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卻望游戏 下章
第2章 噢地倒昅一口气
 有她妈妈在场,气氛轻松了很多。就象天底下所有的长辈一样,她父母给我说了许多语重心长的话,似乎从此我们的宝贝女儿就交给我了。

 珊看我们聊得满投机的,便一个人去洗澡了。“姆妈,你看爸爸!人家坐了一路火车,还勿让伊早点休息。”珊从浴室出来,穿了一件宽宽大大的纯白广告衫,出两条修长粉白的玉腿,隐约可见曲线玲珑的身材。

 当时这种衣服在大学女生中非常流行。有一阵子校园里满大街都是这种打扮的女孩,直到现在,我还认为这是女孩子最青春,最人的打扮。她的样子和嗲嗲的声音让我口干舌躁,赶忙连喝了几口水以掩饰自己的慌乱。

 “还好,我…不是很累。”我假装以言不由衷的口气说话,其实我到是真的不是很累,只是想早一点和珊单独呆会儿。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特别容易冲动,见到她出水芙蓉的样子,底下又在蠢蠢动。“还是早点休息吧!反正你们还要住几天的。”她妈妈笑着说。

 “那我去洗澡了。”我说。“等一下。”珊听见我说要洗澡,赶忙跑进浴室,不一会儿又跑到房间里拿出一快崭新的巾,递给我…

 温热的水让我十分舒服畅快,浴室中还残着珊的气息,猛然间我看见没有完全盖好的洗衣机里几件珊的内衣,我一下子明白了珊刚才急急忙忙的进去的原因。

 突然十分的冲动,间已经傲然直立,不由自主的拿起她的纯兰的内罩,我把她的内裹在间,纯棉的面料让我十分刺,似乎那儿还留着珊身体的余温。

 “吴毅,水温正不正好?”她家的热水器装在厨房里,她大声的问我。“好…正好…”她的话让我惊慌失措,赶忙把内衣丢回洗衣机,好象她窥见了我的秘密。我有点痛恨自己,觉得亵渎了珊。我已经没心洗澡了,只是胡乱冲掉旅途的疲惫。

 他们安排我睡在她姐姐原来的房间。进去的时候,珊正在为我铺。我轻轻的关上房门,呆呆着看着她楚楚动人的背影,心中起无限温柔,又轻轻地走近她,从后面把她揽进怀抱。“珊,刚才为什么我要吃鸡蛋?”我柔声说。

 她的姿纤细而柔软,我把脸埋在她的秀发中,贪婪的闻着她身上的香气。珊猝不及防,下意思地想挣扎,却一点力气也没有,软软地靠在我的怀中。

 透过宽大的领口,我看见她急剧起伏的白高耸的酥。我猛的把它扳过来,让那人的膛贴近自己。“谁要你吃了?”灯光下,珊显得娇羞异常。“好啊!你还不承认,看我怎么惩罚你。”

 我把她抱得更紧,让她不过气来。“不想吃…就不吃!没人强迫你啊!”她还在嘴硬,忽然又低低的说了一句,简直象蚊子。“那是我们这里给第一次上门的的…吃的。”

 其实我也猜到了,但听她嘴里说出来,那真是一种令人心醉的美妙感觉!虽然她始终没有把最关键的“女婿”两字说出口。我激动的吻上了她。她的芳象清凉的花瓣,既招人又娇弱,我无限怜爱地亲吻着她的嘴

 “别…别这样…”她娇弱地说,指了指门外,但又在情的冲击下身不由己。一股野在我的体内升腾,舌尖开始往她的嘴里钻,她本能地咬紧牙关抵御我的进攻,这更发了我的征服

 舌尖更有力地顶住她洁白的牙齿,她的香口终于不堪欺凌地为它启开了,舌头在她的口中探寻逗弄,她的舌头不胜惑地与它盘绕绵,我嘬着她口中甜甜的津,感觉到自己的下面在发热膨

 我含住了她温软的舌尖,缓慢然而不容置疑地把她的舌头到嘴里,稍顷又缓慢地送回她口里,然后再次进嘴里,往复了几次后,我牢牢地钳住她的嘴,在口中细细品味她的舌头,不容她有息的时候。

 珊象一只小猫一样在我的怀中挣扎,喉咙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声,身体愈发的酥软。坚持了一会儿,我才松开了她。她无力地偎在我前,部起伏,双颊绯红,樱润泽,眼含水。她掐了一下我的手说:“你好凶呵。”

 我微笑着贴着她耳朵:“珊,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什么?”“我想要你。”我故意温柔而又蛮横无礼地说。珊突然颤抖了一下,抬起长长的睫看着我,眼中波光潋滟。

 珊似乎未预料到我的野蛮,又仿佛久已期待这一刻。她用她的纤纤细手勾住我的脖颈,喉头发出焦渴含混的呜咽,润甜蜜的舌头象小兽一样弄我的嘴。我弄着她柔弱的秀发。我把手伸到她衣服下边,把她的罩往上推了推。

 突然握住了她滑房,她的身体象电击一般颤抖了一下,情不自地叫出了声音。我轻轻起的头,将一波波的颤栗输入她的娇躯。我的另一只手开始隔着子抚摸她的下部,未遭到反对,便解开她的带,用手深入她的内

 这时她开始反抗,用她的手紧紧阻拉我的手,我的嘴加强了攻势,凶狠地住她的和舌,使她没有息的空挡,珊顾此失彼。

 终于失手,我把手伸进她的内,克制地抚摸她,同时我持久的嘬吻令她几乎窒息,她痛苦而又快乐地颤栗、瘫软,绝望而又无力地想挣脱我雄的蹂躏,喉头莺声凌乱,象一只可怜的羔羊。

 我终于松开了珊,她急促地息着,身体竟然往下坠,我急忙抱住她,轻轻吻着她的耳垂说:“珊,我太喜欢你了。”她的头靠着我的肩膀说:“抱我…抱抱我…”

 她的声音气若游丝。我把她抱起,象抱着一个圣洁的女神。我抱着她在狭小的房间里转了几圈,然后把她放在上,温柔而坚决的褪下她的衣服。让她一点点赤在我的目光下,闭着眼睛,象一个献祭的羔羊。

 当只剩下内的时候,她突然极力反抗起来,死死的抓住我的手,不让我得逞。“不要…”她又惊又怕,眼睛看着门,似乎一不留神,她的父母就会进来。

 趁她分神的时候,内终于被我褪了下来。她顿时羞得又闭上了眼睛,用手遮住那黑黑的芳草地。

 第一次看见年轻女孩白得耀眼的体,惊得我几乎要晕过去。她的房不算很大,却集中而坚,有着瓷器一般的光泽,头小巧红润,下腹光洁平滑。

 虽然我的手曾经多次享受过她的身体,我的眼睛却是第一次看到。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只觉得有股火焰在心中燃烧。好像快要爆炸了。手忙脚解开自己衣服的束缚。想到即将进入一个倾慕已久的漂亮女孩的体内,小弟弟更是坚硬无比。在这之前,我看过的黄片只有“查得莱夫人的情人”,那里的情景曾使我血脉卉张。

 我无数次到想象过和她的这一天,现在却手足无措。我口发慌,浑身支持不住了,便慢慢趴了上去。

 珊却是双目紧合,微微张开嘴,紧张地呼吸。我学着电影中的样子用手指极轻柔地在她的房上划着圈,偶尔仿佛不经意地点一下她的头,很快她的头就立起来。

 我看见她越发妩媚,嘴红润,秀发贴枕。我替抚摸她的两个房,并吻她娇的耳。她的发香沁人心脾。她秀气的眉毛开始动,光洁的额头出现了细微的皱痕,樱微启,呼吸重起来,但极力克制着自己未发出声来。

 我开始吻她的嘴,她也回吻着我的嘴,并伸出红舌轻我的嘴,她的口里散发着清甜的花瓣的味道。

 她的玉手突然无意中碰到了我坚硬的下体,那真实的肌肤之触令我浑身一颤,一股热由大脑直冲丹田。我的呼吸愈发重起来。我的手开始向下摸,摸过她平坦的小腹,到了那片芳草地。

 我用劲扳开她的手,用中指轻轻弄,然后用手掌掠过感受她那里整个轮廓,手心感觉到了热的气息。

 她的腿夹得紧紧的,我用力把手伸了进去,轻轻抚摸她大腿内侧细的皮肤,她的脸上出极痛苦的神情。我以为她真的很难受,伏在珊耳边问:“很难受吗?”珊有气无力地说:“轻…轻点。”

 那个动情的样子分明告诉我,她已为我敞开一切。我大喜过望,出其不意地用手指划过,在她已经感的凸起上捻了一下,一股爱的琼浆到了我的手指尖上,她“噢”地一声倒一口气,下意识地用空着的手拉我的手腕。  m.EAiXs.Com
上章 卻望游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