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望游戏 下章
第4章 小腹贴得更紧
 男同事们戏称她为感小野猫,喜欢和她打情骂俏。她也不以为意,而且更加的娇嗲。这次,她的话让我解了围。她说,小吴今天要和最爱的人一起庆祝,我们就不要当电灯泡了吧。

 说着还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同事们听了便在一旁起哄。我也不说什么,任他们取笑我,反正今晚不让我请客就行。下了班,我和珊几乎是最后走的。

 我恨不得一步就跨到家里。没想到珊说有点事,要去易所,让我先去旁边的酒店等她,她已经在那儿定好了饭。我非常失望,却也无可奈何。那是一家档次很好的饭店。公司里招待客人一般都来这儿,不过我一次也没来过。

 我和珊,一般都在大排档上吃的,最多也就去去小饭店和洋快餐。以前在银行一年,经常陪领导去高档场所吃饭,虽说是吃公家的钱,一点也比不上和珊,或者和朋友们一起吃大排档的畅快。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外面打扮时髦的俊男靓女来来往往。可能是气候润的缘故吧,江南的女孩皮肤都非常好,在霓虹夜下,个个似乎都很人。

 我是个适应很强的人,来上海没几个月,就比较接受这里的环境。不仅是因为这里的人感觉清,最主要的是这里有适合不同层次的人的消费环境。

 有钱人可以灯红酒绿,没钱的,只要会过,日子也很滋润。不象我老家的那里,要不是高档豪华的场所,要不就是地摊一样的垃圾货。我等了快一个小时,正开始不耐烦的左顾右盼。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先生,我能坐在这里吗?”“啊?”我转过身来,珊婷婷玉立在我身边。我当时可能足足愣了半分钟。珊本来就是个非常美丽的女孩,以前在学校是经管学院的三朵金花。

 可今晚的美丽更是夺人心魄。她一袭暗红色的连衣裙,秀发盘在头上,象天鹅一样美丽的脖子上挂着一串水晶项链。她很少化妆,最多也是薄施粉黛,而今晚,看得出,她是精心修饰过的,甚至还有一股淡淡的暗香浮动。

 灯光下,衣服的颜色更显得她的雪骨冰肌,足已让每一个男人都怦然心动。“怎么,不认识我了!”她优雅地坐在对面的位置上,朝我抿嘴一笑。“你太人了,象个高贵的公主。”

 对于眼前的她,其实我的赞美既贫乏,而且多余,我感觉到餐厅里有许多男士的目光都在朝她看,这使我非常骄傲。有如斯,夫复和求?“你的意思说,你是个王子了,别臭美了!”她笑得更加灿烂。

 “不不不…我是说,我只是个蒙公主垂亲的穷书生而已!因为能吃到公主的天鹅,所以感觉上象个王子。对了,公主殿下不是说要去办事吗?”她低下头,微微有些脸红。

 “你原来这么好骗啊!我回家了一趟!我是考考你的耐心,好久没让你等我了,今天再让你尝尝滋味。怎么样,不耐烦了吧?”

 “哪敢啊!能不能天天打扮得这样让我看?”“好啊!可你要给我买很多衣服和化妆品。你会破产的。”…说话间,我们开始了晚餐。菜大多是她特意为我点的。但我却不怎么吃,只是对杯中的红酒感兴趣。也给从来不喝酒的珊,倒了浅浅的一杯。

 她喝了几口,红晕便爬上了粉脸,风姿人…我们不再说很多话,只是静静的感受这浪漫的情怀。回想起来上海几个月的生活。我们自有一份心照不宣的默契。

 “祝贺你!”她终于打破了沉默,柔柔的声音。“应该是祝福我们!”我伸出手,轻轻地握住她的玉手。

 “我还要谢谢你!谢谢你给我的爱和鼓励。”她任凭我轻轻的抚摸她白骨感的手背,看着我,目光凄,好久好久。她突然轻轻的问:“你爱我吗?”

 她的问纯属多余,她肯定知道那确定无误的答案。因为我已经说过一万次,或许女孩子都喜欢听那三个字。“我爱你!”

 我深情的回答。那是发自内心的声音,以后我对别的女孩从来没有说过这三字。爱的含义可以解构,但这三个字却无法解构,它已经具有超乎其字面含义的意义。

 直到现在,这仍旧是我的底线。听到我说过无数次的回答,她的目光更加的凄。我愿意醉倒在那样的柔波里。餐厅里有一架点唱机,我过去点了一首罗大佑的“海上花”

 那是我们俩都熟悉和喜欢的歌,它让我们回想起共同走过的大学时光。罗大佑的歌,对于我们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出生的人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

 他陪伴着我们的青春岁月,见证着我们青春的躁动,彷徨,反叛和最初最纯的爱情。珊比我低一届,我和她的熟悉,始于89年春天的动岁月。我们在去北京的火车上正好坐在了一起,当时她是个刚刚入学半年的新生。

 我们一起经历了政治上最黑暗,最无人的一幕…那种震撼,相信每一个经历过的人都不愿意回想。回校后,我们便经常在一起听罗大佑的歌,慢慢的坠入爱河。听着齐豫对歌的诠释,我和她的眼睛都有点润。

 我们都认为,罗大佑的歌,除了他自己,只能有齐豫和张艾嘉来唱。珊也轻轻哼了起来,她的声音非常好听,有一种凄清的味道。这也是我当初爱上她的原因。不知不觉,夜已澜珊,我们都微微有些醉意。

 买好单,珊说是要去趟洗手间。我等了半天她也没有回来,我猜她肯定又有什么让我惊喜的事,所以也不着急。

 果然,一个服务员走过来说有我的电话。我一接,珊的声音传来,即便我也预感,还是出乎我的意料。她居然开了楼上的3813房间在等我!要知道这里一个标准间的价格是680。

 而当时,我们还是穷光蛋。我当时那种激动真是难以言表,来不及等电梯,飞快的跑上楼。似乎慢了,她就会走掉。刚开门,息未定,一个软玉温香的身体便扑入怀中,柔软的和舌也随即送了上来,我们一阵热的狂吻,表达出彼此深情的渴望。

 “珊!”“毅!”我们轻呼对方的名字,仿佛要让声音证明彼此的存在。我紧紧地抱住了她,让我和她彼此相贴得不留一点隙,她的心跳得十分剧烈。那是一个极长的吻,当我们的嘴终于分开时,四目投,她脸上的红晕,更酽更浓。

 她靠在我的肩上,我感到她纤细的手指,在我的前和背部,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双手,本来是环抱着那她纤细的肢的,慢慢的右手伸进了她的上衣,在她的背部轻轻地抚摸着。

 她的肌肤是如此之细腻和柔滑。那样细腻和柔滑的肌肤,使得我只用十分轻柔的动作去爱抚它。我的手停在她的房之旁,然后又到了她的前,隔着罩,我感受到令人消魂的柔软和弹

 我托起了她的下颔,可以感到她翕张的鼻孔中出来的气。她轻轻地咬着我的肩头道:“我们跳舞,好吗?”

 我点点头。我们相拥着,随着音乐摆动着身子,隔着薄薄的衣裙,她滑柔的肌肤,使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觉。我慢慢替她和自己去了衣服,于是,彼此完全地赤了,深情地抱在一起,仍然没有停止踏着舞步。

 我们一遍又一遍亲吻,将自己的舌头探进对方的口腔中,缓缓地搅动,我能感觉到有一种非常特殊的物质,正从对方的口腔中溢出,刺着我。

 同时,我想她也一样正享受着同样的刺。我们挨得是那样近,她的房紧紧地顶着我的部,而我的坚硬的小弟弟也顶着的她腹部,她肯定能感觉到它在一下又一下颤抖。

 我和珊以前经常一起跳舞,也有十分亲昵的贴面舞。但这样互相赤着跳舞,从来没有过。一切真是太奇妙了,我们没有任何热烈的动作,但是,我感到自己的火却比以前任何一次都强烈。

 有那么一刻,我曾试图抱着她的部,想借助双手的力量,进入她的身体,以足那正在四处蔓延的望。

 但那根本就无法办到,因为我比她要高,我的那个部位,此时在她的肚脐稍下,紧紧地顶着她,似乎有一处十分神秘的力量,正通过她的肌肤,或者是身体中一种无法捉磨的通道,进入她的身体,进入她的灵魂,将一种浓烈的爱情之火,输送到她的生命深处。

 许久许久,我轻声道:“珊,你真是个美丽的小精灵。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会在这儿开房间。”珊仰起了头,小腹贴得我更紧,让我感到了一股异样的暖意在体内迅速扩展。  m.EAiXs.Com
上章 卻望游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