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暴虐学园 下章
第十一章
高格如果在她家过夜的话,通常她都会些他喜欢吃的东西作为早餐,(事实上是午餐),而高格会很迟才起来,吃完饭后会拿她的钱去打游戏机,通常会往放学前回到学校。

 于是,这位十六岁的心情人便会找红雪空堂的时间,到她的地方去要她口,那每天的第一次发便开始了。

 红雪在门口的镜子上看到自己的样子,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本来是想将他改过来尽身为教师的责任,但是高格最近变得愈来愈变本加厉了。

 镜子里的红雪是一位漂亮的女,只不过眉头深锁,一付很烦恼的样子,那长头发仍然是来在脑后,只有跟高格一起时才会散下来,淡粉的碎花上衣,及深蓝色的裙子,外衣下面是很大胆的内衣,今天穿的是浅灰系列。

 一点也看不出昨夜还是那么荒旦的女,今天却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大概是因为得到充份的男荷尔蒙的影响,连皮肤也显得较以前富弹及有光泽,跟一个月之前的她有很大的分别,越来越变得丰了。想到这儿红雪感到脸红。她觉得自己那教师的自觉渐渐消失了,脑子里尽是一些情事,而且最近很多人都对她的脯行注目礼。

 昨晚高格还对她说,看到那些牛似的体从后面出来会使他更兴奋,所以以后每晚主戏都会是,想到她昨晚高举着股的样子脸孔也变得通红。

 昨夜高格强行将那巨门之中,现在里面还残留着一种异物感,除了少许痛楚外还有一种的快,红雪感到有些儿不安。

 红雪每天早上准七时一定会离家,到学校大概要花四十五分钟左右,而由车站行到学校要十分钟,之后再要转一程巴士约要半小时,住得太远有时花在交通上的时间可真不少。

 当她急步走了一段路后,远远看见两个穿着职业学校校服的学生站在街上,走近一看,竟然是永雄跟保罗二人。

 那二个不良少年望着她怀着挑战的笑容。她每天都跟高格在一起,心想也许高格因此而与他们疏远以至使他们不高兴,一阵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

 她很想立刻转回家去向高格求救,但他们一样都是不良少年,这种想法以她身为一个教育者来说是不能容许的。

 “早晨,老师。”保罗将香烟抛得远远的,高声向她请安。“早安…今天很早呢。”“你也不是一样吗?昨晚跟高格睡了吧,究竟干了几次啊?”

 “不要说这些无聊的话。”这时候在路上人来人往,她害怕给别人听到。“你的情人怎样了?为何不一起上学?还未走吗?”永雄四处张望着。

 “什么事?”“不用撒谎了,我们知道你晚上是跟高格一起的。”永雄那魁梧的体格向红雪走近。

 “那家伙看来真的干得很好呢,每晚给那家伙过后,现在变得更加漂亮动人了。”

 “你们够了没有?我跟高格…才不是那种关系。”红雪理亏的说道,那两个不良份子看着她的样子,低声干笑起来。“是吗,那你们是通宵温习功课了。”

 “音乐教师现在连保健体育也教吗?那我也要求老师你替我补习了,我会开心学习的。”红雪低着头不敢正眼望他们:而那些不良份子则对着面前的美食垂涎不已。

 他们望着红雪那玲珑浮突的身似,两腿之间不期然地隆起一团。连红雪自己也清楚,今次是逃离不掉被蹂踏的命运了。“是啊,老师与你那不道德的情人事件,现在学校里任何人都知道了。”

 “每都一身吻痕的回到学校,你对我们真残忍啊。”红雪心想他们不是有尹爱吗?为何还要在这儿留难她呢?但是昨夜才刚与高格一轮战,实在没有容许她驳嘴的余地。

 “啊,快要迟到了,走吧。”“喔…”

 “因为老师很漂亮,我们怕你会在车上遇到狼,所以我们做你的保护者。”不理会红雪的反应,两人一左一右挟持着红雪上路。

 男孩子的体力比女人强,尤其是在身体魁梧的永雄前面,她就像一个婴儿似的。“停手啊,我自己会行啊。”在这些巨大的力量前面,红雪还要挣扎。

 “不用发那样的脾气,我们是高格的好朋友,以你与他的关系,我们也是好朋友嘛。”保罗带着胁迫的口吻与她一同上路。“嘻嘻,以后每天早上,我们都会来接你的了。”

 三人分别站在她两边,一个抚她的头发一个则抚摸她的部和部,两人热热的呼吸在她的颈上。

 她感觉到那两人已起的内正磨擦着她的身体。“拜托你们,不要在这儿来好吗?”

 “怎样?给人看到不是更好吗?”“呀,呀…”对于红雪来讲,两人的抚摸并没有使她感到不快,她害怕的只是别人的目光,只是五分钟的路程,给她的感觉好像几十分钟一样。

 在步行的时候,保罗将它的头发散了。为何男人们都那么执着于她的头发呢,那是她十分不能理解的,被他们拉去缚着头发的带子时,她也感到有一份被的感觉。

 头发在背后摆动着,而那些男孩子在她后面的浓重气息,就好像一阵甜美的气息围绕着她。

 “再来便是将前的衣钮解开几颗吧,就像那晚一样。”永雄提起那晚在尹爱家的情景,那时的印象仍很强烈的印在她脑海之中。

 “不行,那种事我做不到。”“高格就可以吗?连在学校也将他的体喝下去,后面也给他,那样就可以吗?”红雪吓了一跳,为何晚上的事他们会那么清楚。

 “老师,也该给我们少许甜头啊。”永雄拥着她那婆娑的头发玩着,在路上上班的人们见到这么漂亮的女人跟两个面貌凶恶的少年人一起,人人都睁着那睡眠不足似的眼睛望着他们。

 “明、明白了。”红雪自己理亏,唯有将前两颗扣子解开。站在她面前的男孩,很清楚地看到前两团雪白的肌。“是了,这不是很好吗;老师你真衬这种打扮啊。”

 她那种打扮走在路上,感到行人的视线像箭一样在她的身上。但另一方面,心中却是兴奋不已。

 保罗及水雄在她的下半身上抚摸着,并且向她诉说如何恨高格不将地分给他们享用。

 他们在尹爱的家中看到红雪那感的打扮,一直以来对她都十分想念,地想每晚也能够与地做,但现在因为高格而需要忍耐,始终是有限度的,现在忍受不了便只能攻击。

 “喏,不如也跟我们交往一下吧,我们的技巧是不会干给高格的。”“不行的。”“你那么喜欢那个衰人吗?”红雪无话可说,垂着眼帘那付楚楚可怜的样子,保罗忍不住了一下口水。

 究竟喜欢高格什么东西,连红雪自己也不十分清楚,若要强说出来的话,那就是自己的身体再也不能离开高格吧。

 “你不知道,所以才忍受高格的吧。”“保罗,你想说什么?”“那是证据啊,永雄,做个乖孩子,给她看看那东西吧。”

 保罗他们将那晚的照片拿出来,在手上摇着。“证据…?究竟是什么一回事,告诉我。”

 “我们只是想让你知道他的本而已,我们是好孩子吧。”跟着他们便一起上到一班很挤的巴士里。

 “如果你顺从我们的话便给你看。”而他们口中的所谓顺从,红雪心中已有所觉悟。永雄那巨大的身体就站在她的前面,后面则是保罗紧紧的贴着她。

 “哇,真香呢老师。”“是啊,真。”两个男孩在她耳边细声地说。只是那样他们已是很兴奋了,红雪这样的美女与他们在一起,又能够接触到她的身体,而那种媚药似的体香,以及秀发上传来的洗头水味道,使那两个不良份子起了之心。

 “请你们停手吧…不要摸那儿,再来我要了,偌…快些停手吧。”裙子的前面及后面,两人的手部伸了进去,越过内直接摸在那神秘的地方上,红雪激动得连身体也震了起来。

 因为她听高格的说话并没有穿着丝袜,裙子下面就只有内而已。“不愧是高格的情妇,下面只有一条内而已。”

 “哎…不要。”“这眼好像在等着我呢,真受不了。”他们的手在那充股上用力的着,而保罗的脸孔更红得像喝醉酒一样。

 永雄用力的嗅着她的发香,手指则越过内在那小山丘之中玩着,涎沫像要从他的口角下来似的。

 (哇,这么的身体,高格每晚都能够享用,做着他喜欢的事情,又用绳缚,又让她用口服务,畜牲,连前的孔道也给他干过了。)男孩们心中所想的,同样都是这件事。

 “哈哈,老师,高声叫嘛,叫人帮忙嘛。”“很难了,看她已成这样,她敢叫吗?”

 “呜…”红雪不敢发出声来,低着头不理保罗,但她那种反应,使那些不良少年更加将理性忘记了。

 两人身高六呎以上,形成两道围墙将红雪夹在里面,任何人也看不到他两人在做什么。他们将她的外衣拉起。

 “…不,不要。”“嘻嘻,不让我们做吗?”保罗后面伸进她的衣内,握着她的房。

 “哎…”“哇,受不了,这么部。”他起的下体向她的身体,双手不停在它的房上着。

 “红雪老师,有感觉吗?”“请你们…停手啊。”红雪全身冒着冷汗。周围的乘客虽不知他们发生什么事,但望着那两人凶神恶煞的样子也知不会是什么好事了,但出面干涉的却没有人。

 前面来的是永雄的手,已越过内在那小溪中玩耍了。突然,红雪感到全身一阵电击一样,原来那手指已进入桃源之中了。

 怎算呢?为何会有感觉的呢?他们又不是高格,这些卑劣的男孩…究竟有谁来帮我呢。车内全都是赶着上班的人,红雪破人非礼竟然无人看到。

 “真厉害,竟然有汁出来。”他吃吃她笑到使红雪感到无地自容。“扯谎。”红雪门着身体想避开他的手指。

 “我不是开玩笑呢,你看。”埋在里面的中指竟然动起来,那种动作她不能忘记。

 “连行驶中也听到声音呢。”“呜…停止啊!”从那孔道中传来的快,而且爱出来的声音她也能隐约听到。
上章 暴虐学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