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望游戏 下章
第13章 游人不多游累了
 “当然好看!”我由衷的赞叹,那手表戴在她手上,真的是珠联璧合。我把花和玩具一鼓脑儿到她怀里,大哥哥似的抚摸一下她的头,说,“回家吧,早点睡觉!”“bye—bye!”她捧着满怀的喜悦,走了。

 从那以后,她正式把我当作她的男朋友了。我说过,我开始认识她的时候,目的就是想和她上,把这作为无聊生活的一个挑战。

 和她接触频繁了,我吃惊的发现,她真的是一个双面佳人。有的时候静如处子,姣俏可人。有的时候风姿人,热情如火…她从小跟着父母在新疆生活,直到高中才回到北京。

 她喜欢跟我讲小时候的故事,在她的描述中,新疆仿佛是一个遍地鲜花和水果的快乐伊甸园,里面的人整天跳舞和唱歌。

 她的新疆舞确实跳得很好。看她快地扭动姿,灵活地移动脖子,真象一个美丽的维吾尔少女。我答应她,以后有空,一起去新疆,探访她童年的足迹。这段时期,国内期货的寒渐渐袭来。

 由于狂热炒作,且黑幕重重,全国各个易所频繁出事,引起了国家的重视,许多恶炒的品种被停止了易。国家开始了对期货市场的整顿。有一次,深圳有金属易所的一个品种被停止了易,需要协议平仓。

 正好,公司的客户有那个品种的单子,所以我要去深圳涉。我让盈盈请假和我同去。她很乐意,她从来没有去过南方。我记得那是一个春日,我和盈盈逃离了北京漫天飞扬的风沙。

 之前,我就计划和盈盈完成身体最亲密的接触。我和她认识快半年了,她纯洁无的气质感染了我,让我的情藏在了千重山之后。

 不过,我的耐心在慢慢失去,我需要她青春的身体来填补我情的空白。飞机在淅冽小雨中降落。这样的雨在南方或许司空见惯。

 对于刚刚在北京的风沙中煎熬的我们来说,真的让人神清气。盈盈更是兴奋得手舞足蹈,刚下飞机,便在跑道上小跑,敞开双臂,昂着头,如果她的头发长一点,那个样子简直就是个刚从天上下凡的仙女。

 许多人朝她看,她没有不好意思,我倒有点为她的率不好意思起来。“喂,要上车啦!”我大声喊她,否则,真不知道她是不是要跑到出站口。

 她很不情愿的跟我上了车。嘴里唧唧呱呱,埋怨我不该在那么多人面前大声喊她,让她觉得自己出了洋相。

 这是女孩子的奇怪逻辑,她自己一个人疯跑倒不觉得出洋相,而我喊她却让她出洋相了!那班飞机上人很少,机场的电车里空空,我和她缩在后面的角落里。

 我抓着栏杆,她依偎在我怀中。我问她,你为什么这么兴奋,是不是因为第一次和我出远门,来到陌生的城市?她说:“呸!才不是因为你,我喜欢漉漉的水气。”

 “你又不是美人鱼,那么喜欢水?”“我就是啊,那是我的本能。”她扭了扭身体,骄傲的对我说:“你看不象吗?”“达尔文说,本能也可以变异的。”我故意和她抬杠。

 盈盈突然笑了,附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你当然会担心本能也会变异啊,能把你变异成兔子的本能我就高兴了。”我立即把手伸到她的腋窝下,在她的前捏了一把,然后说:“你说错了,兔子的本能在这里。”

 盈盈立即笑着打掉我的手。去酒店的出租车上,盈盈变得沉默起来。她双臂死死搂着我的,脸埋在我前,好像在思考什么。不知道她是不是预感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和她将要发生的事。

 我们下榻在和平路的富临大酒店,那是一家五星级的酒店,与香港隔河相望,距罗湖联检大楼及深圳火车站咫尺之遥。我只定了一间房。她看着我从总台小姐那儿办好手续,脸涨得通红。我知道她的心思,对她说,你看,这里一个房间都要一千多,你帮我省点钱吧。

 她听了,低着头,也不说话,一副娇羞的女儿态。安顿好,我马上要去易所,我让她休息休息。等我回来。我回来的时候,她不在房间。她显然洗过澡,浴室里残留着她的茵茵体香。

 我的蓄势已久望开始不安份的蠢动。没多久,她就回来了。说是出去看看街景。她掉身上的外衣,出里面的暗红色的羊衫。盈盈就这样坐在我的身边。我从她身上闻到了一股浓郁的体香味,氤氲靡糜,神。

 很快,我的情象山洪暴发般有股不可遏制的力量在作用它。我转到她面前,低下身子,头埋进她的怀里,在急促地呼喊着她的名字。盈盈搂着我的脖子,温柔而几乎是哀求地对我说,“不!”

 但这个时候,情主宰了我,我心中的烈火在燃烧。我不顾盈盈的反抗把她推倒在上,一件一件扯掉她的衣服,她美丽的体赤在我的眼前。我有一种破坏的冲动,然而,行动上,我只是轻轻的抚摸她天鹅绒般美丽的肌肤,细细地欣赏它,象对待一件珍贵的艺术品一样不敢轻举妄动。

 我的手从她的脸上一直抚摸到她的脚,然后回来,在她的两腿间犹豫着,徘徊着…我俯下身子,双手捧起盈盈的脸,热烈地吻着她的一切。

 这一刻,盈盈的眼里含满了泪水。她也许是怕我,也许也是由于激动,曾经在黎明的暗夜里呼唤情的风暴。盈盈的身子在颤抖着。我抱起她的身子,将她的脯紧贴在我的前。

 她突然搂住我的脖子,把我的身子勾倒在她的身上…我以为她对我完全开放了,动作大了起来。

 但很快间,我发现她的脸在变形,她抱着我的手也移到了我的前。每当我有动作时,她就把我往外撑,两腿之间也在试图避开我的冲击。

 盈盈的两眼始终紧闭着,有泪水往外溢。当她听到我呼唤她的声音时,她重又搂住我的,当我刚刚要挤进一点时,她突然“啊”的一声,身子扭动了一下,脸上是更强烈的夸张的痛苦…

 那一刹那,我突然痛恨自己起来。我虽然早就知道她应该是‮女处‬。事到临头,我犹豫了。我这样占有她,对她是不是太残酷了一点。

 我清楚的知道,我不爱她,因为我已经很难真正的爱上一个人。我只是想占有她。如果她不是‮女处‬,我心里会平衡一点。我伏下身子,搂住盈盈没有再动。

 情在我的心中开始慢慢的退,象是由她的痛苦阻退的。过了一会儿,我把手按在她的额头上。盈盈睁开两眼,眼里是汩汩的泪水,痛苦的表情依然凝固在她的脸上。

 我把手入到她的头发里,轻轻地摩挲着。过了一会儿,她的脸色开朗了一些,将手搭到我的脖子上,身体虚弱得似乎只剩下最后一丝力气似的,很轻地飘出一句:“好…痛…”

 突然,盈盈推开我,一跃坐了起来,叫我拿一张纸给她擦擦。我从桌上撕一张手纸给她,她在身子下面擦了两下,放到眼前看看,见什么也没有,她疑惑地望着我,象是发现什么错误似的。

 我突然笑了起来,她却转过脸去不理我,象是心被划伤似的。我把她重又抱住,告诉她:“我没有进去,哪会有什么呢!”她象是明白过来了,但仍然不能完全相信,问:“真的?”我说:“我干嘛骗你,瞧你那痛苦样,我哪舍得让你难受。”

 她立即温柔地抱住我,说:“怎么会那么痛?象是刀子在捅我。”后来,我们一起穿好衣服,并排着躺在上休息。深圳的第一晚,我和她各自睡在上辗转反侧。情把我折磨得心神瘁。

 半夜里,盈盈爬到我的上,她穿着睡衣,和我紧紧的抱在一起。她或许能够感受到我身体里面翻滚的情。第二天我把公事办完。和盈盈一起去了小梅沙度假。我们在海里游泳,由于刚下过雨,天气偏凉,且天色也渐渐晚了,游人不多。

 游累了,我们依偎在一处安静无人的沙滩上。晚霞燃烧了西边的天空,映红了彼此的脸庞。海温柔地拍打我们的身体,象是情人的爱抚。这是最容易让人动情的时候。

 我捧起她的脸,将灼热的印上她。她有些颤抖,一时之间不知所措,只能怯怯地承受我太过烈的吻。  M.EaIXs.COM
上章 卻望游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