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暴虐学园 下章
第十四章
每一天的早上,那三个年青的虫都围着红雪在巴士内恣意地享受着她的体。早上永雄及保罗在车内任意的做那些狼的行为,不到总站是不会停止的。

 在红云的前方秘园及后面的门内用手指侵犯着,直至从前面,后面伸进裙子里面,恣无忌惮的玩,直至沾了粘才甘心。

 而在学校里面,背着高格来偷吃的心和尚洪志年时常在音乐室里出现,用手掌在它的股上拍打着,最后还要她舐着那充污垢又包皮过长的具。

 甚至晚上,当然是以主人自居的高格的时间了,什么时候都是等待着它的是那浓厚的,又要口,又要被缚着夹,甚至更进一步会进行门的调教,现在高格那特大号的已能渐渐的进那小孔里去了。

 而红雪也从女教师的身份,而变成为了学生们的情妇了。心身想休息的时间也没有,理性根本已经麻痹了,而且渐渐沉沦在那被地狱泥沼之中的喜悦当中。

 但是就在那天,事情却有了变化。就如往常一样,红雪在七时过后使到巴士站去坐巴士,很温驯地接受那些男人的对待,这时一班人列车上来,是穿着短外衣,阔脚的男孩,那是职业学校的对头圣刚男子学院的头子以及他的拍档们。

 在巴士站不理别人的目光,堂堂正正地着炯的保罗,当巴士接近的时候,他们将焖蒂抛掉。

 他们上车的那一站,是比红云的车站迟二个站的,平时一起的永雄,今早却没有到来,大概是昨晚喝醉酒吧,昨晚跟他通电话的时候,二人还在说着高格的坏话,两伙伴们还说得十分之投契。

 他想今天能独占红雪了吧,不是一起来玩了。一面微笑着,开心的等待这种事情的发生,一直以来因为害怕高格,唯在跟永雄在车上做这种事。

 在红雪的背后享受着那头发散发的香气,那种感觉真是十分之美好。他一面抚摸着令他自豪的手指,那剃掉了的眉毛,使他的表情看来十分之坚定。

 车门在他面前打开来,那望使他的心中狂跳不已,他一脚踏进去便看到圣刚那班男孩,心中的望立时冻结起来,代之而起的是一阵恐怖感。

 “啊,不是保罗吗?很久不见了。”那是他们之中的头头,甘子文,着一把声跟他说话。那是在同一区内的学生均害怕的男孩,那异样的目光令保罗打从心底震出来。

 今天他有三个手下跟他一起,在他附近约二人,拿着刀子在他左右两边指着他的腹部。

 “喂,保罗,他们很想见血的呢,要不要试一下呢,这种暴力看来会很有趣呢。”金子文这种恐吓的语气,使保罗的身体僵硬得知一块石头一样。

 金子文跟他的副手就像保罗他们时常做的一样,前后夹攻来调戏红雪,一手将她的外衣打开,出那雪白的罩及被包着的房。

 红雪低着头,咬着嘴来强忍着这份辱,从那凌乱的长中可看到她那咬紧的脸庞已被染得赤红。

 保罗亦因他们向红雪出手而将牙齿咬得吱吱作响。车内其他的乘客,但因他们那异样的气氛,谁也装作看不见,听不到的样子。

 “白衣少女,你为何会教他们的?嘻嘻,气味那么香,连身体也那么,跟年龄一点也不相衬,不用担心,我们是认真的,以后每天我们都会好好地爱你的。”姓甘的双手在它的房上着,其他的三人望着他们嘻嘻的笑着。

 一只手在那白色的罩上着,另一只手的手指渐渐长进她身体里面,红雪那头漂亮的黑发随着身体的摇动而摇曳起来,她唯有向保罗抛着乞求的目光。

 但是他什么也做不来,两旁被刀子胁持着,而刀刃的前端已穿过校服接触到皮肤了,很明显那不是单单的要胁而已。

 真是悲惨,为何这时候永雄不在,如果在的话,这时便能联络到高格了,绝对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一班人。

 甘子文一直向高格挑衅,时常无缘无故的向他们挑起事端。而他上的疤痕便时跟他们斗争的结果,一直以来他们都斗不过职业学校高格这一班人。

 为何他们会知道他们之间的事呢,一定是听到他们跟高格之间的不和才来挑拨的,那时他还不知道洪志年这家伙的事。还在怀疑为何他们的事为何会那么快传到这班人的耳中。

 “高格的风光只能到现在为止了,他只顾与这位老师一起而搅到内部分裂,就算我们做什么,他也不会理会的了。”洪志年为了要独自占有红雪而借助甘子文的手,来向学校内的势力进行一次大扫除。

 “真受不了,不愧是一个的女人,看来已经进入状态了,一点也不似廿九岁的女人。”甘子文忍受不了这种刺,站在红雪身后下体已是得高高的了,用力的着她的房,舌头在她的颈上舐着。

 外衣已从肩头上倒下,连罩也被下来,裙子却被拉得高高的,红雪就像一个衣女郎似的站在堆乘客的车内。

 而保罗他们从未曾做过这种过份的做法。而副长更将红云的嘴着,他那充臭味的舌头在那女教师的口腔内文出又进的,红雪那长及的头发被他们捉着,面孔想逃也逃不了。

 保罗感到十分气愤想趋前营救,但与此时,背后及大腿拘传来刀刃的感触,想到已太迟了,校服的子裂开来,大腿上血如注,保罗只能握着拳头,看着红雪被人欺负。

 对于副长那深吻,红雪只能从喉头里发出呜呜之声,浓密的眉毛皱在一起,那表情漂流着一阵被的美态,保罗的心掀起阵阵绞痛。

 “真好味,老大,很香甜呢。”“好,那我也来一下。”甘子文一手将它的面孔扳过来,深深的吻在她的嘴上,带着唾的舌头伸进它的口腔内,并在里面动着,并且将红雪的舌头紧紧的啜着。

 甘子文一面享受着与红雪那深深的吻,一面在她那如白桃似的双着,红雪的鼻孔哼出咽呜之声,而那些不良份子则在保罗的耳边发出浓重的息声,使保罗的神经变得绷紧。

 在中途停站的时候,附近的乘客都察觉到其中事态并不寻常,纷纷向两旁移开。“老大,这女人已经很了。”前面是副手,他将红雪的内下来。

 “是吗?老师想要了吗?”甘子文的手指从红云的两腿之间深深的进去。

 “真的呢,已充了那粘粘的汁了,嘻嘻,忍受不了吗,美人老师原来是这么的,那我便不能放手了。”

 “呀…不要…呀…”红雪十分之激动,摇动着那头凌乱的头发想反抗,一阵香味冲进了那些男孩的鼻子里。

 “从今天起为我们服务吧,保罗你不反对吧。”手指在那神圣的中心郁动着,干着这种卑怯动作的甘子文向保罗说道。

 “甘子文…不要,你不理会后果吗?”保罗狂呼着说。“那老师,我要进去了。”甘子文捉着女老师的双臂,一下子突进她的体内。

 “呀…放过我吧。”在公众面前被的那份恐怖感,使她全身颤抖着。

 “喂,干吧。”“保罗,救命啊!”她只感到一阵灼热冲进她的体内并且有一份的感觉,半着的身体在逃避,向保罗求救。

 “呼,死心吧,什么职业学校,只不过是一群没用的家伙。”甘子文吃吃笑道,捉着那细细的从后面与她结合,前面的副手,捉着她那头黑发使她逃避不了。

 那熟练的操纵着,爱从花瓣四周出来。“不要…讨厌…保罗救我啊。”“来吧,来吧!”

 “呀…鸣…”那无情的在那着,从红云的喉咙中发出阵阵悲鸣。

 “呜,真的收缩起来呢。”对她那种反应,甘子文苦笑一下,继续着那部的送,前端用力的深深进她体内深处,而红雪更哭了出来。

 在他的眼前将她喜欢的女人强了,那种强烈的打击,只能呆呆的站着。“哇,得很呢,嘻嘻。”甘子文陶醉在那份胜利的快,愈发动得起劲。

 “老大,这位美人教师的味道如何?”

 “哇,不简单呢,很啊,一阵阵的收缩将我的小弟弟来得很紧呢。”女教师那美丽的身躯前后摇摆着,是很烈的爱场面,甘子文充着喜悦之,而副也开心的笑茗,鼻子在红雪那身肌肤上嗅着,并在她脸孔上吻着,双手又在她的脯上抚摸着。

 “不…不要…呜…”红雪高举着股,头部则左右地摇幌着,额前垂着几丝凌乱的头发,副手则一手捉着她的长发,那细长的双眼眯成一条细的,很有一份野的美感。

 保罗看到这情景,心中愤慨不已,想一次也未曾试过与地做过这种事。

 最喜欢的女人在自己的面前破人凌辱,那种感觉就像被放进滚油中炸一样难受,保罗愤怒得身体也震起来。

 但是两腿之间却不争气地鼓起来,连旁边拿着刀约两人也注意到。“啊,这家伙竟然起来了,这没出息的哨牙。”

 “什么?再动的话在他身上再刺一刀。”而另一方面,受到那强烈的送,红云的身体渐渐不受控制,失了本,陶醉在那被污辱的狂之中。

 “老师,觉得怎样,这种爱不错吧。”甘子文嘻嘻的笑着,偷看着女教师那发狂了的美貌。“嘻嘻,比起高格的东西好得多吗?”

 “呀…讨厌…请放开我吧。”那柔软的头发凌乱地散着,红雪哭泣着向他求饶。“喂,说以后要做甘子文的情妇。”副手命令着说。“…这…这样…”“还不快说!”

 “仿,我做…我…要做甘子文的情妇。”股被人用力的扭着,红雪便顺从的说道,保罗听到这番说话,不怀疑自己的耳朵有否出了问题,心想难道红雪已被调教成这样的女人。

 这种兴奋使体内那的感觉突然出现。“当真的了,不要再发呆了红雪。”

 “呀…我喜欢甘子文,很喜欢。”红云的身体跟甘子文结合着,她的头向后仰,黑眼睛散发着一阵妖的光辉,跟他深深的吻着。

 “不…不行了。”甘子文放开她的嘴巴,用力的着它的双,看来他亦到顶点了。

 “来了,呜,来了。”他拚命摇动着它的身体,烈的发在它的体内。灼热的白色体不停的出来,红雪在乘客拥挤的车内,不住笑了起来。
上章 暴虐学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