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荡的餐厅 下章
第三章
“亲哥哥…我早就进去了…喔…好啊…大巴哥哥…快来干我…我出来了…我高了…嗯…”惠玲没两下就高了,接着她马上说:“哥…谢谢你…我妈来了…晚一点再找你…掰掰…”

 哇!死女人,自己好了不管我了,我硬梆梆的巴怎么办?正在烦恼时,小惠也来电说她在餐厅里等阿信要去买东西,她提早来,要我去陪她。

 我当然没问题啰,用最快的速度冲去餐厅了。一进餐厅,我当然是不放弃我巴的福利,半拉半推的把小惠带进餐厅楼上的小房间里,好好的来上“爱情一发”

 现在的小惠已经没有刚认识时的羞涩了,一上她就会主动在我身上,捧着我的脸亲嘴,香舌吐出津要我把她全吃掉,我把她的口红得歪七扭八的好过瘾。

 小惠拉开我的领带跟扣,手就抚着我膛,挑逗地看着我的眼睛说︰“阿雄,你好强壮ㄛ!见了面就拉人家上来,是不是在想我那边ㄚ?”

 “好妹子ㄚ,我有天天在想你ㄛ,不信的话…你看下面的弟弟,头都抬起来跟你打招呼了!你快安慰它说。”

 果然小惠很配合的帮我解开带,我拍着她的肩膀,示意她转过身来让我玩她的股。

 今天小惠穿着浅蓝色小套装,我掀开她的裙子,手抱着她丰的肥,仰头在欣赏她美丽的部,隔着丝袜内抚摸她的户,手指有技巧的拨她的底最感的地方,在那里挖啊挖。

 小惠把我的长跟内褪到脚边,双手就玩起我的卵蛋,在上面,然后竖起半软的茎,把头含了进去。

 小惠的技巧很含之间还“吱吱吱”的发出声响。我们彼此用69姿势帮对方服务,玩得我都快出火啦!

 小会同样的户也分泌出水来,把她的内丝袜都给沾掉。是她自己受不了我的戏,瘫在我脚上求饶︰“阿雄…ㄛ…快进来吧…人家受不了啦…帮人家嘛…”

 “嘻嘻嘻…想要我的巴进去了吧?好ㄚ!但是你在我身上不下来,我哪儿爬得起来?”小惠一听,赶紧爬下来,自己快速地光,躺在上张着大腿等我“临幸”

 我笑着把她拉下,让她扶着墙壁背对着我,把她的右脚搭在椅子上,股向后抬高凸出,让她漉漉的道口出来。

 我扶着她的股,略为屈着双腿,把一支涨得发紫的巴对着她股沟的裂进去,头沾着水稍为在口磨一下,就将整支茎都给顶进去

 小惠扶着墙配合着我的律动,一前一后摇晃自己的股,前两颗小球吊在半空中晃动。

 我抓她着浑圆雪白的房,用力地捏她的头,小惠头被我一夹,道猛然一搐,子出一团热,按摩着我的巴好ㄛ!

 “哦…嗯哦…嗯啊…会来的…啊…了…我去了…啊…”我在她背后看着她雪白的肌肤,因为高而泛着细红色班,还有她因兴奋而甩着头发,扑鼻的发香,不心又起。

 我把窗帘拉开,让刺眼的阳光照进来,然后把她推向窗前,让她赤的身体面向车水马龙的大路边,她原本眯在一起的双眼突然看到窗外的人车,一种不安全感袭上心头“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啊…别这样啊…会…会被人看到啊…”小惠的道把我的巴夹得更紧,她前后摆动部的距离也拉长,想要快点结束这么尴尬的游戏。

 我趁机把头刺向子深处,用头去磨着道壁,忍不动作,捏着她的双,趴在窗上,在小惠耳边调情。

 “小惠快往外看啊!看看会不会被人发现看到?反正你身材那么好,只有我知道太可惜了!小惠,小惠啊…啊哦…真是啊…”小惠羞得脸通红,趁我一个不注意,居然让她给跑到上去了,我马上扑到她身上,架高她的大腿,用正常位的姿势作最后的快速冲刺。

 头的磨擦着道内的皱折,让我们的体温升到最高点,我把小惠出来的水给用力刮出来,等到冲刺到了最极限,全身细孔都纾张开来,我大吼一声,把积蓄在体内的全部发出去,向小惠子内部。

 我与小惠共享着高的愉悦,我们一同泡在大浴缸里,两个人的舌头还一直纠在一起分不开来。突然们被打开,是阿信进来了。

 “狗男女,刚刚在窗边做都被我看到了,还好我老公没看到,不然你就丢脸死了。死小惠起来了,去煮东西给我老公吃,看着他,不要让他上来喔!”

 小惠心不甘情不愿的起来,边走还边说:“你自己还不是哈死了,放心我会看着的,不会让他上来的。我要去下面让你老公吃了,哈!”

 小惠一下楼,阿信就将我抱的紧紧的,两人就热吻起来了。从浴室亲到上,她身上的衣服也光了。

 看到阿信那美丽的体躺在上,我边抚摸边说:“亲爱的,我也还没吃饭,我先吃你的下面了。”说完我抬起她的大腿,脸就在她的大腿内侧磨擦起来,吐出舌头去她的秘处。

 阿信户泌出一阵女味,害得我的巴都翘起来,我赶紧赤的趴在阿信大腿上,运起舌功她的户。

 我拨开伸进舌尖去尝她的,味道有些腥咸,滑滑有些稠,不会太难吃。阿信被我得太舒服了,还自动敞开大腿,希望我能得更深入些。

 我当然不能让美女失望,我把她的大腿举高部,让她的户更凸出,我用舌头拨开找到道口,舌头就一吐一缩的道里面,然后旋转用舌头去刮她的道壁。

 草丛中央的蒂被引得凸了出来,被我张口含下,阿信马上起个冷颤,出一大口出来。

 “ㄛ…ㄛ…ㄛ…MyGod…ㄛㄛ…啊…”阿信的高烈,她紧抱着我的头向她的户,还摇动股来磨擦我的脸庞,大口大口的呼着气。我边抚摸她边说:“小声点,你老公还在下面。”

 阿信起身先亲我一下,接着说:“没关系!她有点耳背,加上小惠音乐声放的很大,他听不到的。”

 才一说完,没想到阿信马上爬到我脚边,转过身子面对我,半跪半蹲的跨在我际,一手扶着我淋淋的头,另只手就剥开自己的道口,对准后就一股的坐下去,把我整支巴给纳进她的道里面,然后身体一上一下地套着我的巴。

 我双手扶着她跳动不停的硕大巨,虎口夹着她凸出的头,看着她自顾自地套送我的巴,表情充的媚态。

 阿信的热像个热水袋一样,把我的巴紧紧地包陷在里面,时松时紧的道收缩压力,按摩到整支茎都爽快无比,道口吐出的水,到我的让它全掉了。

 阿信几乎疯狂的大喊着︰“喔…啊…我要来啦…来啦…啊飞啊…啊飞啦…又来了…来了…来了…啊…”阿信在得到一个高之后,也爬下来大胆的将股翘得很高,转过头来使眼色,要我从股中间去干她的,就这样两对人一起变换着姿势。

 这样的姿势我可以尽情地发挥,所以我狠狠的刮着道壁,发出“啵啵啵”的声响,带出许多水泡沫。每当我猛烈地往下刺入,阿信还会,美丽的户花蕊,不畏我的冲击而花心大开。

 阿信的高能力非常惊人,难怪她老公喂不她。她的道痉挛的瞬间,挤得我头又酸又麻,出的水花四处飞溅,关差点不守。“啊…哥…你死我啦…亲哥哥…我要来啦…来了啊…好喔…啊…要死啦…你干死我了…啊…”受到美人的鼓舞,我的巴也涨得难受,送的道内发出“啵啵”巨响,我体内堆积的舒感是越来愈高,终于是止不住门,在我一声低吼中,将“噗噗噗”的分三次全部到阿信的股上面了。

 可爱的阿信还留有几分气力,转过身来用嘴巴帮我出残留在茎里面的,把茎上面的残留物给食得干干净净。

 两个人躺在上,稍为休息一下后就分别进去洗澡。接着小惠上来了,催阿信赶紧下去,不然她老公要吃她下面了。

 两个女人就笑着下楼了,阿信还回头亲我一下,又说要我等她电话,她会找时间出来找我的。连续出了两次,我也好累。等她们出门,我也回家睡觉了,等佳人的电话啊!

 也不知睡了多久,老婆从日本来电。问我乖不乖?有没有去享受,把女人。他正在温泉池里被他的日本姐夫,而姐姐也在一旁被两个姐夫叫来的按摩师干。至于悠悠躺在和室里睡觉,因为刚刚她才被她的日本爸爸给干死了。

 “老公啊!姐夫好会喔…我快被死了…他的巴不比你差喔…嗯…他要你好好用照顾姐姐与悠悠…下次他来台湾要和你比一场…中爱大赛…喔…姐夫…你干死我了…喔…”

 哇!在台湾被的不够,还要到日本被日本人,真是。老婆才挂完电话,惠玲又来电了。她说他晚上自己一个人在家,问我可不可以去陪她。
上章 滛荡的餐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