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暴虐学园 下章
第十七章
在车中已被那疯狂似约廿子文强后,跟着又被那群人带到学校里去,被那四个男人轮侵犯,一直四小时被他们不停的轮着,像是洗澡一样。

 她还以为逃出那些魔鬼的手之后,便会有安乐日子可以过,而那因被强暴过的粘膜还在忍忍作痛,想不到一班新的兽在等待着她,最初来的便是舌头。

 “呀…不要…”保罗在啜着她的媚。那特长的舌头从她那入口之中,深深的漫慢地优进她的体内,爱相口水混和着,发出一阵古怪的声音。

 “呀!真好味,很厉害的味道呢。”

 “红雪老师,有感觉了吗?保罗最拿手便是这门功夫了,尹爱老师时常给她得半死呢。”永雄像是观战似的望着红雪那狂的痴态,而双手却没有空闲着,在被麻绳缚着的变上恣意的玩着。红雪只能再次向高格求救。

 “救,救我啊,高格,我已不能再忍受这种辱,拜托你吧。”她扯着喉咙呼救,双腿不停的抖动着。

 “算了吧,你不是很开心吗?”高格虽然如此说,但样子看来却是十分之不自然,直到现在为止,他仍然是最喜欢红雪。

 将一个纯情的音乐女教师,从一无所知的女孩慢慢调校成为一个使人觉得可爱的女人,连也被接受了,高格那坚硬的在她身上所做的一切事情,只要是高格的说话,甚至高格身上任何东西,都会使她兴奋起来,这一切都是为今晚两人而调教的。

 在他们的世界之中,红雪只可以说是他们的共有物,因为任何头子,如果没有自己的知心手下的话,怎样也不会强起来的,虽然高格几因这种事而觉得心痛,但是今天看到自己的女人被带走,保罗及水雄那种焦虑的样子,如果将她据为己有的话便太说不过去了。

 在之中,如果红雪真的痛得受不了的话,他是会加以干涉的,如果得不到他们二人的原谅,也要这样做,因为那是女人赚钱的道具外,以后能否会生孩子也是全靠这副器官而已。

 今晚红雪要成为这两人的女人,看来也是不了的事实,既是如此,高格只能静静的在傍边观看。

 保罗一手在红雪那秘之中玩着,一手在将自己的内把玩,对于背上那带着血渍的纱布,以及腿上的刀伤,一点也没有注意。

 “嘻嘻,那现在开始吧!”红雪一点儿也不愿意,努力将双腿合拢,并且饮泣起来。

 “不要哭啊!送一会儿之后便不会痛的。”永雄一面说,一面在她的房上把头,但当她那垂下的头向上抬,目光看到他那巨大的下半身触上时,她那美丽的样子突然有点儿改变,心中狂跳不已。

 “…我恨怕啊,保罗,等一下好吗?”“你真会说话,刚才在车中被甘子文玩时,你也不理会周围的乘客而很陶醉呢。”

 “扯谎。我并没有…”“那是我亲眼看见的啊,那时你还摇动着部,还声声说要做他的情妇,老师,你知我那时多么痛苦吗?竟然吃那狂犬的具。”高格听到它的一番说话,连脸色也变了,想不到红雪已被调教到这种程度,在爱之中,竟然连对手是谁也不介意。

 而保罗的,都突然一下子便进她的体内,只听到一声惨叫,便被占有了。

 保罗那一身肌的身体,一前一后的摇动起来,那凶恶的突起之物深深的埋进她的体内,从视觉上消失了。

 校内最富女魅力的女人,男孩子们心中的偶像,立时变得丑陋起来,只能张着嘴狂叫很痛,阵阵惨痛的呼叫声,并没有阻止那些兽的行动。

 “保罗,感觉怎样?”“呀,真的干了,不愧是红云的东西,很啊!这东西真的很紧呢。”保罗赤红着脸拚命的向她侵犯,永雄看着他们合的样子,并没有空闲着,双手捉着那双丰房,并用嘴巴啜着。

 “停手啊…呜…拜托…”“好了!想要我的口吗?”永雄用手将她的头托着,嘴巴合上去,将大量的唾吐进她的口中,让红雪全下去。

 保罗开心的笑着,觉得很得意她而再次,更三次地将口水吐进她的口内。跟着将她的口张开,将那知猛兽般的进它的口内。

 “吃些美味的食物吧!”那种温的美感使他觉得十分舒畅,开始慢慢的往她口中送。红云的口中被着而不能发声,只能痛苦的呻着。

 “真受不了,高格,这么舒服我还是第一次试到。”“…呼呼…”高格与保罗的目光接触,浮现出一个复杂的笑容,将手中的酒一口气全喝掉。

 高格一时也觉得很惘,以这两人现在的情形,如果红雪是真的感到痛苦的话,而他若加以阻止的话,看来是绝不可能的了。

 保罗的送运动愈来愈急促,红云的感觉也愈来愈强烈,虽然是还在饮泣,但是那幼细的纤,因被高格的训练而自己摇动起来。

 高格看到这个情景,只觉得一时血气往脑袋上冲,想到刚才保罗的说话,便知道红雪并非是只有他的才能得到足。心中暗想不能原谅这个出卖自己感情的女人。

 “呀…呜…”耳边传来红云的呻,嫉妒拓与及怒火在高格的中热烈她燃烧着。高格一口气将手中的酒喝过清光,发誓绝不饶恕她,要将她变成一个卖女人。

 就在高格心中激动的时候,红雪全身已沉浸在喜悦之中,粘膜的疼痛已经被快代替,取而代之,是在被紧缚之当中所带来的愉。

 “红雪,这是从今天起你的新主人的具,怎样,舒服吗?”

 “呀…呀…真的…很舒服啊!”“这样又如何呢?”保罗将部转动着,并不是一直的送,像是搅拌咖啡似的。

 “真好…受不了啊!”那口美丽的牙齿紧咬着,充情感的声音在诉说着,缚着那雪白身体的麻绳,亦因汗水而变了

 保罗和水雄相视而笑,还是第一次与她做便能得到这样的反应而觉得很得意。“是吗?是这么的舒服吗?”“呀…保罗…我不行了…来了…

 “哇,真犀利,来得紧紧,像要将那家伙切断似的。”

 “嘻嘻,这么精彩吗?”保罗将体位改变了一下,将红雪放在身上,永雄在等待着自己的一次,但仍不会浪费红云的嘴巴,替他进行口

 由于是骑乘的位置,高格用润滑涂在她那出的门上,用一枝深深的进去。“啊,得那么深呢。”永雄忙着往女教师的嘴送,看到忍不住说。

 “红雪最喜欢这样了,愈大的东西便愈喜欢了,不是吗?”高格在她的耳边说。

 “唔…唔…”红云的嘴巴内的,面孔通红的却发不出声音,闭着双眼,努力的摇动着部,看来被的那种毒素已深深长进她的体内了。

 卧着的保罗以正规的动作,上下地活动着,将那紧缚着的身体上下抛动,那头丽漂亮的黑发随着动作摇动,散发着阵阵香味教社会科的教师尹爱在这时出现了,不知是谁通知她来,高格连忙开门让她进来。

 “对不起…来迟了,哇,真的很厉害,咦?这是…什么,真难以相信。”学校内出名的圣母教师,双手被缚在背后,那双美丽的房在摇动着,部亦不停的扭动,以骑马的姿势在做

 至于那美丽的嘴巴,正在为身体巨大的永雄服务,而门内正着调校用的黑色子。

 “很呢!好像在扯谎一样。”“你也快些将衣服掉,今晚要好好的干一番。”尹爱的脸孔从那浓厚的化妆底下散发着光辉,将那身惹火的衣服立刻掉,以一身不是教师的身分应有的黑色的内衣出现。

 “尹爱既然来了,我也有对象了。”

 “哇,很想看红雪老师那地方。”保罗听见尹爱的声音便向她飞扑过。保罗突然离开使红雪感到十分之空虚,而永雄也停止红雪替他的口,将身体从她的口中出。

 “哎…真好…要死了…”尹爱那的叫声,红雪听到后身体变得僵硬向后倒下来,高格连忙将她抱住。

 中午休息的时候,尹爱和红雪在职员室内,像好朋友似的坐在书抬边一起吃午餐,将餐盒上的饥菜互相换来吃,并且时常细声说大声笑的样子,在傍人看来,是二个兴趣相投的年轻女教师一样,在打发下午无聊的时间。

 但事实上却全然相反。由于高格决定,从那天开始,红云的身体将会由三人一同拥有,而且与尹爱约定,希望她能早一能为各人的安慰妇,叫尹爱作为教官,将所有奴隶的作法及心得全部教给红雪。

 廿五岁的尹爱可说是廿九岁的红云的前辈,以阶层来说,就如大学里前辈和后辈来说一样,是十分之分得清楚的,所以对于尹爱的命令是绝对要服从的,但两人在学校的时候,则要表现出平时的样子。

 就如现在,两人在吃饭的时候,尹爱在红雪耳边轻声所说,便是安排晚上的节目。

 “今晚八时会在我家集合,而今晚的内容会有少许变更,一直以来,都是高格他们在玩我们的门,今晚我们则要替他们的门按摩,要使他们快生为止。”

 “这…这样…”“呼,没问题的,并不是那么难做的。”尹爱这样说也不能令红雪开心起来。

 “首先,这种爱是用口来做的,是用唾门周围,而舌头则在门里伸进去,出出入人的,很快便可以完的了。”

 “哇,很肮啊!”红雪听到后面色转青,忍不住轻声呼叫起来。这究竟是什么世界,女人竟然会用这种方法来爱抚男人,她怎样想也不明白,尹爱竟然会做这种鬼一样的事情。

 如果是恋人之间做这种事的话,其心态也大概能加以理解,但以圣职者的立场来说,与不良的学生间做这种事就似乎有点那个了。

 “傻瓜,我们已不是小孩子了,男门是很感的,只要洗个干净怎会污秽的呢。”

 “那是很好的事情啊,首先用口作充分的爱抚,跟着再用润滑油在入口涂上,再按摩一会,便可以入手指,这样做他们会恨驯服的,可以中指进去,愈深愈好,当然,另一只手要摩擦他们的具,红雪你明白吗?”
上章 暴虐学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