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荡的餐厅 下章
第二章
中午我硬着头皮去吃饭,小惠热情的拿好吃的东西给我吃,而阿信站在柜台里暧昧的对我笑。我只好害羞着低头吃饭了。吃了,店里也只剩我一个客人了。

 惠玲直接坐在我身边,这时阿信端一杯咖啡过来放着,然后瞪着我说:“情圣!喝杯咖啡提提神吧!不然太累了,有人会心疼的。”说完就摇着股离开。

 惠玲一看,哈哈大笑的对我说:“你惨了!谁叫你早上在厕所将小惠干的那么,而害阿信在外面哈的要死。别说她要,我也要试试。小惠说你好,这辈子她没那么过。真的吗?”

 我正支支ㄨㄨ的不晓得怎么回答时,小惠刚好出来帮我说:“别欺负他了!不然待会你们被他干的死了,不要喊救命喔!”说完就进柜台与阿信笑闹着。这时惠玲又说:“反正没客人了,我们去隔壁唱歌吧!”

 我也没事了,四个人就高高兴兴的唱歌去。四个人边唱边拼酒。小惠喝到躺在我怀里,我的手当然就不安分的挑逗她。

 这时阿信正与惠玲在合唱,小惠就趁机拉我进厕所。我与她热烈的亲吻起来。接着我拉下她的内,蹲下来她的。经过我的、小惠死了。

 “哥…好舒服喔…人家要飞上天了…喔…受不了我出来了喔…”才几下,小惠竟然高了。我回头一看,哇!门没关好,被看光了。这时外面的情景更让我吓一跳。惠玲将阿信着,两人也热吻着。只见惠玲白净净的股对着我摇摆着。

 我忍不住了,走出厕所,抱住惠玲的肥抚摸起来。接着我也将她的内拉下来,掏出我的巴,用力的进她那水泛滥的里。

 “喔!好大…好…哥…用力点…我里面死了…喔…”惠玲呻着。我开始展开功力,拼命的。而惠玲亦配合着我努力的摇。

 “啊…轻一点…好舒服哦…天啊…唉哟…真好…啊呀…轻…好好…我…又…来了…来了…”她水不断的出,道阵阵紧缩,浑身大颤不停,又高了。

 “好深…好深…死人了…好…啊…”她越来越声音越高,回在房间当中,也不理是不是会传音到外面,只管舒服的叫。

 “啊…亲哥…亲老公…妹妹…妹妹好…舒服…好……啊…我又…完了…啊…”她不晓得是了第几次“噗!噗!”的水又冲出来。

 我的下身也被她得一片狼籍,里头,觉得越包越紧,巴深的时候,下腹被肥白的股反弹得非常舒服,于是更努力的出。

 两手按住肥杆直送,刺得惠玲又是“老公、亲哥”的口胡乱叫。这时我看到仍在下面的阿信,看到她的美,我毫不犹疑地亲下去了。

 这时我着惠玲的肥,嘴巴却与阿信热吻着,真是好啊!忽然我发觉头暴,每一滑过头的感觉都十分受用。

 知道来到的关头,急忙拨翻开惠玲的股,让的更深,又送了几十下之后,终于忍受不住,赶快抵紧花心,叫道:“惠玲…要了…了…”

 一下子进惠玲子之中,惠玲承受了热烫的,美得直哆嗦“啊…”的一声长叫,忍不住跟着又了一次。

 我无力的趴到惠玲背上,但嘴巴仍亲着阿信。三人身大汗,酣畅无比,都不停的气。过了好一会儿,才坐起身来。

 “好哥哥,你得我好舒服,你舒服吗?”这时小惠也从厕所出来了,她对着惠玲说:“姐!怎样?不错吧!”四人整理一下衣服,就又回餐厅了。

 小惠进厨房煮饭,惠玲家里有事先离开。这时听里就剩我与阿信两人,看着她那美丽的脸孔,我忍不住又与她热吻起来了。

 当然我的双手亦不安分的抚摸她的全身。突然阿信推开我,息着说“哥我要”接着就拉我上阁楼。一上我便放胆的解开她的带,褪下牛仔

 看见阿信内里是一件小巧的淡蓝三角,丝质的布面有着明显的渍,我用食中两指一探一按,果然黏滑腻稠,水早泛滥成灾。

 我嘴上没停止对双,两手从容的解除自己身上的衣物,剥了光,再除掉阿信仅存的那条小内,两人便赤的相拥在一起。

 阿信鼻中嗅着男人的体味,身上的要害以经全部落入男人的掌握,只有无助的发着呓语:“唔…啊呀…”我接着抬高她的腿,用力的将进去。“好痛啊!一点也不心疼我,我好痛啊…”阿信紧皱着眉头,惊呼了一下。

 我很抱歉,我说:“对不起…我怎么会不疼你,真的,马上就好了,小亲亲。”“谁是你亲亲,你就只会欺负我。”

 我听她又嗔又娇的,忍不住去亲吻她的,阿信自动的用小舌回应我,俩人搂得死紧,两条蛇一样的在一起。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大巴慢慢地在轻轻送,阿信已经没了痛苦,反倒美了起来,脸上又浮现舒服的表情。

 “哥哥…哦…”我逐渐加快的速度,她也都已承受得了。“哎呀…好舒服…天呐…怎么会…这么舒服…这下子…又顶到心…里去了…啊…哥啊…”又几下,我再也无法温柔下去,运起大具,狠起来,回回尽底。

 阿信被得高呼低唤,水四溅,一波波的快袭上心头,承受不了大具的进攻,花心猛抖,终于被推上了最高峰。“啊…天哪…这…这是怎么…了…不好了…要死了…啊…我快死掉了…哥…哥啊…抱紧妹…妹…好…好美啊…”我从头顶端感觉阿信小儿花心阵阵发颤,水不停的冲出,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凝滞了,她已经登上了这辈子第一次的高

 她跟她老公从没高过,真可怜!我停下动作,巴仍然继续泡在小里头,轻咬吻着阿信的耳垂,问:“妹妹,美不美啊?”

 阿信全身乏力,勉强伸臂环抱着我,却回答不出声音来了。我让她稍作休息,股悄悄的上下动,巴又起来。这回阿信要却也不起来,只是轻声的求饶。

 “哥哥…慢…点儿…”小毕竟还有一点儿痛,我就时快时慢的调整着速度,双手也到处抚来转移阿信痛楚的注意力。阿信渐渐体力恢复,劲又上来了,主动摆起扭,口中“嗯…哼…”呻着。

 “哦…深点儿…好哥哥…”我知到她这时候要的是什么,猛的大起大落,巴毫不留情的进出。阿信不自主的收缩起小,我哪里忍受的了。

 她的小本来就又紧凑又狭小,这时候夹缩的更为美妙,我停不住自己,大头传来酸麻的警告讯号,我已经顾不得持久逞强了,巴忽然暴涨,来到了紧要的关口。

 阿信不知道我已经快要完蛋了,只觉得儿中的巴像火热的铁一样,而且不住的膨长大,的自己是舒美难言,恨不得情郎干脆把穿,口中哼起来:“好哥…真舒服…你…死妹…算了…我…又来了…又要飞…了…”

 这叫声更要了我的命,关一松,大股大股的而出,全进阿信的身体深处。

 阿信被这一烫一冲,花心又被大头死命的抵住,一阵晕眩,水又纷纷洒出,同时到达高

 俩人心满意足,互相搂着又亲又吻的,难分难舍。阿信第一次的外遇,将芳心娇躯都给了我,更是不愿离开我厚实的怀抱。

 许久许久,我们才又分开来。这时刚好小惠也煮好饭了,三人非常恩爱的用餐了。吃才各自回家。

 昨天从早上在公司后面的餐厅,干了小惠后,接着又到ktv干了惠玲,回到餐厅又与的梦中情人阿信疯狂的做,餐厅的三姐妹花全被我干了,她们全到了,可是我却累歪了。

 还好后来阿信老公来接她,还有小惠亦要回家照顾小孩,才结束活动救了我一命。回家睡了一各好觉,隔天是假,老婆又与姐姐去日本玩不在家,所以我睡得比较久,醒来已是中午了。

 简单一些东西吃,正坐在客厅看报纸时,惠玲来电。两人就在电话里打情骂俏起来。她说她昨天才被我一次,不是很过瘾,但是还很满意,因为我太厉害了,把她了两次高

 要不是今天她家里有事,她一定会找我出去玩的。我问她现在在干嘛?她说在房间等她妈妈,待回要与她妈妈出去。两人聊着聊着,竟然电起来。

 “惠玲!我现在要亲你了。从嘴巴,慢慢的亲到你的大部,接着分开你的双腿,让我好好的你的美…”我用言语挑逗她。

 “喔…哥!用力一点…深一点…我好舒服啊…”“惠玲!!将腿分开点…我来干你…你…干死你…好不好…”“哥…亲哥哥…我要…我要你来我…快来干死我啦!”“你将手指头进去…假装我在你…快…”
上章 滛荡的餐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