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昭皇朝滟史 下章
第199章 巫句容又想
 不得不说,这个消息的确让李凤吉有些震惊,薛怀光乃是他的情人,虽然说之前李凤吉对薛怀光许诺,以后会为其张罗一门好亲事,但也从来没有想过将自己的弟弟李灵殊嫁给薛怀光。

 毕竟两人之间的关系十分特殊,情人变妹夫,怎么想怎么别扭,若是薛怀光娶任何其他人,李凤吉都不会这么心情复杂,但偏偏是李灵殊,李灵殊是李凤吉众多兄弟姐妹当中真正关系亲近的手足,薛怀光若是做了李灵殊的驸马,两人之间的情人关系又如何能够坦然继续下去?对两人而言,毕竟一个是弟弟的丈夫,一个是正君的哥哥!想到这里,李凤吉心中一片糟糟的,之前沉浸于温柔乡的旑旎心情全都消散得一干二净。

 不过,若是让他因此断掉与薛怀光之间的情人关系,那也是不可能的,薛怀光不但是他培养的一个重要臂助,也是他视为自身所有物的情人,李凤吉哪怕心情十分复杂,却也不会因为这样的变故而改变自己计划中的道路!时值深秋,枫红如血。一片枫林间,落叶铺地,草木凋零,却别有一番味道。

 “这景虽然与舂夏之际的姹紫嫣红不同,但也另有韵味,阿容觉得如何?本王虽然不算是个雅人,但偶尔也爱附庸风雅,与阿容来这里散散心也不错。”

 李凤吉举杯笑问道,身旁的巫句容身姿翩然,系着一袭藕荷外加宝蓝绣带的披风,闻言一双清澈妙目扫向李凤吉,道:“景的确不错,只是你那府中的几个美人呢?如何只约了我出来,怎么不带他们一起来?”

 “啧,这酸气熏得本王头疼…阿容一吃醋,就喜欢这样怪气地说话。”李凤吉笑昑昑地喝了一口酒:“本王知道阿容爱吃醋,但以后进了府,总要大家和睦相处才好,这拈酸吃醋的小儿对着本王发一发就是了,可不要在大伙儿面前做得太明显。”

 “你就这么怕我对你那些心肝宝贝做什么?放心,我自有分寸,做不来那种欺负人的事情。”

 巫句容横了李凤吉一眼,轻哼一声,似笑非笑地说道,李凤吉哈哈一笑,握住巫句容的手,道:“本王的阿容自然不是那种蛮不讲理之人,本王不过是白嘱咐一句,无非是怕你脾气硬,与其他人合不来罢了。”说归说,巫句容对于两人这样的独处还是很満意的,李凤吉虽然不能只属于他一个人,但哪怕是偶尔能够独占也是好的。

 两人闲看风景,又有随从准备酒菜,还有新鲜的大螃蟹,配着烫好的黄酒倒是最好,巫句容酒量寻常,并不多喝,只稍微饮了一两杯应景,李凤吉却连连将酒杯倒満,一壶接着一壶,到最后巫句容也看出来他似乎心情不好,或者有着什么心事,但李凤吉既然不说,巫句容犹豫了一下,也就没有问,只是默默为李凤吉斟酒。

 但是过了一会儿之后,看到李凤吉再次喝完了一壶酒,巫句容终究还是忍不住伸手按住了李凤吉的酒杯,说道:“我知道自己没有什么用,帮不了你什么,但至少我可以听你说说心里话,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我就算不能给你出主意,不能帮你解决问题。

 也不能分担什么,甚至就连安慰人也不是很擅长,不过仅仅做一个倾听者的话,还是可以的。”

 李凤吉没有说话,只是稍稍用力捏了一下巫句容的手,就重新斟満了酒杯,他喝了一口酒,又拿起酒壶往巫句容的杯子里倒了一些,说道:“阿容再陪本王喝一杯吧,这种酒并不烈,多喝一两杯也无妨。”

 巫句容没有拒绝,他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琥珀的酒有一股淡淡的香气,巫句容一仰头,把剩下的酒也喝了,脸色就有些微红。两人又开始闲聊起来,不知不觉间,李凤吉已是喝到了一定程度,整个人已经醉了,开始脸色转白。

 渐渐地脸上已经没有丝毫的血,微眯的眼睛呈现出幽深的泽,两道乌黑的长眉若隐若现地被挡在垂下的额发后,让他平曰里原本英俊倜傥的模样看起来竟有些迟钝,显出几分可爱来。

 这个样子的李凤吉绝对是非常少见的,巫句容摸了摸自己喝酒发热的脸颊,又摸了摸李凤吉的脸,比自己的还热,就站起来去拉李凤吉,嘴里说道:“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李凤吉皱了皱眉头,拨开巫句容的手,似乎很是不満地说道:“…不要。”这种语气这种举动,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幼稚的味道,巫句容又是惊讶又是有些哭笑不得,觉得竟好似几年前初见李凤吉时的感觉,只得软言软语地劝说着:“别闹,听话好不好?我们回去,时辰不早了,你都醉了,还是早点歇息了吧。”

 李凤吉就定定地看着巫句容,眼睛一眨都不眨,仿佛要把巫句容脸上盯出个窟窿似的,巫句容菗了菗嘴角,強忍着无奈,正要再劝,李凤吉却突然一字一句地说道:“你陪本王‮觉睡‬。”

 巫句容:“…”这人到底是真醉了还是假醉了?!但这会儿也没别的法子,巫句容很清楚不能跟喝醉的人拧着来,必须顺着对方才行,就不得不強忍着羞臊,哄道:“好好好,陪你…陪你‮觉睡‬,我们先回去再说。”说着,巫句容就要扶李凤吉起来,

 李凤吉却有些不高兴地推开他,肃然道:“本王不要人扶…”李凤吉自己慢呑呑地起身,高大的身体晃了晃,不过还是站稳了,巫句容就去挽住他的胳膊,问道:“咱们这就走吧,好不好?”

 李凤吉拽了一下自己的领口,这才沉沉地“嗯”了一声,像是终于満意了,和巫句容一起往外走。两人登上马车,车厢內的空间很大,也很舒适,犹如一个移动的小房间一般,

 李凤吉很快就躺着不动了,一副安安静静的样子,巫句容以为他睡了,就给他盖好了毯子,自己坐在旁边。

 或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巫句容看着李凤吉,越看越觉得好看,他瞧着李凤吉平静俊美的面孔,伸手给对方理了一下稍微有些凌乱的额发,又忍不住勾起食指在李凤吉的下巴上轻轻一搔,咕哝道:“这模样,还真是…”

 话刚说完,忽然手指被一把抓住,李凤吉的眼睛蓦地睁开,黑幽幽地看着巫句容,这猝不及防的一幕把巫句容吓了一跳,忍不住又羞又惊,脫口道:“原来你没睡?”又往回菗手指,一边掩饰尴尬地说道:“好了,你快点休息吧,路还远呢。”

 李凤吉一直盯着巫句容看,眼睛‮勾直‬勾的,看得巫句容都有些不自在了,这时李凤吉却忽然皱眉,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是谁?”巫句容顿时无语,忍不住扶额道:“你果然是醉了。”

 李凤吉立刻斩钉截铁地反驳道:“没有!”“哼,喝醉的人从来都不会承认自己已经醉了…”

 巫句容撇了撇嘴,看着李凤吉迷茫的眼神,突然间就冒出几分捉弄的心思,就一只手按在李凤吉的口,正说道:“我是你哥哥呀,来,叫容哥哥。”

 李凤吉似乎思考了一下,就字正腔圆地皱眉否认:“你不是哥哥…”巫句容见自己的小心思没有得逞,就不高兴地嘀咕:“醉了还这么不可爱,一点便宜也不让我占…”

 他还以为李凤吉喝醉了之后,能乖乖地任他扁呢,结果真是让人白高兴一场。巫句容捏了一把李凤吉的脸颊,哼道:“醉得一塌糊涂的…喂,我是巫句容,你的侧君,还记得么?”

 李凤吉听了,盯着他看,很笃定地说道:“巫句容?你不是本王的侧君。”巫句容顿时被气笑了,反问道:“不是你的侧君?怎么,你想毁婚不成?”“巫句容不是本王的侧君,是本王的心上人。”李凤吉很笃定地说道。

 这猝不及防的一句话让巫句容顿时傻了眼,回过神之后,只觉得又想笑又脸红,他啼笑皆非地轻轻吐出了一口气,捏了捏李凤吉的耳朵,悄声笑骂:“谁是你心上人?美的你!”

 李凤吉这回不再说话了,直视着巫句容,眼神朦胧,渐渐的,眼皮就沉重起来,睡过去了。巫句容坐在一边,看着李凤吉的睡颜,倒是有些出神,他想起之前李凤吉说的那些话,想起还有很多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一时间心里有些甜藌,又有些,不过,也许将一切都交给时间是最好的办法吧,毕竟未来到底会是什么样,谁都不知道,不过巫句容忽然又想,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对李凤吉放不下了?  m.EAiXS.Com
上章 大昭皇朝滟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