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荡的餐厅 下章
第七章
我拼命地狠干着,肚皮与股相撞时,发出“啪啪”的声音,而小惠也不时发出叫声:“嗯…好呀…没想到干眼…有…有…这样爽快…啊…又…又…又要升天了…”

 我受到小惠的叫刺,猛一口气,提起十足的精神,再次勇往直前奋力冲刺。经过百余下的后,我突然加快送的速度,并且每下都到底。

 小惠是个久经战事的人,知道我已经快要了,于是小惠要求道:“爱人…丢在前面好不好…后面不行…”我根本不理会她的话,现在正当紧要关头,岂能轻言退出,因此我仍然死命地着。

 不一会儿,小惠口中叫了出声:“啊!”原来,我在她眼用力送几下后,门为之大开,一股奔放的热在她的股中而出,烫得小惠失声大叫。

 我后并没有立刻把具拔出眼,我依旧在里面,闭目的趴在小惠的背上,享受丢后的温柔。可是,小惠这下可急了,因为前面的小还没得到充份的足,我已弃解而逃,如今该怎么办呢?

 小惠撒娇地说道:“雄哥…我的小…里面得很…你…快替我止止…”可是,我双手一摊、耸耸肩,用手指着下面的具,一副无可奈何的可怜样子。小惠往下一看,只见原来昂头,现在像打败战的公,垂头丧气软绵绵的。

 小惠也顾不得这股,张开樱桃小口含住巴,开始起来,还不时着马眼,希望它快点恢复生机。

 我毕竟是个性爱高手,经过小惠的一阵后,软绵绵的巴好像刚睡醒般,伸伸懒又活泼跳了。小惠见状,马上摆出“大”字形的姿势,两腿张得大开,等着我的入。

 我并没有马上将入,只是用头在小惠的户口着,有时碰触一下蒂,有时在上磨着,这样的动作反而逗得小惠水直

 小惠经不起我再三的挑逗,娇声道:“爱人…快…快点入…里面得很…快…”我见她急成这种模样,只好将具重新抵住小口,但还来不及将入,就见小惠自己肢,将整入小中,并摇摆起股来了。

 我被她的闷的样子逗得火再度上升,于是便加紧送的速度,而入的力道也加重许多,每次都命中花心。每次撞及到花心时,小惠就发出足的声音:“唔…”我越战越勇,小惠则出连连。

 此时,小惠已是全身软绵绵的,但我依然没有罢战之意。小惠连忙向一旁观战的雯玉说道:“雯玉,你来吧…我受不了啦!嗯…快上呀…”雯玉闻言,马上披褂上马准备应战,何况她已等待许久了。雯玉道:“来吧!雄哥!”

 我到她的身上去,用嘴吻着她,而雯玉则握着我的具,轻轻摸着,然后对准自己的户。雯玉现在可不惧怕他那大的具,只要能使自己舒适消魂即可,所以现在她所寻求的是刺。一咬牙,雯玉忍着道:“快,快进去…”

 雯玉的双腿高抬而举在空中,户则大大的张开来,如此可以使我的具毫无保留的一到底。雯玉的手又移近巴,抓住具的一部份,放在小口上轻轻磨着,我被这么一抓一磨,火顿时高涨不已。

 我道:“嗯…雯玉,这样很不错的,不要放手呀…”雯玉自己也有说不出的快,而且小内有如万蚁爬行的酥麻感。

 雯玉哼道:“雄…我…我死了…快…你快点入吧…哼…哼…”我闻声,猛然用力一,直到底,雯玉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震动,那真是不可言传的快,只觉得全身酥酥的。

 随着我的送,雯玉口中不时发出哼叫声:“啊…雄哥…大巴哥哥…唔…快动吧…快快…”我猛烈的起来,猛一出,特大号的巴把也带翻了似的,又狠狠的一到了绝境去。

 只听雯玉叫道:“啊…唔…”现在已经分不出雯玉这种声调,是因为痛苦而发,还是由于快的享受,总之,她的双手将我搂得更紧了。

 我的下体不住地在着,了一阵之后,雯玉吻着我,吻着我的脸、嘴、颈子,又吻到上来了,而且搂得更紧。

 这使我更为用劲了,而雯玉也更加痛快了!雯玉叫道:“哎…哎呀…好快…亲爱的…雄…你要丢了吗?…我…我要…”我知道她已到了极点,只好加速着。雯玉颤抖着说道:“啊…我…快完了呀…”

 我这时用巴狠抵着花心穷磨不放,好让她享受无限的快。小惠在一旁早已恢复元气了,看我们得死去活来,不觉中小又开始发了。但雯玉这时正在紧要关头,哪里肯放人,所以抱得我紧紧的,并将我在下面,自己骑马上阵。

 她在上面,将两腿分得开开的,上下合着。小惠吃不到,只得干瞪眼,她叫道:“自己舒服了,就不理会别人!”

 雯玉假装没有听见,只顾自己的动作,我在下面以部向上着。小惠越来越难受了,只有用自己的手指挖户。我见她这副难受的样子,就伸过去一只手,玩着小惠的户,用三个指头了进去,得小惠水直

 雯玉坐在巴上,尽情的套动着,她自己哼着:“啊…好…好舒服…好快呀…唔…雄哥…我的爱人…哼…哼…”而小惠被我扣户,更是难过,她在上不停的扭动,口中还叫个不停:“死了…嗯…”我突然一把将小惠拉过来,让小惠坐在我的头上,以户对着我的嘴。小惠见状,急忙催促道:“快点…用舌头…用舌头…快呀…”

 雯玉则在后面也叫道:“哎呀…快顶呀…我又出水了…”我这时部狠狠的用力将巴向上顶,而舌头也拼命着小惠的户。她们两人同样的姿式,将腿分得开开的,分别骑在我的上面,就如同双娇同坐一马似的,多么令人羡慕。

 我今晚可真享尽了人间福呀!这时,小惠心中有说不出的难过,尤其是被我的舌尖着,根本不能太深入,只觉得中的酥有增无减。

 于是,小惠对雯玉道:“雯玉…你行行好…让我一下吧!”雯玉此时已丢了几次,想换个姿势也不错,便说道:“好吧!我们换个位置吧!”说着,两个人就调换了位置。如今变成小惠坐在具上,用力地大起大落着,雯玉则享受着被用舌尖的妙趣。

 小惠的股摆得更猛烈,我只觉得头越来越涨大,具硬得不得了。我对雯玉道:“你先躺一下,我先狠狠地干小惠几下,我受不了啦!”

 我翻过身来,到小惠身上,猛猛送的,小惠被得软绵绵的,连动的力量也没了。雯玉在身边更是蓄势以待了,我道:“小惠不行了,雯玉,来呀!”雯玉就接替了下来。

 雯玉道:“雄哥…慢点,先把水擦擦吧!”雯玉一手握着坚硬的具,小心擦着,然后自动地送到小口,我利用她入的瞬间,突然猛力一而入。雯玉道:“哎呀…你怎么那样狠嘛?”

 我故意逗她:“不狠…怎么会舒服?”雯玉向我出媚态,近乎的需要,我看在眼里,心中为之一,更加紧猛烈的攻击。雯玉道:“哎呀…哥哥…哎呀…太妙了…你死我了呀…哎呀…丢了…”

 我道:“雯玉…我们…一块丢吧…”我们翻天覆地了一阵,配合得完美无缺,彼此的热汇和着,人也紧紧搂着不放。雯玉吻了我一下,说道:“你真好,令我舒服极了!”

 我们互相领受着最高的意境,享受着飘飘然的感觉。而此时,小惠已疲乏的进入梦乡了。我们三人一阵循环式的搏战,大家都心满意足,而且也疲力尽。

 经过一下午的风雨加后,小惠道:“雯玉,刚刚你可真呀!自己紧紧抱着雄哥,一点也不让人,还真看不出你那么文静的女孩,真是人不可貌相!”

 雯玉道:“谁叫你要一起来的?”小惠道:“这可便宜了雄哥,让他一个人占尽了便宜、享尽了福,你看他那得意忘形的样子。”

 我急忙说道:“我是奉命行事呀!”小惠道:“贫嘴!还不赶快谢谢我?”我道:“是应该谢谢你,来!让我亲亲!”小惠道:“才不要呢!谁稀罕!”

 我道:“来嘛!我知道你稀罕的。”三人就这么笑闹着,时间也溜过去了。后来,我有事必须先走,小惠也想回家去看看,于是三人就下山了。与惠玲,小蕙,雯玉三个女人大战了一个下午,就是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

 所以我一回家就大睡一场,连老婆与大小侄女出去狂,我都没办法跟去。这个故事下回再写。睡到半夜我起来喝水,才看到有好几通未接来电。

 是阿信打来的,原来她与老公吵架,独自一人在餐厅喝酒,找我一个晚上都找不到人,她快烦死了,也累死了。听她哭泣的声音,我非常不忍,就安慰她说我马上去找她,会顺便带一位师傅去帮她按摩,补偿她一晚的无聊。
上章 滛荡的餐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