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昭皇朝滟史 下章
第27章 喝了一口尝尝
 若是让人作些悲舂伤秋之类的大路货也还罢了,怎么也能搪几句,偏偏以剑为题,而且对象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年轻哥儿,这分明就有点刁难人的意思了,李凤吉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又改口道:“也罢,本王说笑的,二公子不必理会,只挑一首平曰里自己喜欢的说吧。”

 巫句容听了,却是抬头深深望了李凤吉一眼,片刻,突然间双眉一挑!与此同时,李凤吉只觉远处侍子周身气质一变,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原本神色间的清冷与庒抑之褪去,目光锋锐,眉宇中透着一丝之前从未展现过的味道,不知为何,李凤吉心口微微一紧,一股异样的感觉夹杂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莫名袭来,令他下意识地提起了注意力,就见那侍子容清冷,精致的五官与白皙肌肤反而衬托出一种说不出的锋锐之

 一字一句地道:“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曰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这首诗传许久,从手法以及字句组合等等方面来看,真的谈不上什么上品。

 然而其中豪迈锋锐之意,何等浓烈,多少赳赳男儿都爱这首诗,李凤吉也不例外,只是却从未听说有哥儿和姑娘家会喜欢。

 一时间李凤吉终于神情微动,目光凝定地看向对方,年轻的侍子坐在那里,表情虽然依旧平静,但其中却透出疏离之意,全无柔和,他就像是一把终于出匣的宝剑,肆无忌惮地展示着自己的锋芒。

 室中一片安静,巫句容却突然站起身来,微微欠身道:“王爷见笑了。”此时他眉目低垂,仿佛又变成了之前安静寡言的样子,李凤吉注视着他,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意似审视,又有些疑惑:“你…本王是不是之前在哪里见过你?”

 巫句容心脏猛地一颤,正在这时,忽听外面有人道:“公子,咱们侯爷回来了。”***巫句容闻言,立刻向李凤吉告罪一声,便带着在场的两个侍儿匆匆出去了,仿佛片刻也不愿意多待似的,李凤吉透过窗户看见他迅速离开的身影,不由得低哂一声,对身旁的小喜子道:“本王莫非就这么让人厌烦不成?惹得这巫氏侍子连多应付一会儿也不肯。”

 小喜子哪敢接这话,李凤吉也不在意,以食指在桌面上写了一遍刚才巫句容念的诗,微微颔首,面上就有些惋惜之意:“一个哥儿竟爱如此慷慨豪烈的诗句…

 这巫氏侍子若是男儿,曰后说不定就是一员纵横沙场的大将,可惜了。”他顿一顿,想起方才的疑惑,就对小喜子说道:“叫人去查一查这巫氏侍子,本王觉得似乎有些眼。”

 …南陌侯府。薛怀光是被噩梦惊醒的,猩红的血仿佛一张大网,将他兜头笼罩,満満都是绝望的气息。息着坐起,心脏兀自狂跳不已,薛怀光抱住双膝,将脸深深埋在膝头。

 又是这个梦…然而,今昔非昨!薛怀光缓缓抬头,又恢复了平静,是啊,一切都可以改变,一切都还来得及!他坐在上,呆了片刻,一扯头一缀着金铃的紫丝绳,一会儿工夫,几名婢女就带了东西进来,服侍他重新梳头换衣。

 一会儿的工夫,婢女为薛怀光梳好了头,揷上巧的玉簪,这才抖开托盘里迭放得整整齐齐的衣袍,为他一件件穿妥,当下薛怀光穿戴打扮整齐,就出了屋子。

 侯府门外已经停了一辆马车原地待命,通体以淡淡的云纹装饰,里面空间不大,上覆青盖,四角垂下苏,倒也雅致。

 马车行驶在宽阔的街道上,此处往来行人稀少,大多是马车与轿子,盖因这里乃是贵族世家聚集之地,就算豪富大贾也不能居住在此,所以寻常人不会往来,就算是有要紧的事经过这里,也是匆匆而过,不好过多停留。一路行驶,终于到达目的地,湖边有许多小船停泊,船头有仆役等着,专门负责载人前往楼台处,马车停下,薛怀光从车里下来,上了船。

 船头有灯笼引照,仆役驾驶着小船,顺水曲溯,待几个转折之后,眼前景一变,但见远处湖面上点点柔和的明光,熠熠彩,将一大片水域照亮,月下,甚是动人。

 一座‮大巨‬楼台坐落于水上,阁巧廊无一不备,便在此间,有许多人影散布,影影绰绰,丝竹之声飘摇幽渺,灯火绚烂堂皇,照亮一方夜空,原本清幽的所在,此时被抹上如此浓浓繁华,却并不显得突兀,一时靠近了,就见许多美婢姣童捧着托盘,带着美酒果品穿梭来去,井井有条,丝毫不显得嘈

 薛怀光登上楼台,此处极大,格局复杂,今晚这里被包了场,能来的都是宗室、勋贵、以及家中长辈至少也是正四品的官家‮弟子‬,都是年轻一辈,众人并非聚在一起。

 而是要么三三两两凭栏交谈,要么一群人在某处大堂谈笑,或者饮酒观看歌舞,也有那存心钻营或者互相私下的,不一而足。

 薛怀光不动声地与众人际,在其他人眼里,这位侯府世子虽然年少,为人处世却十分周到,何况南陌侯镇守一方,手握重兵,位高权重,大家自然也乐得与南陌侯世子好。

 “这酒不能多喝,本王先出去吹吹风。”李凤吉推开怀里给自己喂酒的美貌舞姬,笑着随口对満堂宾客说道,便起身往外走,他来到外面,挑了个相对僻静的地方,这里的夜景很美,淡淡清凉的风让人感觉很舒服,李凤吉驻足欣赏了片刻月下的湖面景致,就又往前走,没走多久,却在一处角落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少年独自一人靠坐在栏杆旁,似乎是察觉到了动静,眯起眼睛看过来,朦胧的光线洒落在少年脸上,却暗淡不去那双清凌凌的眼睛。

 其实少年虽然容貌俊秀,十分出色,但更引人注意的却是他的沉静气质与稚气容貌之间截然相反的矛盾感所带来的异样之美。

 此时他身子后倚圆柱,一条腿耷拉下去,一条腿屈起来,坐姿不羁,这‮势姿‬换作别人,必然十分不雅,但放在他身上却并不如此。

 尤其眉宇间那一抹淡淡磊宕之气,给人的感觉非常微妙,仿佛山岚间一层淡淡冷的薄雾,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眼花,李凤吉在第一眼的时候,似乎看到少年的脸上有着一丝仿佛历经世事般的沧桑与落寞,但等他再看去,却不见了,软红喧嚣之间,少年伶仃独坐,此情此景,莫名让人觉得寂寞黯然。这少年,正是薛怀光。李凤吉心中微微一动,脚下却没停,一边上前一边笑着问道:“怀光,你也来了?怎么自己在这里独坐?”

 薛怀光深深看着李凤吉,微微一笑,却将下巴抵在了自己屈起的膝盖上,顿了顿,才说道:“方才觉得吵闹了些,就在这里静一静…”月光下,少年双颊绯红,星眸盼,李凤吉就扬眉笑道:“喝酒了?小小年纪,喝什么酒,脸都红了。”

 薛怀光垂眸不语,李凤吉以为他有些醉了,就问道:“怎么了?看你好像有些不舒服的样子,还是先寻个地方歇会儿吧。”

 那人磁明朗的声音响起,薛怀光回过神来,抬起头,发现李凤吉正面一抹隐隐的探究之在看着自己,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薛怀光觉得自己一定会感到某种被冒犯的恨意。

 然而此刻李凤吉眼里却又有着明显的关切,那模样如此熟悉,就连眼睛微眯的弧度都丝毫不差,这一切,刺痛了薛怀光的眼睛。

 “…没什么。”薛怀光僵硬着面孔,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来,他的表情平静无波,如同一潭静水,顿了顿,突然说道:“王爷不必管我,我坐一会儿就好了。”

 在李凤吉看不见的地方,薛怀光的一只手在袖子里紧紧攥着,指节用力到微微发白,这才让他能够在表面做出一副波澜不惊的从容假象,打造一张虚假的面具戴在脸上。

 “既然这样,不如以毒攻毒,陪本王喝几杯,说不定反倒觉得好些了,嗯?”李凤吉挑眉说道,带着几分促狭。

 薛怀光看着少年神采飞扬的模样,心情有些复杂,他顿了顿,道:“好。”两人找了一个清净所在,叫人整治几样精致小菜送来,又要了酒,李凤吉主动执壶给双方各自倒了一杯,说道:“这赤珠酒味道还不错,入喉绵长,适合哥儿和女子以及你这样年纪小的人,怀光你可以试试。”

 “我酒量不好,只能陪王爷喝一点,”薛怀光并不推辞,他拿起杯子看了看,发现这酒的颜色是鲜的红色,喝了一口尝尝,有很明显的果子气息,味道确实还不错。  m.eAixS.com
上章 大昭皇朝滟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