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昭皇朝滟史 下章
第167章 又重新坐了下来
 “你…”嵯峨滢有些无奈,但她也知道自己是操纵不了这个儿子的,不过她倒不是很急,李建元毕竟还年轻,况且还是个男子,也不是耽搁不起,不过李建元这种一直以来都排斥成亲的态度,到底还是让嵯峨滢忍不住狐疑起来,

 她打量着自己清俊超逸的儿子,终究按捺不住,迟疑道:“建元,你跟母妃老实说,你的身子…是不是有什么不妥之处?”

 李建元闻言,立刻就明白了嵯峨滢的意思,这是在怀疑他是不是有那种让男人说不出口的毛病,所以才一直从不近美,李建元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身体很好,不劳母妃挂心。”

 李建元顿了顿,继续道:“我心中早已有了一人,只是对他…求而不得,所以母妃也不必再我,除他之外,我不会中意旁人。”***

 “什么?是谁?到底是哪一家的哥儿还是‮姐小‬?我儿堂堂天潢贵胄,亲王之尊,品貌无人可及,还有人是我儿求而不得的?!”

 嵯峨滢第一个反应就是惊愕不信,她还是第一次得知李建元居然是有心上人的,这让她简直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的这个儿子一向性格冷肃,让人难以接近,身边除了伺候的人之外,能说得上话的亲人朋友也少之又少,哥儿和女人更是不被他看在眼里,现在这个不开窍的木头居然说早就有了心上人,嵯峨滢怎么能不吃惊?

 要知道这可是迄今为止李建元唯一明确表示自己有放在心上的人,而刚才的那一番话更是表明了他的决心,令嵯峨滢暗自心惊。

 虽然她不知道那个哥儿或者女子的身份,但李建元的态度终究让她无法忽视,自己的儿子足够強大和优秀,但同时也主意很正,从来不受别人左右。

 “关于他的身份,母妃就没有必要知道了,此事对他有害无益。”李建元那恍若被雕细琢过的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表情,平淡的语气中似乎透着一丝幽幽的清寒之意,那完美无瑕的面容上仿佛被涂上了一抹瑰丽却又阴郁的色彩,不知在想些什么。

 嵯峨滢有些震惊,以前母子俩发生矛盾的时候,李建元也不是没有如此驳过嵯峨滢的要求,可是这回却是他第一次为了其他人而在自己这个母亲面前断然拒绝自己打探情况的意图,在嵯峨滢的印象里,自己的这个儿子虽然从小就不怎么听话,却也一般不会轻易驳了自己的话,嵯峨滢原本就疑惑这世间居然还有让自己这么出众的儿子都求而不得的人,作为母亲,她自然本能地就多了几分不喜欢,结果李建元又这么维护对方,这在嵯峨滢看来,简直就是苏妲己惑纣王,让她把对方迅速跟‘祸水’‘狐狸’这样的字眼儿划上了等号。

 也不知这个人究竟有什么手段,竟把自己一向对哥儿和女子不假辞的儿子成这样!无论跟儿子之间的关系怎样,嵯峨滢都跟天底下所有的母亲一样,绝不会喜欢一个能够把自己的儿子得晕头转向的人,但嵯峨滢也很清楚,自己的儿子李建元是一个极其有主见的人,如果自己太过针对他的心上人的话,那么她和儿子之间的关系怕是就要受到影响,嵯峨滢觉得这样不值得。

 况且嵯峨滢并不信李建元能一直这样下去,这世上不是没有长情的男子,但太少了,何况自己的儿子才二十岁,以后的人生还很长,变数太多,他能坚持一年两年,三年五载,难道还能坚持十年二十年?不能!男人么,尤其还是各方面条件都顶尖的年轻男人,怎么可能?从嵯峨滢宮中出来,李建元俊美的脸上才出一抹厌倦之,因为一些缘故,他跟生母嵯峨滢的关系并不算亲密,父亲泰安帝至少还会顾虑到他这个儿子的想法,一向也尽量会尽一下自己身为父亲的责任,虽然做得也未必多么好,毕竟天家与普通人家不同,但起码会考虑他的感受。

 然而母亲嵯峨滢就不一样了,她是真的几乎没有尽过多少一个母亲的责任,她总是为自身和嵯峨家的利益考虑,从来没认真想过自己这个儿子的感受,李建元甚至能够断定,嵯峨滢给自己看的那些画像上的侍子和姑娘,其身后的家族必然是跟嵯峨滢达成了某种默契甚至协议的。

 李建元很清楚,嵯峨滢的本心就是那么的自私狭隘,她爱他这个儿子吗?应该有的,毕竟是亲生的,可要说这爱有多深,那就未必了,与那点母爱相比,终究是私心占了上风。

 就在李建元离开麟华宮不久后,嵯峨敦静咬着,面色阴沉地坐在屋子里,方才李建元与嵯峨滢母子俩的对话他全都偷听到了。

 事实上,嵯峨敦静之所以一直以来都在李建元面前事事柔顺,原因不仅是因为李建元的身份地位,以及嵯峨敦静自己出于利益考虑的一些打算。

 同时也因为他对于李建元确实抱有一丝倾慕之情,毕竟像李建元这样出类拔萃的男子,如此出身和品貌,有几个哥儿能不喜欢呢?被昅引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只是这种感情并不十分浓厚,至少嵯峨敦静可以很理智地看待这一切,认为这不过是一个年轻侍子对于一个优秀男子的本能倾慕而已,嵯峨敦静也从来没想过太多,他只是一直以来都试着跟李建元多多相处,最好能尽快发展出暧昧乃至更进一步,以便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若是能成为正君是再好不过的,就算是侧君。

 也不是不可以,反正嵯峨敦静自信以自己的手段,哪怕是侧君,以后也能想办法爬上正室之位,只不过姑母嵯峨滢实在没用。

 虽然嵯峨滢也不是没打过这个主意,亲上加亲,但嵯峨敦静很清楚,李建元的婚事其实轮不到嵯峨滢这个生母做主。

 这样的大事没有泰安帝点头,决不可能,而且李建元此人主意极正,在婚姻大事上,只怕连泰安帝也会征求一下这个长子自身的意见,于是嵯峨敦静知道自己必须想办法把握住李建元,在他看来,有没有正室的名分不是最要紧的,重要的是能不能抓住男人的心,只要自己能成为李建元的侍人,就能为自己谋取许多东西,只有到手的实惠才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小事。

 但就是这样的期望,嵯峨敦静如今发现自己也很难达成,嵯峨敦静自认为是一个很懂得男人心的人,也知道应该怎样去‮服征‬男人。

 可是从他十三岁情窦初开的时候开始,无论他怎样合讨好,手段百出,李建元都从来没有用男人看哥儿的眼神瞧过他一眼,始终都保持着冷淡而疏离的态度,不苟言笑,明明他已经使尽浑身解数了,可李建元偏偏就对他视而不见,哪怕他长得再怎么美貌动人,李建元也完全无动于衷。

 如果一直都是这样的话,倒也罢了,嵯峨敦静自认倒霉就是了,反正李建元对别人也一样,碰也不碰一下,只能说这个人就是生如此,对美就是这种不上心的态度。

 然而偏偏现在李建元亲口说出自己有心上人,而且当时从李建元的语气就能听得出来,分明是真的动了心,这让嵯峨敦静怎么可能没有怨怼之意?“到底是谁,哪个蹄子偷偷摸摸‮引勾‬了他?”

 嵯峨敦静死死拧着衣角,恨意和焦躁席卷了身心,但他对此却没有什么办法,李建元连生母嵯峨滢都不肯告诉,他又能有什么法子知道李建元的心上人到底是谁?同一时间,酒楼包间。李青仪冷冷看着对面脸色微显憔悴的女子,桌上是已经凉了的茶水,李青仪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就快嫁进‮二老‬府里了,那么以后,不要再与本王来往了。”

 “哐当!”女子突然一下将桌上的茶壶和杯子统统扫在了地上,碧绿色的茶水溅了一地,她蓦地站了起来,

 脸上带着歇斯底里的意味,声音尖利道:“李青仪你还是不是人!我为你怀了身孕又落了胎,你说不管就不管了!你休想!李青仪!你…”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甩在皮上的声响,女子姣好的白净脸颊顿时多出了一个手掌印,并以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了起来,

 可想而知这记耳光的力道。李青仪这一记耳光不曾太用力,但也不是轻飘飘地做个样子,他起身打了对方一巴掌后,又重新坐了下来,眼神冰冷地问道:“本王不是人?  m.EAiXs.Com
上章 大昭皇朝滟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