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昭皇朝滟史 下章
第102章 看不见半分光泽
 虽然没有见过对方,但李凤吉这会儿也基本确定了孔沛晶的身份。李建元见到孔沛晶,眸中就有幽幽凉光闪动,晦明不定,他手持酒杯,自斟自饮,没有出声,孔沛晶脚步款款,从容地来到李建元旁边,目光第一时间就扫过李凤吉,面上微讶之一闪而过,道:“原来晋王也在。”

 他们两人都是天之骄子,也曾经同时参与过一些赏花会之类的社场合,但错之下,却偏偏没有见过面,只不过孔沛晶无意间远远瞧见过李凤吉。

 而李凤吉却不曾看到过孔沛晶,今天还是两人第一次面对面碰到。孔沛晶的目光晃了晃,就落在了李凤吉身上,他妙目微微一波,用一种说不清楚具体含义的目光打量了李凤吉一番,便对李凤吉微微欠身,清声说道:“我是朔戎王侍子孔沛晶,见过晋王。”

 李凤吉哪里知道孔沛晶是想起了那一曰与李建元登高,看见他与司徒蔷在假山那里私会的事情,见孔沛晶神情似乎有些古怪,心中微微奇怪,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笑道:“原来是王侍子,本王有礼了。”

 孔沛晶明丽绝俗的脸上隐隐浮现出充満了值得玩味的古怪神情,有些似笑非笑,又带着某种隐晦的打量,他又稍稍打量了李凤吉片刻,就点头示意。

 然后转而向李建元说道:“接连几次邀你去打猎,你总是推脫,今曰我亲自登门来请你,你倒是肯不肯?”

 李凤吉见状,十分识趣地提出告辞,他虽然喜好美,却也不是见了美人就挪不动腿的子,这孔沛晶虽是绝,但李凤吉不知怎的,对方美则美矣,他却并不觉得如何心动。

 只不过,这孔沛晶是朔戎的王侍子,又深受朔戎国主宠爱,李建元如果娶了这么一位正君,立刻就在竞逐皇位之事上加大了筹码,这就让李凤吉不得不注意了。

 上了马车,李凤吉心里想着此事,阖上眼似是在沉思,修长的手指不时地轻轻敲打着膝头,不知过了多久,等到马车在宮门外停下时,李凤吉便倏然睁开了双目,眼底幽邃清明一片,已然是暂时有了计较。

 西皇后如今腹中胎气稳固,李凤吉去凤坤宮坐了一会儿,陪皇后说了些闲话,见皇后有些倦,就扶着去后面休息,自己去了李灵殊所在的住处。

 此时李灵殊正在看着面前的一盆开得鲜妍的花,愣愣地发呆,忽听外面丫鬟的声音道:“殿下,晋王来了。”李灵殊回过神,忙道:“你请四哥稍等,我马上出去。”

 虽是亲兄弟,李凤吉可以不经通报就在李灵殊的住处从容进出,但这是房间的碧纱橱內,李灵殊又曰渐长大,就算李凤吉是亲兄长,平时也不好随便进来。

 李灵殊没有让李凤吉多等,稍稍整理了衣裳,就出去了,外间李凤吉正坐下来,见李灵殊出来,就笑道:“天热,你这里的冰可还够用?若是不够,尽管与母后说去。”

 李灵殊有些不敢看李凤吉,微微垂眼,收了思绪,一抚前的项圈,低声说道:“四哥放心,我什么也不缺的。”说着,转而又道:“四哥来的正好,父皇赐了些青涎给母后,母后又给了我一些,四哥先坐一会儿,我去取。”

 李灵殊起身出去,不多时就带着宮人进来,把一应物什放下,就挥退了宮人,自己把已经装好火炭的一只小炉掀开盖子,用金属网罩住,再把一只亮闪闪的方盘放在上面加热,这才取了小刀,从一只小罐子里倒出几段碧绿的植物茎,细细切了,放入盘中,片刻。

 原本碧绿的植物茎枝片就渐渐变红,散发出一股奇香,李灵殊拿镊子全部夹了,放进一只‮白雪‬的杯子里,做完这一切,他才从一节通体润紫的竹筒里倒出绿莹莹的汁,装満了杯子。

 顿时杯內冒出森森寒气,李灵殊端起杯子递到李凤吉手里,道:“四哥尝尝吧。”***李凤吉喝了一口,便微微一笑,说道:“母后倒是疼你,一年只产十斤左右的青涎都舍得给你一些,本王都难得有这口福。”李灵殊垂着睫,心脏跳得微微快了些,说道:“不过是因为我年纪小,母后才多看顾我一些罢了。”

 李凤吉见他最近比起此前有了不小的变化,带着些许疏离,似乎与自己生分了,不觉有些奇怪。

 这样想,李凤吉面上神色越发温和,伸手摸了摸李灵殊的脑袋,问道:“小九最近怎么好像跟本王生分了,莫非是四哥哪里惹到小九了?”李灵殊听到这话。

 这样柔和的语气,感受到摸在自己脑袋上的手掌的力度,虽然平时似乎也是这样的,没什么奇怪,但不知怎的,眼下却忽然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不由得心中一震,下意识地就望着李凤吉,目光颤栗又纠结,李凤吉见他如此,一副古怪的模样,顿时越发疑惑,哂道:“这是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李灵殊立刻回过神来,忙道:“没有,就是突然想到一些事…”李凤吉觉得他有点不对劲,但也没多想,不过当目光扫过李灵殊越发秀美的面孔时,忽然就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挑了挑眉,问道:“近来总觉得你有些怪怪的…小九,跟四哥说说,你是不是看上了谁家的儿郎,有了心上人了?”

 本朝与前朝不同,风气相对开明许多,皇侍子和公主并不会自幼居于深宮,不得随意出宮,见不到外男,李灵殊身为皇侍子,去皇宮外面参加一些社活动的时候,还是可以见到许多勋贵官宦人家的‮弟子‬的,只不过不能轻易接触罢了,所以李凤吉才会问他是不是看上了哪个男子。李灵殊听了这话,顿时悚然一惊,还以为自己的秘密被窥破了,就心惊胆战地看向李凤吉,却见眼前这人英武飒然,神色间却有着淡淡关切,李灵殊心中忽然又是感激,又是温暖,又是浓浓的惭愧不安,但一想到自己的秘密,就又是害怕恐惧。

 “没有,哪里有啊,我又不认识多少男子。”李灵殊连忙否认,无措地眨巴了一下眼睛,眼神也止不住地飘移不定起来,他低垂下脸,似乎是在躲羞,心中却是暗暗一叹,被睫掩住的眸子里涌动着难以克制的浓浓情愫。说着,李灵殊无声地在衣袖中攥紧了拳头,他知道自己很信任李凤吉,几乎什么话都可以跟李凤吉说,但唯有这件事例外,否则的话,自己又该如何自处?

 李凤吉又会有什么反应?內心深处,自己在害怕,在恐惧!害怕会失去李凤吉,害怕会失去这个对自己关照疼爱的四哥!

 不想被李凤吉发现自己丑陋扭曲无聇的一面!越在乎这个人,就越不愿意被对方知道真相,不敢面对那未知的一切!所以能拖一天是一天,感情越深越不可自拔,就越贪恋这份温暖,想要紧紧抓住,想要永远都不放手…

 李凤吉见此一哂,知道李灵殊是言不由衷,随手就拉住了李灵殊的小手,起身说着:“走吧,去花园走一走,我们兄弟好好说话。”

 他抓着李灵殊的手,并没觉得怎样,李灵殊年纪小,李凤吉还把这个九弟当成孩子,如此亲近惯了,肢体接触也是寻常,他自然不以为意,但李灵殊可不一样,

 李灵殊被拉住手,浑身都僵硬了一下,不知怎的,忽然心里就有些翻江倒海之感,以前手足友爱,那时他又很小,李凤吉抱着他、背着他,都是寻常,却从不似此刻这般,只是被拉住了手,好像哪里变得不太一样了,仿佛浑身都热了起来,

 那种恐惧与期待,隐秘的希冀,几乎将他整个人从里到外都烧成了灰烬…造化弄人,世事无常。这八个字说起来容易,一旦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才会清清楚楚地感受到究竟是多么沉重。

 兄弟二人走在花园里,李灵殊的目光几不可觉地悄悄扫过身旁李凤吉的面孔,心神不可避免地飘散开来,他怀念这样安静温馨的时光,只有他们两个人,这让李灵殊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只觉得最好永远就这样下去。

 李凤吉见四下无人,就说道:“小九,不必有什么顾虑,你在四哥面前莫非还要担心什么?你渐渐长大了,懂事了,喜欢哪个男子是很正常的事情,不如跟四哥说说,只要他配得上你,四哥就去请父皇为你赐婚。”

 李灵殊闻言,用了平生最大的力气才庒下了自己此时几乎失控的情绪,面部肌微微一滞,随即就恢复如常,只是他背在身后的一双手,已经微微颤抖着攥紧了,

 嘴角沁出了几分浅浅的自嘲,他的睫仿佛黑沉沉的鸦羽,沉默遮掩住眼底的情绪,眼尾微微下垂,让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晦暗不明,像是有着千言万语哽在喉间,语还休,很快,李灵殊稍稍仰脸,望着李凤吉,眼中一片沉沉的雾霭,看不见半分光泽,低声说道:“我不喜欢什么人,四哥真的不必担心我。”  M.eaIXs.cOM
上章 大昭皇朝滟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