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望游戏 下章
第9章 有过狌经验
 她的皮肤微黑,却非常光滑。我着她丝绸一样的肌肤,停留在罩上。她开始急遽地娇,娇躯绵滚烫。我的手顺着她的背‮摩抚‬,解开了她罩的搭筘。

 当我的嘴含住她前的那颗樱桃时,她失声叫了出来。我以为弄疼了她,放开她。她似乎冷得发抖,颤抖的峰夹着深深的沟,那儿挂着一块玉。屋里静得出奇,仿佛都能听到彼此咚咚的心跳。

 她下意识的用手遮住自己的峰。却被我轻易的抱了起来,一把掀开罩,重重地把她放在上。

 我飞快的着自己的衣服。她勇敢的看着我,拢了拢散的秀发,骄傲地耸立着的峰随着她手臂的动作上下微微地颤动,宝石一样的头半半陷地嵌在晕上。

 纤瘦的肢与丰上翘的股形成了一段优美的弧线,一直沿伸到拔浑圆的腿和纤细的脚踝。我没有马上掉内。她看见我又又硬的起撑起一座巨大的帐篷,呼吸又开始急促,低下头视线逃离了我。

 我舒展身体在她旁边躺下。热烈而饥渴的网在她身边张开了,她侧过身去。我的手从她腋下伸过去,合拢在酥软的房上,紧紧把她拥在怀里,膛贴着她光滑的后背。

 我‮腿双‬结实的皮肤正触着她,双肋的挤把灼热的甜蜜进她的双。这种甜蜜融化了她,她的气变成了轻声的呻。我一手捧着一只房,用指腹或轻或重地从外向内画圆,一直到已经微微突起的头。

 我的嘴从侧面她的耳垂,情已经包裹着她,漾,她扭动着身体,纤手死死地抓住我的胳膊,小而翘的部摩擦着我起的前端。

 我火中烧,双手加重力量,猛烈的挤她的,然后转身在她的身上,让她俯卧着。我沿着背面起伏的曲线,舌头慢慢向下去。手也从房向她下身伸去,解开了她的子。

 她很合作,曲起腿,我很容易遍把她的了下来。我伸进她的镶着花边的内,停在微微润的芳草地上,既而又温柔地褪下了她的内

 我的手和舌象烧红的烙铁,抚到她哪儿,哪儿便燃烧起来。她烈地扭动着,象跳动着的火苗。我的脸贴着她股,温柔而坚决地分开她的腿,少女最隐秘的森林暴在我的眼前,在那芳草覆盖的中心,蓬门已微微开启。

 我十分轻柔地着她大腿的内侧部,甜蜜的气味让我心旌摇。我故意不碰她的芳草地,只是用滚烫的呼吸袭击它。

 她喃喃地说着我不懂的语言。我已融化了她那一丝儿最后的羞怯,全部的感觉器官都被我唤醒了,柔软感的身体象琴弦一样被我拨弄着。

 她弓起脊背,又无力地倒下。我顺着她玉腿内侧吻下去,双手不住地按摩她的,当我的嘴碰到她纤细的脚踝时,没想到哪儿是她的感区。她电击一样的颤抖,不堪重负似的大声呻

 我下了,站在尾举起她的一条腿,把她的脚趾含在嘴里。她激动地翻过身来,玉手按着自己的房,脸上满是醉的表情。

 我慢慢下自己最后的一点障碍,男雄壮的体展现在她面前,小弟弟昂然立,大如柱,坚硬如铁。

 此刻对于她,它就是国王的权杖,等待着它雷霆万钧的一击。她象是被我了起来,跪在上,莲藕一般的玉臂环绕着我的身体,滚烫的脸贴在我的膛上。

 我的小弟弟都要碰到了她深深的沟。她的手在我背上划过,留下深深的指甲印,她抚摸着我结实光滑的,感受到我无比的冲动。我放低她,俯身吻她柔软高耸的房,她的房如一只丰梨,和纤细的肢形成强烈的对比。

 我的,使她的头骄傲的出,象受了一种强大磁力的吸引。她身子向后舒展着,尽情地承受着我的爱抚。

 我用力按住她的,使它更贴近我的下身,她的浑圆的玉腿分开来夹住我的,她愈来愈向后仰着,乌黑的柔发铺在上,她的菲红的娇脸上满是汗珠。

 我猛的抱起那青春而又富有弹体,倒在上。我们紧紧地抱在一起,脚,大腿,部,,和脸都融化在一起,我一面抚摸着她光滑柔软的皮肤,一面亲吻她,我的舌尖从她的脸颊开始,沿着她曲线优美的身体一侧,一直亲吻到她那可爱的小腿,在沿着另一侧吻到花瓣的中心。

 我着她出的爱,又过她平坦温润的小腹,涨的头,光滑细长的脖颈。她寻觅着,终于找到了我的嘴,就再也不放地紧紧亲吻着。与次同时,她那震颤不已的美丽体开始不停地蹭动起来。她两腿大张,激动得弓起来,不停的起伏。

 我感到身下仿佛就是那厚厚的,软软的羊草,耳边呼呼响起远处田野吹来的风,那花心仿佛是黑,吸引着我,而我壮的雄起顶在了她的花房口,正跃跃试,马上要闯关夺隘,直捣龙门。

 她的花瓣已微微分开,含住了我锐利的前峰。她的娇愈来愈急促,似乎已迫不急待,情火山一样的爆发。

 她的莲藕似的玉臂举起来,纤手抓住我的肩膀。我伏下了身躯,紧紧抱住她,在她恍如天籁的嘤咛声中,与她合而为一。

 此时此刻我要发几个月积聚的望,向这个可爱的少女突进,我的脸上闪动着疯狂、放肆的笑容。她任凭我自由地施骋。我时而冲锋陷阵,时而迂回突击,时而翻江倒海,时而轻轻送。

 我们变换着各种姿势做,她是如此敏锐,虽然经验不算很多,可只要我一点的暗示,她便能心神领会。

 我们配合得天衣无,如鱼得水。她的灵魂翩舞在焰火中,贡献出的热情幻化出一朵朵美丽的花。无意识地,她的十指深深陷进我的背,我感觉痛,却更体会出她的陶醉。

 为了与她携手共登天堂,我加快了律动,在最后一次冲刺中,我们一起悠游于快中。震栗依旧不放过她疲累的身躯,我们死死的抱在一起任快的余波飘。整个做的过程。除了呻,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

 “很累吗?”我问她。那是一定的,我们中午没吃嘛!我心疼地轻抚她汗的额。玉虹无力地颔首,干涩的动了下,却无法发出声音来。

 “想喝水?”我看她抿的动作猜出了她心底的想法。她点头,我立刻跳下,为她倒了杯水上来。她伸手想接水杯,却发现每一手指都还沉醉在快中不愿醒来。

 我理解似地含了口水,体贴哺进她嘴里。冰凉的水润泽了她疲惫的身躯,离干枯的嗓子终于可以发出一声叹息。“你的力气好大。”我微笑地摇头,故意说:“是我太鲁?”“没有哇!”

 她口而出,又忸怩地咬着手指,声音低如蚊呐:“其实…我觉得很好…”我的眼角、眉梢全因她这句话而扬起欣喜的弧度,蓦地,我弯下抱起她赤的身子。“啊!”她惊叫一声。

 “你…”“你很累了吧?洗个澡,睡一觉,我们出去吃饭。”我抱着她走进浴室,放满一浴缸的水,再将她轻置进去。“哦…好!”

 她颤抖着、伸手去取沐浴。“我来。”他拿了条巾,按出一些沐浴在上头,以热水援出柔细泡沫。“咦?”她看着我手执巾擦洗她光的身体。我要帮她洗澡,却让她诧异得说不出话来了。

 “我太用力吗?”玉虹猛摇头。我温柔的擦洗她,不仅清洗她的身体,连十脚趾都被万分细心地照顾到了。

 我帮她洗好澡,抱她上。躺在软绵绵的铺上,她的情稍退。她的脸上挂着一丝赞许的神色,说:“你也很温柔。”听到这样的赞许,作为男人,自然是十分得意的。常听人说。男人是的动物,而女人要的却是爱。

 许多男人也只会在上温柔,等他们足了,不是倒头呼呼大睡,就是起身去做他们的事了。

 玉虹不是纯情少女,她有过经验,但是所有的女人都需要温柔的。要和女孩真正的鱼水融,温柔是必须的。我虽然不是每次都能做到,却尽量这样做。

 我和玉虹在东西山度过了难忘的两天。奇怪的是,即使有了肌肤之亲后,晚上她也死活不肯和我一个房间睡。回到上海后,我们又恢复了同事关系,好像苏州之行根本是个梦境。我几次找她,她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m.EAiXs.Com
上章 卻望游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