”***

 “呵呵,母后是最慈祥不过的,有什么拘束的?你在那里该吃就吃,该喝就喝,陪着母后说笑闲聊就好,母后又怎么会为难你。”

 李凤吉笑着端起茶盏,浅浅呷了一口,他知道西皇后并不是很希望巫句容嫁进晋王府,因为这对于李凤吉而言,有些肋,助益并不算大,但西皇后也不至于排斥此事,毕竟不管怎么说,巫句容也是巫太后的娘家侄孙。

 “皇后娘娘自然不可能为难我,毕竟堂堂一国之母,怎么可能没有风度的去对我一个小辈横挑鼻子竖挑眼,故意为难?”巫句容摆了一下手,不以为意地说道。

 不过又忽然耸了耸肩膀,语气有些无奈:“不过,我知道我的家世是不能让皇后娘娘満意的。

 尤其是我那不成器的父亲和弟弟…我觉得,我现在说不定已经被皇后娘娘归类到狐狸的队伍里面了,把你惑得情愿纳我做侧君,亲王依律只有一正室,二侧室,我占了这个位子,自然就让其他的高门侍子‮姐小‬不能再考虑你了。”

 “狐狸?”李凤吉轻嗤一声,他瞥了一眼巫句容,巫句容平时除非出于必要,否则是不做什么妆饰的,往往是素面朝天,但架不住年轻又底子好,即使不刻意打扮也无所谓,‮肤皮‬又白又嫰,仿佛能掐得出水来似的。

 虽然没有‮媚妩‬风的味道,但仅以姿水准来看,倒也完全够得上狐狸的标准了。李凤吉神色不动,心里虽然有些想笑,但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摸抚‬着大拇指上面的一枚碧玉扳指,说着:“阿容确实是狐狸,也确实惑住本王了。”

 “哪有?”巫句容才不肯承认呢,他语气不善地质问:“我哪里像狐狸?明明你更像狐狸好吧,公狐狸,时不时的总想‮引勾‬人,四处留情!”说到最后,巫句容忍不住哼了一声。

 李凤吉这个家伙别看在正式场合一本正经的,还算是道貌岸然,但私下里只有他们俩的时候,李凤吉经常不动声地利用自身的美来‮引勾‬他,对他动手动脚,特别不老实。  m.EaiXs.COM
上章 大昭皇朝滟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