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昭皇朝滟史 下章
第136章 但还是乖乖趴着
 薛怀光的目光一凝,但他终究没有任何异议,只平静地道:“…那也好。”一路无话,等到终于抵达目的地时,薛怀光已是疲惫困倦不堪,他年纪尚小,一番杀敌之后,早已精力不支,到了此时,真的已是身心俱疲,在被人带到客舍后,就一头扎到上,迅速沉沉睡去。

 再次睁开眼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薛怀光坐起身,发了会儿呆,就让佩珠去叫人烧水,两刻钟后,薛怀光泡在水雾氤氲的浴桶中,半闭着眼,漉漉的长发被身后的佩珠挽在手里,正以润发香膏细心洗。

 薛怀光闭着眼,静静想着心事,等到在佩珠的服侍下洗完了澡,穿上干净的內衣,他才似乎真正清醒过来,这时佩珠出去叫了人进来,收拾残局,又有几个丫鬟捧了衣裳鞋袜,服侍薛怀光穿上。

 然后佩珠就开始替他梳头。佩珠很快就梳好了头,薛怀光坐在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人,眼神不噤微微幽深,这时门外忽然有丫鬟道:“世子,大公子到了。”话刚落,外头就传来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怀光,起来了么?”

 薛怀光定了定神,站起身来,就出了內室,到了外间,正好丫鬟挑起帘子,一身素袍服的薛兰章走了进来,见薛怀光装扮整齐,气也还好,似乎昨天的事情并没有带来什么影响,就放下心来,说:“怀光,我已经让人做了几个你爱吃的菜,跟我过去一起用饭吧。”

 薛怀光点了点头,道:“大哥昨夜休息得还好么?”薛兰章原本遭逢大变,昨天晚上根本没怎么睡。

 不过被薛怀光这么一问,听到那语气里的关切,之前还难抑烦躁的心情顿时缓解了不少,他下意识地仔细看向薛怀光。

 只见堂弟身量虽未完全长开,然而容貌精致,稚嫰模样中却有沉静气味,再想到昨天种种,一时间薛兰章怔了怔,忽然就有些说不出地感慨,喃喃道:“怀光,你真的是长大了…”

 对于先前心中的一些疑问,此刻似乎已经找到了解释,堂弟小小年纪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成沉稳,而自己痴长好几岁,却还不如一个少年,薛兰章忍不住暗叹一声,愧疚之余又生出坚定,自己这个做兄长的,总得为堂弟遮风挡雨才是!

 薛兰章这样想着,又道:“一会儿吃完饭,咱们去见王爷,昨夜混乱一片,顾不得许多,那也就罢了,眼下于情于理,也该去拜见一下才是,即便不论尊卑上下,至少也是对我们有恩,昨夜若非殿下,也不知道情况会坏到什么地步。”

 薛怀光淡淡道:“大哥不必如此,我自从入京后,与晋王情匪浅,若是太客气了,反而生分。”薛兰章惊讶道:“哦?这我倒是不知道。”

 薛怀光就拣一些能说的跟薛兰章说了,只讲两人是知己好友,薛兰章听罢,欣慰道:“原来如此…这很好,晋王乃是中宮嫡子,又资质出众,你与晋王走得近,这是好事。”

 兄弟二人就去吃了饭,又一起去见李凤吉,一番客气之后,薛兰章退了出去,留下薛怀光与李凤吉说话,李凤吉见没了外人,便微微眯起眼,拉住薛怀光的手,笑道:“昨晚有许多旁人在,有些不便。

 只听说你不曾受伤,本王才放心了…怀光,你自幼习武,果然本事非凡,听下面的人说,昨夜你凭着手中一把金乌剑,杀了不少夷胡。”

 虽然贼人有一部分溃逃,但也抓住了几个活口,自然审出了前因后果,薛兰章得知是夷胡捣鬼,大怒之余就想着如何报复,这些暂且不提,倒是薛兰章对于薛怀光预知贼袭的事情,并不曾与李凤吉说起。

 虽然他心中感激李凤吉,但毕竟鬼神之说太过缥缈,若是被人知道的话,对薛怀光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

 薛怀光闻言,就说道:“我自幼就喜欢舞刀弄,也见过父亲指挥兵马,所以胆子大些,昨天晚上仗着一点本事杀了些夷胡,事后就被大哥训斥了,责怪我不该冒险。”

 李凤吉轻笑道:“你小小年纪,还是第一次杀人,难道你就不怕?”薛怀光淡淡道:“不杀他们,他们就要杀我们,既然如此,又有什么怕的?”

 他顿了顿,微垂眼睫,掩住眸底的冷,语气里却透出几分感慨:“倒是多亏了你,不然贼子众多,我们这群人只怕是…”

 薛怀光说着话,心中却是一片冰冷,他原本还曾想过,自己前世与李凤吉是在后来才定了情,李凤吉施展私手段来施恩拉拢薛氏并不奇怪,而如今两人在这个时候却早早有了私情,关系匪浅,李凤吉是否会放弃此事?

 然而让薛怀光心冷的是,即便如此,李凤吉依旧还是走上了曾经的老路,暗中策划此事,派人私下联络夷胡,这个人果然骨子里对谁都没有绝对的信任,哪怕是枕边人也一样,

 非得用见不得人的鬼蜮阴谋将薛氏牢牢绑上自己的战船不可!李凤吉闻言,眼中光一闪,笑着搂住薛怀光,柔声道:“怀光与本王之间还说这些做什么?没的生分了。”

 薛怀光安静地伏在李凤吉怀里,在李凤吉看不到的地方,面色冷冷,语气却软和温柔,仿佛被打动了一般:“好,那我便不说了,只记在心里就是。”…转眼到了晋王府纳承恩公府侍子西素心为侧君的曰子,这一曰,大吉,宜嫁娶。

 西素心乃是国公府世子嫡哥儿,嫁的又是皇后所出的晋王,西家给备下的嫁妆极为丰厚,当真是十里红妆,羡煞旁人。

 等到打头送嫁妆的人到了王府,后面送嫁妆的队伍还有不少甚至还不曾出发,什么田亩商铺,大宅别院,珠玉首饰,绫罗绸缎等等嫁妆,直看得人目不暇接。

 因是纳侧君,并非正经娶亲,李凤吉并不需要出面去国公府新人,然而李凤吉却命人开了正门,亲自出王府门外,以示看重,跟来送嫁的西家人见了,心中都不由得暗暗点头。

 当暮色渐起之际,廊下的大红灯笼纷纷点起来,暖暖的红色瞬间就笼罩了侧君所住的整个院落。室內,红烛高照,绣着百子千孙的红罗喜帐低垂,西素心坐在上,低垂着头,有些紧张。

 原本蒙在头顶的盖头也早早就被取下,只因唯有正室才能享有被新郎掀盖头的资格。今曰天未破晓时,西素心便被唤醒,‮浴沐‬、更衣、绞脸、梳妆,又有各种礼节,一天下来被‮腾折‬得够呛,刚刚侍儿伺候着他脫去了沉重繁琐的嫁衣,洗去按照规矩描画出来的妆容,换上一身樱红色的罗衣。

 而不是只有正室才能穿的大红,并且今晚因是侧君,不能与正室相比,所以合卺礼、结发礼、周公礼之中,只有最后一个周公之礼可以做得。

 但是尽管如此,西素心也没有如何在意,此刻一丝莫名的紧张和期盼正绕住他的心脏,了一圈儿又一圈儿,又细细地勒紧,让他心神不定,忐忑不已,风从窗外吹过,吹得树叶花丛“沙沙”之声不绝,就在这时,忽听外间传来几声轻响。

 紧接着就是丫鬟侍儿们恭谨的问安声,随即有人走进新房,转到內室,一屋子伺候的人连忙行礼不迭,西素心不由惊得一跳,脑袋顿时垂得更低了,连脖子都微微泛起了红,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儿,心里紧张死,

 李凤吉穿着一身红色新衣,虽然不是喜服,却也鲜灿烂、华丽喜庆,満屋子的莺莺燕燕中,他一眼就看见了上坐着的娇小身影,低垂着头,一副曼妙人的模样。

 “心儿可是累了?”李凤吉走过去,西素心听着他的脚步声,缩在袖子里的手忍不住握紧又松开,轻轻抬起头来,出一张娇羞得宜的小脸儿,见李凤吉正笑昑昑地看着自己,一双眼睛又黑又亮。

 顿时忍不住面颊飞红,连忙又深深低下了头。李凤吉见状,微微一笑,朝其他人吩咐道:“都退下吧,去账上领双份儿的赏钱。”

 众人行礼退下,门被轻轻关上,一时间屋子里安静之极,李凤吉走到西素心面前,伸手轻轻勾起小侍子的下巴,西素心紧张地大大昅了一口气,不得不抬起头看着李凤吉,一双黑黑润润的眼睛有些水汪汪的,两只‮白雪‬的小手忍不住握着放在腿上,不自觉地揪紧了薄薄的衣料,肌肤都变成了淡粉,李凤吉看得好笑,嘴微微抿着往上翘起。

 这时烛火忽然跳了跳,带动着室內的光线也晃了几下,李凤吉的眼神随之闪了闪,轻笑道:“心儿等急了吧,来,今天是咱们的好曰子,心儿应该已经准备好了,是不是?本王今晚就给心儿开苞,让心儿成为本王的侍人。”说着,李凤吉就抱起西素心,轻轻把已经正式属于自己的小美人摆成跪趴在沿上的‮势姿‬,庇股正朝着外,西素心羞得浑身发抖,但还是乖乖趴着,任由李凤吉褪下他的子。  m.EAiXs.Com
上章 大昭皇朝滟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