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暴虐学园 下章
第二十一章
放学之后,学校礼堂里最近增添了新的音响设备给合唱团练习,以接校祭音乐会,当然,红雪要在场加以指导,但今次她并没有弹钢琴,只是站在合唱团的前面指导着他们唱歌,教导他们注意音节间细小的变化。

 “男孩子们,在这个部分要留意一下,音量重的话会使整个音域破坏,而混声三合唱的时候,有几位同学要把握音节,这是要注意的。”不可思议的是,无论怎样的睡眠不足,怎样的疲劳,只要她站在指挥台上,身体便回复精力,到底她还是热心于音乐的。

 合唱团的团员,对老师十分之尊敬,并没有想到她与那些不良分子从晚上直至早晨做那种的事情,而且更用那美丽的手指玩那些人的污秽的门,并且榨取他们的

 “啊,很努力呢,哈哈,很好!”突然麦汉荣不知从什么她方冒出来。笑着时并出他那些金牙。一种讨厌的感觉在她的心中产生起来。昨天被迫到主任室做那种讨厌的事,她还不能忘记。

 “各位,请努力啊,我们是因此才请老师来的啊,所以是一定要取得胜利的,否则我便不喝到好酒了。”这种没脑筋的男人到来,使练习不得不中断,全员都静下来没有一人作声。

 “哪,各位,请继续吧,让我看看你们努力的成果。”说完并在红云的耳边轻轻说道。

 “有时间的话跟我来一下,有些重要的事跟你商量。”又是这样,难道又如昨天一样叫她过去,继续那种令人讨厌的事吗?她心中怀着不安的感觉,将指挥的责任交给负责的女生,而舞台的另一方,麦汉荣正等待着她。

 “昨晚你到哪儿去了?我昨晚到你住的地方才知你没有回家,很可惜,究竟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的男人吧!”

 “请先不要说这种话,不是有重要的事吗?对不起,合唱团的练习是很重要的。”

 “我们又不是外人,昨天之后,我们已不是外人了,今天是否也是那么精彩的内衣呢?昨使我恨兴奋呢,今天能否再让我开开眼界呢。”这副样子与供志年是一模一样一,使红雪的心中感到莫名的冲动。

 ---

 但是,她一点儿也不能明自为何这男人会这么的有自信,昨天那种事只是一次而矣,想不到他会这么的厚颜无

 “对不起,我要失陪了。”说完她便掉转头走了。但是麦汉荣并没有就此便算了。

 “难道要我将这匿名信告诉校方吗?你踉五年级的高格他们有不纯的异交往吗?我知高格他们时常都出入你的公寓的。”

 “什么?”“每天晚上,那些不良少年都能大大方方的到你房内过夜,外表看来像圣女似的老师,连昨天的皮革内也是特别为高格而穿着的吧,要我将这些事全都说出来吗?”

 这些事情一定是洪老年向他告密的了。“这些事如果我不说出去的话,是没有人会知道的。你这清纯的样子,是没有人会知道背后是如一个娼妇似的。”

 “老师,并不是这样子的。”“苦不证明你自己的清白是不行的;给我看看你的内吧,如果昨天没有跟人造爱的话,我一看便会知道的了,若然真的没有这种事的话,我会将这匿名信撕掉,来这儿一下吧。”

 他捉着红雪的手,到附近的音乐室去。

 “等…等一下,现在不行。”裙子下面是没有穿着内的,昨天晚上跟那三人的爱,现在下体一定是又红又肿的了。

 “现在是合唱的练习,学生们都正等待着我。”美妙的歌声正从舞台那边传过来。红雪的心中所想的正是那班可爱的学生们。

 “如果你再反抗的话,我会将这封信交给校长的,那要看你怎样处置这件事了。”

 “这…这…”“那时他一定要将你的身体彻底的检查,这不洁的身体,充味道的身体,便要展在众人的面前,哈哈…那时你会有什么感想呢?”

 麦汉荣那金色的牙齿,以及那猥琐的笑容,捉着她的手不怀好意的往音乐室走去。这音乐室就在舞台的隔壁,很小的一个房间而且是个设备简单的音乐室。

 面有一块很大的镜子,有几张肮脏的椅,一盏细小的灯泡而已。“来,将裙子卷起来给我看。”他将房反锁上向她说道。

 “怎样?难道这封信所说的事是真的吗?否则张开双腿让我看一下吧。”他那装出来的绅士面孔很是滑稽,出那口不洁及不整齐的牙齿,与昨天的样子截然不同,使人想起他是否是同一个人。

 那一定是洪忘年的投诉信,那极为低俗约三白眼睛盯着红雪不放,像是要穿过她的身体舐着她身上每一处地方似的。

 “请放过我吧,拜托,在这种地方…”“如果你是清白的话,我一定立刻将你放出去。”

 “呀,讨厌,老师这是违反人权的啊!”那男人伸手向红云的裙子上按去,若给他看到裙子里面的情形那便大件事了。

 “呀…呀,很痛啊!”麦汉荣突然一手将红云的长发扯着,从上衣里取出一件东西。

 那是一件皮革制的颈圈,中间镶金属物品的那一种,二话不说,将那件金属物品锁在红雪那雪自的粉颈上。

 “你究竟想怎样啊!”红雪呻起来,那颈圈好像那治疗颈病用的治疗带一样套在她颈上。“看啊,很合衬吧,我也是这么想,估不到真的是这么适合的。”

 “不!不要啊!不要这样啊!”红云的面像被火烧一样红着,拚死的反抗着,在隔邻的舞台上学生们正努力的练习着,而她却竟然要在这细小的房间内忍受着这种屈辱。

 “不要再反抗了,否则我是不会将你放了的。”“请你放了我吧,难道你疯了吗?”

 “你这卖女人,小心说话啊!”他口中说着污秽的说话,并将手中的一个盒子上的按钮按下去。

 “哇…”后颈的部份一阵针刺的感觉刺向她,使她痛得跳了起来,原来在那金属的颈圈上埋着了低电线的。

 “很吧,这是改造那些调教犬只用的东西,你是一只毫不听话的雌犬,跳吧,努力的跳吧,嘻嘻…”他着那些金牙,又再次按下那些按钮,使红云的身体好像那些公仔一样的,不由自主的震动起来。

 那头长发散在她的面部,那男人看到便更加快乐起来。“…停…止…啊…”红雪那漂亮的面孔立刻变得十分之苍白,心脏像是承受不了那打击似的。

 “哈哈…到现在你还想要命令我吗?喂,快些将裙子卷起来。”由于是受到电的打击吧,红雪颤抖着双手,慢慢的将裙子向上垃起来,下面并没有穿着袜,更加没有穿着内,一时间全部都给麦汉荣看过清楚了。

 “什么?今天竟然是没有穿着内的吗?真不像话,你那纯洁无暇的面孔底下原来是这样的一个变态女人吗?”

 “不是…不是啊…呀…”那些电还是不停的刺着她。“不容你否认的啊,女人。”“…对,对不起。”

 “昨天也是,今天也是,真的不能令人相信,你那清纯如处女似的样貌,在学校中那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喂,你能明白的意思吗?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吧,那将我这珍贵的赐给你吧。”看来他也像是兴奋起来似的,他的面孔已变得赤红,并且像是有点儿语无伦次似的。

 “呼!看来是一个天生的女人呢,弹奏音乐时一点也不能让人看出来会是这样的一个人啊!”他的手伸向她,手指往那雪白的下腹部抚摸着,轻轻的摸着那柔软的体上,看来他是十分之喜欢那种柔软的感觉中,手指不停的在她身上不怀好意的抚摸着。

 “呀!这些体给人的感觉很好啊!”“呜…鸣…”红雪将头仰着,嘴巴内的牙齿紧咬着,忍受着身体像是被虫咬的那种不愉快的感觉。

 “爬下来吧,还未曾将你好好的调教过,我是一个公平的男人,我一定要将你的下体调查清楚才行,是否昨晚跟高格他们干过。”

 “…老师,我什么也没有做过,就到此为止好了吗?…就请你放过我吧。”就在附近,学生们正在练习,那些清彻的歌声,不停的传进她的耳朵里。

 而且在这种地方,有什么人会突然走进来也说不定。“拜托,能否到其他的地方去呢,我怎么样的检查也会接受的。”

 “收声!女人!”他又再次按下按钮,后颈突然感到像是被打似的攻击,红云的身体不住痉挛起来,由脑到身体全都麻痹了,什么也想不起来,心中所感到的是阵阵恐怖的感觉,红雪也在不自觉之中服从了对方向她所发出的命令。

 “双手放在背后。”麦汉荣向伏在地上的红雪命令道。红雪因为受到电冲击的威胁,伏在地上,将股高高举起的姿势,双手则遵照他的意思放在背后。

 “一直要这样放着,否则的话,又要再受电的了。”

 “是…是的。”胶制的手镣套在她的双腕上,那是拷问用的颈圈,而手又被手扣锁上,全身已被封制着。

 而发号施令者,正是那个在教师间时常被人拿来作为笑枘用的乡下老师,而现在她却要服从他的命令,想起这些事情,阵阵战栗的感觉在它的背部走向全身。

 “这种手镣在美国的警察中最为普遍的使用着,它是不会伤害到双手的,但却有很强的拘束力,呼!怎样,受得了吗?”

 他自地说道,双手则向那那那无反抗能力的女教师身上摸着,并且慢慢的将她的裙子拉起,那白磁似的股慢慢的了出来,而他那靡的视线则向红雪那的下半身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

 “令人受不了的股。”手掌一下一下的打在她的股上。股受到那一下一下的打击,身体反的将部扭动起来,那正是受到高格他们所调教成的女奴的被者反应。

 “部竟然会这样的扭动,又将那些年青男子的收,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吧,情的女老师。”

 “鸣…学生们会怪我的啊!”“放心吧,不是听到这美妙的音乐吗?谁也不会想到憧憬的红雪老师会出下体的,哈哈哈…”那双三白眼在那两片小山丘的山谷间以及那菊纹的花蕾中盯着不放。“啊?你竟有这样多的门经验吗?”

 “不,没有…”但红雪反驳的声音很是微弱,昨晚那些不良份子不知多少次在那小孔中注进他们的,所以有经验的人一看便能立刻明白过来了。

 “很厉害嘛,看啊,那入口张停开开的,这的家伙!”麦汉荣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显得十分之与奋,伸手向那些发摸去。

 “哎…不要…停止啊…”那令人感到害羞的排器官,正被这人用手指张开来,那种令人受不了的污辱感,使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不能原谅,绝对不能原谅你以这圣职的身份,与那些情狂的学生合而活了。”“呜…呜…”他用手揪着那令人感到官能美感的黑发,而手指则向下方伸去。
上章 暴虐学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