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暴虐学园 下章
第十九章
如果在平常的时候,这种又肥又丑的中年男人,只是看便已使人想呕吐了,但是尹爱做的恶作剧使她的黏膜处,得到他的热吻反而有反应起来,所以就算她是怎样的讨厌他那极臭的口味,但也敌不过身体的反应。

 只是接吻,她的高便快要来临似的,她心中所担心的是体内的爱,会否将梳发脏了呢。

 “老师原来你喜欢这样接吻的吗?哈哈,这么容易便有感觉的女我还是首次遇上的呢。”麦汉荣那得意的样子笑着,出口中的金牙。

 “那双如模特儿般美丽的双脚,为何不将袜下来呢。”说完便伸手进她的裙子中想将它的袜下来。

 “来吧,将它下来不好吗?”“呜哇…你想干什么丁停手啊!”“不好吗?你也不是有这份想法的吗?”

 “不要,绝对不要!”如果给他看到双腿间那如贞带般的皮带的话,那便糟糕了,他一定会以为她是变态的女人,而且他一定会向别人说出去的。

 红雪的身体如像喝了麻醉药似的,一点儿力量也便不出来,只能赤红着面对着他。“呀…”她紧张地将大腿紧闭着,道内的肌便更收紧不已,阵阵快更向她袭来。

 “呀,真受不了,很感啊!”红雪那羞涩的样子,更增添那种凄的美貌。

 头发虽然是束着,但一丝丝散发从发鬓处散下,而且那贴身的短裙更令那卑猥的男教师难以抑制他的感情。

 “让我摸一下吧,只是一下便好了,就在袜上摸吧,那样我还能忍耐下来的。”

 “请放过我吧…就这件事不行…老师,今天你就放过我吧。”她哀怨的诉说道,麦汉荣感到很惊讶,通常这种轻微的接触而有这么大抗拒的是很少有的,但想深一层,这种清纯的女,就是无可避免的,更加发他那种发掘宝藏的心态。

 “我最喜欢这样的了,让我使你觉得更加舒服吧。”“就这样放过我吧!”“好孩子,张开双腿吧!”

 “不要…呜…绝对啊!”她拚死似的反抗着,裙子被拉起,双腿强行被张开。

 起初,麦汉荣见她这样反抗,还以为她穿着那种黑色的皮革内,想不到看到的是那种同恋用的用来固定东西进体内用的那种皮带。

 “不要看,不要看啊!”“…这,吓一跳,老师原来竟然有这种兴趣,嘻嘻,别人怎样看也不会想像得到的呢。”

 “呀…不是的…不对…并不是…呀…”他的手已穿过皮革接触到那之中,捉着那些玩具更加深深的进她体内。

 就在麦汉荣的面前,红云的身体大大的痉挛起来,就穿着衣服接高的来临。

 那天晚上,全员在尹爱的房内集合,那些年轻的人股并排着,使人感觉到一种有如同恋男同志土的感觉。

 “这样做真的很舒服呢。”“有两位女教师便轮来舐吧,我们可说是最幸福的学生啊!”高格他们三人屈膝跪在上,身体则伏在皮沙发上,股向后突出,右边是永雄、保罗,之后便是高格,而红雪则由尹爱的指导之下,将面孔埋在他们这些不良分子的股之间中,努力的用口替他们服务着。

 这种排器官,当然是十分污秽的了,起初对于这种污秽的事自然觉得十分之不习惯,黑色的发盖在那暗紫蕾上,而且还散发着阵阵粪便的恶臭味道。

 最初用口接近的时候,她忍不住哭起来抗拒着,但居心不良的尹爱严厉地残酷地迫她做,用种种迫的手段来迫她,使她不能不向永雄的门上去,这种不洁的感觉,使她全身忍不住打起冷颤来,而眼泪亦忍不住下来。

 下午的时候,她才被麦汉荣将皮带下来,暴的干了一场,之后,又被扣上那条皮带,她也不明白,为何这种事情会降临在她的身上。

 但这种污辱的被感觉,又要服侍别人的事情,却能使那种贵族似的美貌。一点儿也没有改变。一会儿之后,红雪已不再哭泣,反而抱着永雄的巨大的股,很用心的舐着,并且更不时发出阵阵叹息之声。

 下半身更感的扭着,长长的头发摇曳起来,就好像受着爱人的抚摸似的,当她的舌头伸进永雄门里时,她全身的管忍不住竖了起来。

 这种事情她已不知多少次被这些不良分子及尹爱在她的身上过,她用之于别人身上,这还是第一次。

 尹爱在她的身边不停的指导着,教她如何用舌头舐会部及门部分,怎样的用唾周边附近地方等,永雄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僵硬起来。

 “怎样?被暗恋着的红雪舐着身体的滋味如何?”这时高格突然问道。

 “嘻嘻,当然是最佳的反应了,她的舌头又软又,感觉当然十分好啦,连心情也好起来了。”伏在梳发上的男孩,望着身边的镜子,可以看到那三人的具已完的起来了。

 “好了,红雪,现在用舌头将永雄的门张开来,若能的话,要将舌头深深的伸到里面去。”尹爱冷冷的向红雪命令道,她也没有停下来,很有技巧的用舌头在保罗及高格之间服务着,且更用手在他们的内捧上着。

 红雪不停的发出呜咽之声,并且遵照尹爱的命令,舌头开始伸进水雄的里面。

 当女教师那的舌头伸进他的股里面并且温柔地进出的时候,他忍不住发出喜悦的呼叫声,就算是尹爱为他做这种服务的时候,那种兴奋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红云的舌头给他的快是不能形容的。

 跟着,红雪转向替保罗服务着。

 “嗤,一点儿也不用心,只有替高格服务时是最热心的。”“不要嫉妒啊,保罗,他是第一个教会她这种喜悦事情的人,妒忌是无理的。”

 “快不是只有道才有的啊,门的快是我们教她的啊,所以除了他,也要感谢我们才行的啊,是吗?”“是…是的。”头发凌乱的红雪,只能红着面的回答他们。

 “呀,竟然会有这种羞态,看来你下体也热起来了,我回到学校后替你宣传一下好了。”的确,起初当他们玩她的门的时候她是曾经作过一番抵抗,但现在对于这种事已渐渐感到麻痹了,服侍他们连她自己也感觉到快的产生。

 尹爱跟着便用润滑涂在保罗及水雄的门上,将手指进他们的门里,两人的茎突的跳动着,并且忍不住的呼叫起来,是一种极之快乐的叫声。

 这种丑陋的情景,红雪只能愕然的观望着,尹爱手指一半消失在两人的门里面。

 “好好的看着啊,红雪,手指要这样做,并且要对着下面的动着,那儿是前列腺的位置,这样才行的…”

 “呀…呜…等…等一下啊…”“噢,就是这样了。”保罗发出呻之声,股不停的左右的摇摆着。“这两人今天,希望能用你的手来结束。”

 “拜托你了,红雪老师。”“首先用按摩的原理,当他们将要发的时候,便改用口来代替,当然是用右手来刺他们的前列腺,而左手则在他们丸的下方按摩抚摸着。

 这样便能将他们的牛榨出来了。”尹爱说完,便将头埋着保罗的双腿之间,用实际行动来示范给他们看,保罗忍不住发出闷声,并很快的便完事了。

 红雪已进入了为男孩服务的阶段,并且要替全员服务。起初是保罗,用手涂上润滑进他的门里面,中指在里面如尹爱所教的活动着。

 当轮到红雪为他们这样做的时候,便想到黏膜里面的粪便,那种呕心的感觉使她不由得感到全身发冷。

 而得到红雪为他服务的保罗却是感到十分之兴奋,不停的发出“呜呜”的声音,好像忍受不住似的,而身傍的尹爱则不停指导着她。“要再深一些才行,再深一些,用力些。”

 “呀…没问题吗?”虽然是沾着润滑,但是中指入的深度好像已超过括约肌的部分,红雪的心中感到有些儿恐惧。

 “傻瓜,放心吧,我已经做过不知多少次了,是了…第二关节部份要屈曲一点才行,摸到里面有一点突起的地力了吗?那便是前列腺了,那是保罗的袭击点,集中在那一点上吧。”

 得到尹爱的教导,她便屈曲着手指,在突起之处抚摸着,保罗忍不住曲起了身体,好像受不了似的。

 “哇…呜…忍不住了。”他好像那些的女人似的,不停的高叫着。“呼…不愧是保罗,这样便忍不住了,那现在要用手他的具了。”

 “是…是的。”她的左手便捉着它的茎,前后的着,而右手则在他体内那突起的小点上不停的抚摸着。

 这种事情,使她自己觉得就好像是一个慰安妇似的。她投身为教育界,想不到转进这间学校以后,竟然要为这些不良分子的门来服务,堕落成为这一班如鬼似的畜牲的附属品。

 想到这儿,心中不免感到有点儿伤感。那另一方面,看到保罗全身冒着汗,如野兽似的呼叫着,那种娇的感觉却使她不能自拨。

 门面那种滑溜溜的感觉,不可思议地使她感到有点儿兴奋起来,而左手传来具那种灼热的感觉,使她的下体深处感到疼痛。

 “红雪,你也觉得很开心吧,玩着它的门竟能使他这样快乐。”尹爱亦正在替三人之首的高格做着同样的事情,开心的笑着。
上章 暴虐学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