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望游戏 下章
第18章 在两个男人之间
 我温柔的抱着她,吻着她,许久许久,我把她轻放在上,说:“我去洗个澡,等会儿再收拾你。

 我们的浴室有个满大的冲浴缸。温热的水冲击着我的身体,我闭上眼睛,享受这难得的松弛…自从与盈盈同居之后,我们经常在一起在共浴。

 那是怎样的快乐时光啊,我们一起在水里嬉戏,都被对方的身体吸引。一起体验灵与的高峰。那爆发的一刻,我和她还是在水中,我大声呼喊她的名字。

 回答我的是她咬紧亚牙关却仍然漏出来的狂喜。我们都被生命里最猛烈的爆发粉碎了,一起飘浮在大海之上。

 这里,还留有盈盈刚才洗澡的温柔气息。恍惚中,盈盈象一片云,悄无声息的飘了进来。

 我听到她进入池中时,轻轻的水声。闻到她兰草一样的春天的气息,继而,一个滑如凝脂的身体靠了上来,靠了上来。

 那身体轻轻柔柔的摩娑着我。好像是一条水蛇在游弋。我伸出手,收获的是满怀的滑腻和柔软。我的手顺着她的脚踝轻轻的抚摸。

 最后停留在那纤细的肢之上。我抱紧她,让她和自己贴得更紧密。我要感受她小腹的平滑和酥的柔软。

 “老公,我的爱人。”她轻轻的叫我,怀中的女孩有些轻轻的颤动。盈盈今天非常的主动,让我感觉有些和平时不同。

 她又将她的附过来,我接住她的热吻,舌头在口中,意犹未尽。吻着吻着,她躺着的身体站起,来到我的下体后,她握住了它,上下滑动抚摸数次,便伏在我的两条大腿之间。

 用手爱抚我冲天的权杖,用舌头着前端,更用嘴巴整含入她的口中,一上一下,刺着我非常舒服。

 以前她也这样做过,但那都是我的要求,这一次是她主动。我站起身,她顺势仰面躺下,将两腿张开,白晰的身体上丛生一朵黑色的‮花菊‬,黑色之中有粉红的花心为我开放。

 我膝盖一弯了进去。浴室里春光漾水融,当我快忍不住的时候,我迅速的拔了出来。因为快要结婚,她已经停用了避孕药。我不敢在她里面。一方面我不想马上结婚,另一个方面停药半年后才可以怀孕的。

 我再一次进入她的口中,的她满嘴,热呼呼的白稠体从她的嘴角缓缓下,然而她的小嘴仍旧含住那还在微微跳动的权杖。

 直到它温柔的垂下。我躺在浴池中,盈盈拿起香皂,帮我洗身。有个美丽的女孩服侍,这种感官刺及心灵上的舒畅真是不可言喻。

 我甚至在想也许我该足了。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我这样安慰自己,如果现在马上和她结婚,我肯定管不住自己。最终会更加伤害她。

 这样想,我似乎理由更加充足了。我俩洗完后走出浴室,互相拭去身上水珠,又光着身子躺在上。我对盈盈说:“我们真的要成为夫了吗?”

 她以为我在憧憬我们的未来。假装生气的回答:“后悔了啊?后悔还来得及啊!”“给我一个结婚的理由。”

 “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我们在模仿大话西游的台词。这是我们刚看过的片子。“因为我爱你,我喜欢的就是象你这样让我魂牵梦萦的男人,为你生孩子,我要一辈子在你身边。”

 这可不是台词,这样动情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而且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能不叫人感动?不过我却是铁石心肠。“如果我们不结婚呢?”“你敢!”盈盈以为我在开玩笑,假装恶狠狠的掐我“看我还不扒了你的皮!”

 “痛死我了!”她以为真的掐痛她了,急忙去亲吻我的痛处。发现我在偷笑,才知上当,不又气又急,再去掐我。“还没有结婚,就要有人谋杀亲夫啦!”这次我可真的被掐痛了。

 盈盈听我说亲夫两字,心里一,软软的扑在我怀中。“大坏蛋,嫁给你肯定老被你欺负。”“我说的是真的。我们不要马上结婚好吗?”

 我的神态非常严肃。这下她真的听出来我是在说真的。一下子从我身上起来。刹那间泪水蒙了双眼。

 “为什么?你爱上别人了!”盈盈的声音颤抖得厉害。似乎我的回答决定了她的生死。“没有,你不要想…”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一点,“我只是不想马上就结婚,不是说不结婚。”

 “那也总得有个理由。”听到我得回答,她得情绪稍微好了一点。“这些天我一直想告诉你的,只是不知道如何开口…”我把自己要辞职去上海和肖依一起开公司的想法告诉了她。

 而且我也准备去读MBA,其实从内心来说,这只是借口。“那也不妨碍我们结婚啊!”她说。

 “我只是觉得现在我面临一个人生得重大转折,所以…你能明白吗?”我编了一个也可以欺骗自己的理由。

 盈盈一向是个很容易相信我的人,听了我的话。她坐在我边上。轻声说:“我明白你的心情,其实你可以早点告诉我的。”

 我温柔的把她抱住,“我们不早就是夫了吗?对了,你再亲戚朋友面前该怎么说呢,他们都知道我们马上要结婚的。”她泣着摇了摇头,“别人我不管,我要你回答,你到底爱不爱我。”

 我真的从来没有对她说过“我爱你”这三个字。这次我却毫不犹豫的说:“爱!”她扑进我怀中,“只要你心中有我,什么时候结婚都无所谓。”

 那一晚,后来我们又再一次的颠鸳倒凤。仿佛是世界的末日,整个过程她始终泪眼模糊,却出奇的疯狂和主动。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仿佛越来越强的海袭来,让我们陷入绝对的感官世界,什么也听不见了…

 ***我又来到了上海。这个我曾经失落爱情的繁华都市。我是在那一年的8月离开北京的。在此之前。我和盈盈一起去了一趟新疆的喀纳斯湖,那本应该是一次美妙的旅行。

 一路上,先坐飞机,再换汽车,又骑马,尝了自然的美景。可惜,还没有到目的地,盈盈就病倒了,高烧不断,我们只好提前打道回府。盈盈本来也打算辞职和我一起去上海。这个建议遭到我和她家人的一致反对。

 她家人对于我和盈盈取消婚期十分愤怒,简直恨死我了,要不是盈盈的坚持,他们决计不肯让盈盈再和我在一起的。

 更何况是让盈盈辞职去上海。我想他们的愤怒和怨恨是有道理的。于是我和盈盈开始了京沪两地的奔波。也许是出于对她的歉疚吧,一开始我去北京的次数较多,几乎是每两个星期去一次。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此话真的不假。她总是用最热烈的、最深情、也是最温柔的方式款待我的到来,让我度过难忘的两天。在我们那所最终没能成为婚房的婚房里,每一个房间都成为我们做的天堂。

 她少了些少女的羞怯,却多了许多成女子的风情,而每一次离别,她都会哭得成个泪人,在人来人往的机场,我们演绎了许多次深情的吻别。新的公司开张了,核心人物三个,我、肖依、还有就是掌握婴幼儿体温计技术的唐江。

 我和肖依分别出让10%和5%的股权给他,作为他的技术股。这样,我们三人的持股票比例为50%、35%、15%。我担任董事长,主要负责融资,因为我认识的有钱人比较多,那时候风险创投基金还很少,所以只能靠私人投资。

 肖依任总经理,主要负责公司的运作,她其实是事实上的公司核心,下面的人基本上是她原来的人马,而且公司一开始也主要靠代理产品来维持。唐是副总经理,主要负责该项目的后期研发。

 大家都很投入,为了我们共同的梦想,我感觉气氛和我做期货的时候完全不同,做实业牵涉到方方面面的问题,相比之下,期货要容易得多。我努力进入我的角色,但还是有点力不从心,同时,我正在准备MBA‮试考‬,忙得我不可开

 公司的三个股东,有着微妙的关系。唐对我怀有莫名其妙的戒心,他表面对我很客气,但从来不告诉我关于工作的事,似乎我和他,都争相在肖依面前争宠。

 肖依确实是一个极其具有个性魅力的女人,干练而不乏温柔,成而不乏率,说实话,在我的心中,对她有一种复杂的感觉。我希望我和她,仍旧象在学校一样,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和哥们。

 同时,她的魅力也吸引了我,我又希望她不仅仅把我当作朋友,而是一个异。可以说,在我们两个男人之间,她平衡得相当好。有时候,看见她和唐商量项目的事,我无从嘴。  m.EaiXs.COM
上章 卻望游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