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望游戏 下章
第17章 不时缓缓移动
 可惜,当时和盈盈在一起的时候,我还没有这样的感觉。否则的话,我的子可能就是盈盈了。但不管怎么说,现在回忆起来,盈盈和珊珊一样,给我的感觉是美好的。

 生活中,她是体贴的女友。在上,她更是一位让我如痴如醉的伴侣,或柔情似水,或热情如火。

 不同的是,珊珊伤害了我,而我最终伤害了盈盈。这些都是后话,对于即将到来的婚姻,我的感觉象是一条预感到自己快要被人捕获的金鱼,心里抗拒,又无可奈何。

 就这样,我和盈盈的结婚准备如火如荼地展开了,她一手包办了所有的事项,包括买房子,布置新房,拍结婚照…

 等各项准备事宜,她的理由是不要让我为这些事伤脑筋,既然我肯负责任的跟她结婚,这样就够了,其他的事,我完全不必担心。

 我们在亚运村附近买了房子。那里离她家比较近。房子不大,三室两厅。北京的房价却高得惊人。我只是出了房款,是以她的名义买的。其他的装修布置家具电器,盈盈坚持要由她来出。

 她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投入了上面,倾注了极大的热情。每个星期都带我去看看,我看着那普普通通的房子在她手里一点一点得变得浪漫而温馨。

 房子都装修布置好后,距离7月1只有不到二个月了。我们准备在香港回归那天举行婚礼。六月十是她二十四岁的生日,过了那一天,她就到了晚婚的年龄。也就是说,我的单身份快要到头了。

 虽然盈盈是个美丽温柔的女孩,而且我肯定她也会是个好子。我所有的朋友都这么说,可是我对自己却一点也没有把握,因为结婚就意味着责任,意味着我成了别人的丈夫,以后还是父亲。

 关于这一点,我实在是没有准备好。那段日子,公司正在经历大的变动。总公司的老板因经济问题在被检查机关审查。老板是个高干子弟,据说能通天。估计他自己不会出太大的事,而我们这些他的亲信却是非常非常紧张。

 北京分公司有几百万的资金在老板的授意下划到一个神秘的公司,我也不知道那个公司是什么来头,只是见过那家公司的老板,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我估计是老板的‮妇情‬吧。关键是,这些资金的划出,都是我签的字。我非常害怕老板会丢卒保帅,把我给牺牲掉,其实我的担心一点也不多余,一年后,我正在读MBA的时候,听说深圳分公司的经理给抓了进去。

 我估计他也是个牺牲品。还好,我身早,真是大幸!在老板出事之前,其实我已经做好了辞职的准备,慢慢从期货上出资金,大概有三百万左右。

 最高峰时,我大概有五百万,天津红小豆事情让我赔了很多。那次事情原本我不会亏这么多,一个我很要好的朋友耍了阴谋,结果他的仓位逃了,我的仓位最后在很惨的价位上协议平仓。

 这件事让我知道,朋友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是很难做的。我也不怪他,我的钱来的也不是那么正当。所谓一报还一报吧。我准备把拿120万,肖依出80万,我们在上海注册一个公司。

 一方面仍旧做她以前的德国医疗产品代理。另一方面,她看好一个婴幼儿用的体温计项目,我们准备投资它。那种体温计只要在小孩的耳朵内侧碰一下,就能自动测出小孩的体温。

 国外同类的产品非常昂贵,而我们的价格大概只是它的三分之一。我什么也不懂,不过,我除了做期货,看看那些跳动的数字,还懂什么呢?

 我和肖依来往密切,她经常来北京,我也常去上海。她是个聪明能干的女孩,我相信她的判断。我的打算没有告诉盈盈,当时她正忙着装修房子,也很少打听我工作上的事。

 但我知道,这事早晚会到最后摊盘的时候,因为不仅我要去上海,我更不想结婚,至少是当时不想结婚。

 如果越拖,对盈盈伤害得越深。可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对满怀幸福得她启口,直到有一天。那天我们一起去拍婚纱照,被折腾得够呛,而盈盈快乐得象只小鸟。其他衣服都是店里提供的,婚纱是我特地给她买的。

 穿在她身上,真是美丽不可方物。她整天都是一副新嫁娘娇羞幸福的女儿态,根本不需要摄影师来沟通,而我象是个牵线木偶,被摄影师摆来摆去。那个摄影师一直夸她是个做平面模特的料,甚至非要留下她的电话,说以后有机会帮她推荐。

 回去的时候,她还穿着婚纱不肯下来。我们开车来到新家。“到家了。”我照例替她开门,她却坐着一动也不动,美丽的眼睛害羞的看着我。“怎么了?”“他们说要抱着新娘进门才吉利。”“是吗?好啊!”我弯下身将她横抱起来,她赶紧抱住我的颈子。

 就这样,我抱着她走进屋里,带她巡视的客厅、餐厅、看过我们的主卧房、客房,但最吸引人的还是那间超大的书房,有两部电脑、两张书两排书柜,就象一间专用的办公室。

 “这是我特地设计的,以后就可以在这间书房里尽情地工作,怎样,喜欢吗?”她说。“喜欢!”我由衷的说。

 “谢谢!”她一高兴起来,捧着我的脸吻。我呼吸有点不顺,听到她在我耳边说:“我希望我们的婚姻是非常和谐、非常愉快的,就象我们以前相处在一起的感觉。”“那当然…”

 这次我有点言不由衷了。可她并没有觉察出来。“今天真是够呛,我们现在…呃…该上休息了。”我说。

 “嗯,我好累喔!”她对这提议非常赞同。我将她抱到宽广的大上,仍穿着白色蓬蓬裙的她,坐在上的模样就象个天使,看起来充满不可思议的纯真和人。

 “这礼服是别人帮我穿的,我不晓得该怎么呢!你帮我。”她一脸的娇憨。这样的美事我当然乐意。我在心里发出无奈又足的叹息,走上前在边蹲下,开始一一为她除去束缚。

 下白色的高跟鞋,就是她那双可爱的小脚。拉下背后的拉链,逐渐出她洁白的肌肤,慢慢掉那身白色的礼服。

 终于看见里面感的内衣。盈盈好奇地盯着自己身上设计繁复的内衣,“这内衣是表姐送我的,她说要等新婚之夜穿的…是不是很特别?”“确实…确实很特别…”

 我都无法移开视线了。白色的礼服下,是一套黑色的内衣,从肩带、罩、内到丝袜,全都是‮丝蕾‬花边的设计,遮住了较为重要的部位,薄纱的质料却又隐约出春光,让人更忍不住想看个仔细。

 “盈盈,我有件事想跟你谈谈…”我困难地开了口。“等等吧!我要去洗澡了。”她打断了我的话,起来打开衣柜,里面都是她早已准备好的各种衣服。她抓出一件黑色睡衣,“这也是表姐送给我的!我这个表姐就象我的亲姐姐一样,对我真好。”

 不用说,那件黑色睡衣一定也是“超限制级”的!我立即就想看到她穿着睡衣的模样,因此下要说的话,反而催促她说:“你快去洗吧!”“嗯!”盈盈给我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然后她的身影消失在浴室门内。我完全明白她的意思,在她已经算是最直挑逗了。要是在平时,便是我们共浴的时光了。可我脑袋里装的都是如何对她说。

 她已经深深的爱上我了,而且想和我有个孩子,想和我一直这么相守下去。

 如果听了我不想马上结婚的话,会有什么反应呢?十分钟后,盈盈穿着那件致命的黑纱睡衣,神情慵懒地走出浴室。一边擦干头发一边走向边。她噘着小嘴,对我的不解风情有点失望。她看见了我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啦?”盈盈走到我的面前,用手指戳了我的膛一下,“在想什么呢?”“呃?”我愣了一下,“没什么,只是有点累。”其实她感的样子已经看得我喉咙都干了,必须把口的钮扣解开几个,才能散发一下高烫的体温。

 “是不是在想公司总部的事?”她光滑的身子已经贴了上来,娇声道:“你又不是老板,管那么些干吗?”说着小嘴封住了我的口。

 双手按着我的肩膀,部贴在我的身上,不时的缓缓移动,那迫的感觉惑着我。面对眼前娇媚如此女孩的香滑惑,我实在是无暇多想。她微微睁开眼敞开双手对我说:“抱住我。”  M.eaIxS.cOM
上章 卻望游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