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荡的餐厅 下章
第八章
我与师傅到了餐厅的小阁楼,我介绍师傅按摩技术很好,要阿信待会可以试试看。师傅要阿信先泡泡澡让身体血畅按起来比较有效,当阿信进浴室后,我问师傅要不要也冲一下呢?

 师傅就到楼下的厕所洗,就当两人一人一间浴室时,我也没闲着,把房间布置一下,放点音乐,点油洒香水,帮阿信准备一件淡紫睡袍。

 当阿信穿上我准备的衣服后躺在上看电视,而师傅已经在楼下等着,我请他上楼后,阿信赶快趴在上,因为阿信除了睡袍外,里面什么也没穿。

 当师傅开始帮阿信按摩颈部后,我也进浴室冲澡去也,经过十余分钟后出来,阿信刚刚的睡袍已经在旁边,身上盖着的是浴巾,我很好奇刚刚是如何换成浴巾的。

 我坐在旁边看这电视,偶而看看阿信一付很享受的样子,当上半身按完后,来到下半身,发现阿信下半身微微扭动,口水也一直个不停。

 当全身都按完后师傅问要不要油时,我也心跳加速的问阿信要不要?大概是阿信不好意思说好,只说随便,我也只好替阿信做主说"好"。

 接下来就是浴巾被我拿开后,全身赤的阿信趴在上双手互着房,两腿夹紧不敢出声,当师父开始抹油时,我把阿信双手张开,让她完全趴在上。

 但是丰的双在底下却也可以看到头忽隐忽现,就这样一路按摩到阿信的部时,阿信的双腿不知何时已经张开。

 当我来到阿信脚边时,发现师父的生理已经起了反应,而阿信的却已经泛着水光,我顺手一摸,黏黏的爱我的手指。

 当全身都上完油也推拿后,接着就是把阿信身上的油擦干,接下来师傅又问前面要按吗?不用回答我直接把阿信翻身,这时阿信光溜溜呈现在两个男人面前。

 也不知要遮哪里干脆双手遮住眼睛,就在师傅往部上时,我已经往阿信的轻挑,这时阿信已经发出阵阵的呻声,师傅也配合着往两粒坵上挑逗。

 渐渐的阿信声音越来越急促,扭动也越来越大,我发现阿信一只手已经开始往师傅档搜寻,当阿信掌握她想要的东西时,师傅已经闭上双眼。

 没多久阿信竟然掏出师傅已经坚开始套,而我也加速阿信的

 “嗯…好…好…喔…快…好…喔…”阿信开始叫着。经过一阵的套后,阿信已经是罢不能。

 我也起身拉师傅来到阿信的边,这时我感觉阿信最需要的是一,而我也正期待观赏阿信前所未有的一幕。

 师傅很有默契的握住他那热烫的就往阿信已经红通通的进去,阿信发出一声尖叫声后,接下来就在快速中,发出“嗯啊!”的呻声。

 这时我掏出已经涨痛的往阿信嘴上一,试图降低阿信的呻声,可是阿信的双前后剧烈的摆动却吸引我趋前

 “啊…好弟弟…求你…用力干我吧…我的…好…好舒服啊…我爱死你啦…好舒服…喔…好…我…我会被你的大搞死…爱死你了…喜欢你的…今天随、随便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我…要你…好…你好厉害…要被你搞死啦…哎哟…好舒服…”

 就这样百来下,阿信趁师傅休息一下后,起身趴在上翘起股,一副接继续的姿势。年轻人不愧是年轻人,看着阿信的样子继续他的动作,而这时的阿信呻声已经变成哀嚎声。

 “啊…已经…死了!我,不行了…忍不住了呀!快…丢了…快啊!”伴着的劈哩啪拉声,阿信已经无法帮我套,我只好站立一旁欣赏阿信被干画面,而老二却是蓄势待发。

 当师傅一阵快速后,阿信也配合着呐喊,两人终于同时达到高。当师傅的离开后,我的老二也忍不住了,阿信把她沾往我套入,开始我的

 “唉哟…好舒服…好…好痛快…你…这样顶你要顶…顶死我了…哎哟…我受…受不了了…喔…真好…我从来…没有…被这样的玩过…好哥哥…亲丈夫…我又要了…好…再用力顶…我又要了…喔…抱紧我…搂着我…啊…”当我搂住她时,阿信她又已经攀上高里的壁大力地收缩,紧紧地包住我那大的,并且有股清凉的洒在我那大紫红的头上面,她的双手在我的背上抓出了几道血痕。

 她失魂般松开双手,口里喃喃自语、媚眼如丝、秀发散落在地板上、香汗淋漓、火渐熄…这时我也又快速十余下,就出浓浓的。阿信被我的一烫,又将我抱的更紧了。

 当三人都处理完战场后,我因为明早还有事要办,而阿信还可以睡一会儿,等开店。我就开车送师父离开,结束我们的三人活动。隔天我忙了一天,到了下午才到餐厅吃饭。

 小惠照例帮我许多丰盛的东西吃。因为没有其它客人了,所以惠玲出去跑银行,而阿信则上阁楼补眠,就剩小惠一人在餐厅。她坐在旁边陪我吃饭,突然她说:“雄哥!听阿信说昨晚那个按摩师傅很厉害,我好累,叫来帮人家按摩吧!”

 小惠才一说完,阿信突然从后面抱住我,边亲我边说:“哥…昨晚我好舒服喔…趁现在没什么客人…你就叫那师傅来…让小惠也一下嘛!喔…不要啦…”

 我的手已趁阿信讲话时,伸进她的裙子里,抚摸她的股。等我亲过瘾,摸了,我才打电话叫按摩师傅小陈过来。不过我跟她们说,我不能待太久,晚上我还要去津津婆家吃饭,我老婆已在她们家疯一个晚上了。

 小惠看墙上的钟,说那还剩下两个小时而已。她马上拉着我上楼,边对阿信说:“阿信你在楼下等师傅,然后关门。时间不多了,我先一下了。”我与小惠像是旷男怨女般,在楼梯就亲吻起来。

 边亲边衣服,到了阁楼房间两人已赤了。小惠躺在上,而我一手着、旋着一颗头,另一颗则由嘴巴逗着。

 我的润舌先是轻柔地她的晕上的皮疙瘩,然后用牙齿轻咬着那已立起来的头。我不时改变的节奏,一会儿轻微的捏咬、一会儿又猛烈啜着。

 “喔…阿雄…别…你逗…逗得我好难受啊!”小惠就像蛇一般地极力扭摆晃动着身体,双手紧抓着单,出一付麻难耐的模样,好不人啊!

 我看到此景,更加地想干她…接着我用拇指在她的道沟中滑动钻研,从核轻轻地沿着道沟刮向小,最后滑向火热的道。
上章 滛荡的餐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