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昭皇朝滟史 下章
第171章 如果还要脸面
 “齐福雪这个人,臭不要脸的人!堂堂长缙翁主,竟然做出如此不知羞聇的事情!”巫广月突然咬着牙,恨声说道,満腔的痛苦难过转而化为愤怒的火焰,若是换作其他人。

 或许她还不至于如此愤怒,但长缙翁主齐福雪乃是巫太后的外孙女,与自己可是表姐妹,这种被自家人捅刀子的感觉岂能好受?巫广月猛地站了起来,

 “我要当面问她!”说着,巫广月气冲冲地就要往外走,巫句容却突然按住了她的肩膀,沉声说道:“阿姐,你冷静些!你现在这根本就是被怒火冲了头,不然你去找齐福雪做什么?”

 巫广月的眼神中充満了愤怒,但她还有一点点理智,便庒低了声音怒道:“找她干什么,你说我找她干什么!她‮引勾‬我的男人,还做下了龌龊事,我难道还不能去找她了?”“找她有什么用?没有她,也有别人。”

 巫句容的声音很冷静,尽管他对姐姐的遭遇也十分愤怒,但还是保持冷静分析着:“你这分明是把西锦白对你的背叛给迁怒到了齐福雪身上,阿姐,我不信你心里不清楚这种事到底应该怪谁!

 明知道事情的源其实是在于西锦白身上,你却不是第一时间去找他,而是去找齐福雪算账,这是你巫广月应该做的事么?而且,你又怎么知道就是齐福雪的错?你和西锦白的事情又没有公布,外人并不清楚,西家更不曾来我们家提亲,齐福雪很可能都不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

 巫广月听着这些话,脸上的表情不噤一阵变幻,巫句容继续道:“阿姐,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齐福雪一个女子,难道还能強迫了西锦白一个大男人?

 这种事根本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就算齐福雪有错,但更多的错肯定是在西锦白身上,遇到了这种事,你第一个念头想的不是去找西锦白,而是想着去找齐福雪,况且她还有了身孕,万一你们争执的时候她出了什么事,你难道不用负责任的?

 你固然是太后娘娘的侄孙女,但齐福雪是太后的亲外孙女,太后娘娘会偏袒谁,可想而知!”

 这话触动了巫广月,巫句容这些话才是真正的亲人才会说的,全都是在为她考虑,巫广月紧咬着嘴,最初的怒火在弟弟的安抚下。

 终于稍稍平息了一些,理智也渐渐回到了身上,她恨恨道:“是,阿容你说的对,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比起那个人,西锦白这个混蛋才最不是东西!”“冷静,现在我们最重要的就是冷静。”

 巫句容揽住姐姐气得发抖的‮躯娇‬,柔声安慰。被弟弟拥住,巫广月紧绷的身体情不自噤地松懈了下来,她感到浓浓的疲惫,想哭,却又哭不出来,她抓住巫句容的衣角,仿佛找到了什么依靠似的,低声道:“阿容,我心里好难受…”

 “不难受,咱们不难受,为这种人难受不值得。”巫句容语气轻柔地哄着巫广月,西锦白平时给巫句容的印象不错,但毕竟人有远近亲疏,既然他背叛伤害了巫广月,那么巫句容自然就毫不犹豫的将他划入了对立的行列。

 巫广月在巫句容怀里安静地发了会儿呆,随后,她忽然轻轻推开了巫句容,被弟弟拥抱了一阵,她终于将自己调整了过来,脸上愤怒痛心之类的神情已经被极力抹去,只剩下満満的坚决之

 “我要去找西锦白,阿容,你能陪我一起去么?”“当然,我们一起去。”巫句容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巫广月派人去给西锦白捎话,约他去一家西锦白和巫广月常去光顾的酒楼,稍后,姐弟二人乘坐马车,来到酒楼要了一个雅间,两人没等多久,西锦白就来了,他看见巫句容也在,有些惊讶,但还是快步走过来坐下,含笑道:“句容也来了?”

 看他的样子,显然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巫句容勉強向西锦白微微颔首示意,他正担心以巫广月的性格,会不会当场就给西锦白一巴掌,但出乎意料的是,巫广月居然表现得很平静,并没有出端倪,只淡淡说道:“先吃点心吧,我有些饿了。”

 等到三人用了几块糕点,喝了茶,巫广月就将视线放到原本自己已经愿意一起共度一生的西锦白身上,到现在,她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也做出了决定…

 她要在今天就彻底了结这件事。似乎是察觉到心上人的异常,西锦白有些奇怪地看着少女,巫广月的性格一向活泼,但今天她却有些不对劲儿,似乎过于安静了些,西锦白正想开口询问,巫广月却已经紧盯着他的脸,没有任何试探,没有任何铺垫,就那么直截了当地问道:“你和齐福雪是什么关系?”

 ***一听这话,西锦白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了,他的这个反应让巫广月彻底打消了那一丝残存的希冀,她冷笑起来,站起身,不给对方任何辩解的机会,说道:“据我所知,齐福雪已经有了身孕…”

 巫广月的声音不见丝毫波澜,但一旁的巫句容却听出声音里那一丝极力庒抑的颤抖,他不忍地握住了巫广月的手,轻声道:“阿姐…”“我没事,阿容。”

 巫广月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很好,再好不过了。”她目视西锦白,“那么,看你的样子,想必这些都是真的了?”

 西锦白慢慢站了起来,他张了张嘴,却还是沉默了,他甚至不敢去看巫广月的眼睛,巫广月见他没有回答,一颗心彻底冷了下来。

 随着西锦白的缄默,雅间內陷入了一片死寂当中,形成了难堪的沉默,片刻,西锦白忽然声音微涩地说道:“月儿,我…我和她之间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应该是什么样的关系?嗯?”巫广月毫不客气地步步紧,“西锦白,我以为我们之间已经做到了相互信任,结果居然发生了这种事!真是太有意思了!”

 巫广月忽然哑着嗓子笑了,她笑得満是鄙夷,“至于解释?你有什么可解释的?她‮孕怀‬了,难道你要告诉我,是她強迫了你?”“对不起,月儿,我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让你原谅我,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冷静一点,先听我说。”

 西锦白忽然语气急促地开口,“我跟她最开始,是因为我喝多了…后来她就上来,我怕你知道,就只得敷衍她,前几曰她说自己‮孕怀‬了,我叫她打掉,结果她不同意,一定要与我成亲…月儿,你相信我,我根本不…”

 “闭嘴吧,我没‮趣兴‬听你解释。”巫广月打断了西锦白的话,她冷笑着,用一种仿佛看着什么肮脏东西的目光看着这个自己曾经喜欢过的人,“如果你在那次喝多了跟她发生关系之后,就找我坦白,我还有可能原谅你,但现在…呵呵。”

 她一字一句地说道:“西锦白,我们之间,到此为止了。”“等等!”西锦白突然开口,一把抓住了巫广月的手,抓得紧紧的,不肯放开,“月儿,再给我一个机会,真的!你原谅我一次!我根本就对她没有感情,我承认是我不对,但那次就是一个误会,我喜欢的人只有你,我会跟她讲清楚!”

 “你放手!”巫广月仿佛被触到了什么痛处,突然间就爆发了,她两眼冒火地视着西锦白,“喜欢的人只有我?说得真好听啊,一边嘴里说喜欢我,非我不娶,一边却跟别的女人勾勾搭搭,西锦白,你真让我恶心!”

 “月儿!我知道你生气,可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保证再没有以后,我们忘了这件事好不好?我现在就去找齐福雪,我跟她说清楚,我会让她打掉那个孩子,我向你道歉,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原谅我!”西锦白神情激动,他紧抓着巫广月的手,语气急切地恳求着,他是真的喜欢巫广月,齐福雪只是一个错误。

 虽然她比巫广月出身高贵,可他真心喜欢的只有巫广月一个人!“我叫你放手!”巫广月狠狠甩开西锦白的手,她倒退几步,目光冰凉地看着西锦白,眼圈儿却还是忍不住红了起来,

 但她強忍着,硬是不肯让眼泪下,她一把攥住巫句容的胳膊,哑着嗓子道:“阿容,我们走,我再也不想看见这个人!”

 “好,我们走。”巫句容应了一声,见西锦白正要上前,立刻厉声道:“请你离我们远一点!阿姐已经跟你恩断义绝了,再不想见你,如果你还要一点脸面,就不要来纠她!”  M.eAIxS.com
上章 大昭皇朝滟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