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望游戏 下章
第19章 想菗时候就菗
 她总是给我一个非常温柔的笑容,好像我们之间有深深的默契。这样我多少可以抵消一些失落。在的方面,盈盈给我的感觉非常好,这阻止了我象以前那样出去随便找女孩的念头。

 但并不能阻止我在意识深处中对女人的渴望。男人就是这样不容易足!很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莉。那天是国庆前。我从上海飞回北京。

 飞机让我不舒适,虽然每个月都需要坐上一两次,但我还是不习惯。不是晕机,只是莫名其妙的紧张。邻座是位女子,我根本没力气去管她长的怎样。

 我心里只想着飞机万一掉下去盈盈一定会哭死来,而且我确定飞机一定会掉下去,虽然这预感从未准过。北京,应该是在北京上空吧!灯号亮起。所有空中小姐都快速坐回位置上绑着安全带,机长广播说前方有

 我每次搭飞机时一定很用心的注意空中小姐,不是观察她们美不美丽,而是我想如果连她们也惊慌时一定就是完蛋了。好在她们现在还能谈笑自如。

 不过随即来的烈震动让我整个信心破灭。我双手本来放在膝上,突来的震动我快速的将手抓住前座,人向前倾。身边银玲般得声音响起:“先生会晕机?需要我帮你拿纸袋吗?”

 我没有想吐,我只是说不出话。我想当时我很鲁的摇手表示不要,我那时完全无形象可言,一定非常狼狈。飞机在过了约一个世纪后安稳下来,机上又可以看到空中小姐忙碌的走来走去,悬着的心放下一半。

 “先生很少坐飞机?”这对我自尊心的打击是很大的,我非得仔细看看这女子的样子。嘿!摩登女子,墨镜,套装,膝上手提电脑,一付白领丽人的样子。“喔!我常坐,只是今天身体不太舒服。”

 “我姓刘。”她脸上明显的写着同情两个字。“我姓吴,我真的每个月都做飞机,但就是不习惯。”我想我还是招认的好。

 飞机开始下降,我讨厌北京机场,我将身体紧靠在椅背上。下机我起身时突然脚软了一下,女子赶紧扶了我一把。

 那双手修长白,呵!还有‮腿双‬,飞机一落地我所有胆量都回来了。跟女子攀谈了一下,她在一家广告公司担任业务主管吧,说的不太详细,我也懒得问清楚。

 进入机场大厅,手机里有留言。盈盈说单位临时要开个会,不能到机场接我了。还叮嘱我一下飞机就向她报平安。我们俩就这么可笑!我拨手机给盈盈…但…收不到讯号…女子始终与我并肩走着:“怎了?被老婆丢了?”

 我无奈的耸耸肩:“是女朋友,本来说好机场来接我的,现在只好打的啦!我们坐一辆车吧!”“好啊!”我没有想到她答应得如此爽快,她还顽皮的笑着说:“最好还一起吃晚饭好吗?让你请。”

 听到她说共进晚餐时,我想当时我精神都来了。体贴的接过她的手提电脑。“当然!当然我请,不过北京我不哦!想吃什么?”我故意这么说。

 “麦当劳,嘻!麦当劳就好,我饿的可以吃一份全了,不过…你可别要太兴奋哦!”她笑的有点诡异。

 我不是很清楚她的意思,不过我想至少能认识她也蛮有趣,其他?管他呢!出境时她走在我旁边,这时候…一个年约三十多的男人快步了上来,她欢呼一声扑了上去,两人旁若无人的拉起了手。

 突然间我感觉有点不知道该把自己放到哪里,我好像站在烧红的铁板上,手提电脑一下子变得像大石头一样重。我想起她说的别太兴奋,这下完全了解了。我真后悔答应和她一起吃饭。

 “这是我同事,姓陈,叫他小陈就好。”她介绍着说:“这是吴先生。”她同事热络的握住我的手,好像我跟他已经认识了好几百年。我又想,这小子年纪少说大我四五岁,叫他小陈?同事?同事有这么亲热得吗?“走,小吴,我请你去吃川菜。”

 看的出他是相当有诚意的,他接过我手里的手提电脑。“小陈,人家小吴说请我去吃麦当劳耶!你别闹场好吗?”

 我感觉自己像是被剥光衣服站在竞技场中让人检视的人犯,这时只有一个念头,我该怎样离这样尴尬的场面?“哈哈!好啊!走吧!我车子违规停在外面,这里不好停车,快点,等下被开红单就麻烦了。”

 “小陈,等等你要小心点,小吴可是会晕的,等等将吐到你身上,嘻!我就是这样捡到他的。”

 “哪有,我没晕机,我只是不适应高空。”我用微弱的声音抗议着,换来了一阵大笑。晚餐真的是吃麦当劳,她也真的叫一客全。他和小陈说说笑笑,有点忘记世界上还有我的存在。鬼才相信他们仅仅是同事呢!

 大略知道这姓陈的是个设计师之类的,不过这人相当随和并且很容易亲近的。“小吴在北京工作?”小陈说。“不,过了假期,一早必须搭头班机回上海上班。”“那么,我们可以同机啊!”她兴奋的说着。

 “当然好啊!呵!这是我的电话。”我递上名片。他们也给了我名片。刘婷婷,麦肯光明广告公司的业务经理。我好像听说过那家公司,在广告业很有名气,当我回到家里,盈盈已经在等我。

 她埋怨我为什么这么晚才回家。我说我以为你不在家,所以在外面先吃了饭。我陪着盈盈吃饭,满桌的菜几乎都没怎么动。只是大家喝了几杯红酒。

 我们还没有来得及上,直接在沙发上我就要她了。回上海的飞机我和刘婷婷没有同路。我不想打电话,她也没打,直到回上海后的一个星期后,那天是周末,我正在看书。她的电话来了。

 “是我啊!”她的声音很大。“谁!”其实我一听就知道是她,故意问。“这么快就忘了啊!看来你不仅晕机还没有好啊!”“是你啊!你好。”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怕影响你和小陈的告别,我可不想当电灯泡了!”“去你的!有空吗?出来坐坐!”“好啊,去哪儿?”“随便!”

 “小姐,我可不知道上海还有‘随便’这个地方。”“呸!我现在徐家汇东方商场门口,半个小时见不到你,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

 天啊!居然有这样的女人!我住在浦东,打死我半个小时也赶不到啊,不过,我还是决定试试。就冲着她那份傲气。我把车开得飞快。到的时候,也花了快一个小时了。

 哪儿早没有她的影子,我气得恨不得把她破口大骂。我回到车上,一连掉了三支烟也还不解恨。我想了半天。

 终于决定打她的手机。过了好长时间,差不多到我的耐心快要失去的时候,她才接了电话。

 “干吗还打电话,我不是说了吗?半个小时见不到你就走人了。”没想到她还教训我。她先声夺人,原本我满腔怒气,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小姐,你的脾气也太大了。你知道我住在哪儿吗?”

 “我不管!”我真的火了,正想发作,看见她朝这边走了过来,走在人行道上低矮的樟木树的翳中,她那干净利索的超短裙,那出肩膀手臂的吊带衫,在时隐时现。我简直不敢相信!“嗨!”

 她隔着车窗,冲我打招呼,手里拿了大包小包,显然刚刚过了把购物瘾。我打开车门,让她坐进来。她妩媚地坐在我身边,那白的肩膀和手臂在我的眼皮底下着,我心口的。

 我想我所接的是一团青春的火焰。我神情木讷,气也消了大半。“你还是来了,”她说,“不错,不错!省了我的打的费了。”“你刚才在哪儿?”她的笑容非常娇,透着得意。“我一直在看你气急败坏的样子。”

 “我真领教了什么叫‘随便’了,小姐!”她拿起她的烟点了,我看着,女人抽烟的样子很耐看。“女人抽烟可不好!”我说。“没什么好与不好,”她说,“想的时候就,又不是给你看的。”

 “那你上次在小陈面前怎么不?怕影响不好?”“呸!”我把车子开了起来,说:“找个地方坐坐?”

 “随便。”…又是随便!我看见街边有一家看上去不错的茶馆。“那,我们去这家?”“好啊!”

 坐下后,我问她:“你喝什么茶?”“我不喝茶,”她说,“我喝咖啡。”我叫了两杯咖啡。“早说你不喝茶,我就不带你上这儿来了。”我说。  M.eaIxS.cOM
上章 卻望游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