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暴虐学园 下章
第十章
那夜,高格又来到红云的家里,红雪穿着他最喜爱的黑色蕾丝内衣,并且将酒交给高格,又听从他的命令扮一些偶像歌手来取悦他,这样的气氛使高格十分开心。

 跟着还是那种调教的活动,也是使这位美丽的女教师烦恼的样貌来接受那些教育。

 “那,开始调教吧,将双手放在后面。”高格已经喝得十分醉,像死鱼般的眼睛,拿着绳子向她,想起一会儿会与那美人老师欢乐,双腿之间的黑色金刚已蠢蠢动了。

 “…高格,请放过我吧,不要再缚着我了。”她着身体,样子慌张地向他请求。

 “呼,真可爱,为何时常都说同样的说话啊,不是很喜欢吗?”虽然这种缚绳的游戏已经玩过很多次,而且反应也很好,但每一次红雪见到绳子都会感到狼狈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可爱。

 “那今天再缚紧些吧。”他从后面,握着那重量感增的房,用麻绳绕着它的身体。

 “呀…不要,我想你用普通人一样的方法抱我,求求你吧,高格。”那细长的双目红着向他哀求。“那才不是平常的我啊!”“我…我讨厌这样。”

 “呼,准备好了,今天将会恨忙,又要浣肠,又要将电动波波放进去,会是一个充门呢。”高格看来很认真,红雪听到害怕得将摇,但高格却一手将她从背后捉着。

 “很恐怖啊…怎样才能放过我呢?”她那像白磁似的肌肤上,一条条的黑色麻绳着她的身体,双手被缚在后面,一双房却在绳子外面。“看你的样子,不是很想做吗?”

 “不…不是啊,高格。”那缚绳的工作完成后,红雪那长长的头发垂在前,跪坐在一张报纸之上,股高高的向上翘着,面孔则伏在上。

 “嘻嘻,看这儿股真是感,你究竟做了什么竟然得到这么漂亮的身体呢?”已经廿九岁了,房及手臂并没有松弛的迹象,肢细细的,一点也不像她本来的年纪。

 那白色的股之间,是那浅紫红色的门,高格用手沾了一些特别用的冷霜,在门的周围按摩着。

 “不要…呀…”她本能地将身体左闪右避,将高格的挑了起来。他将浣肠器入了二百cc的体;就向她兰花纹的地方,一下子进去并将体注进她体内。

 “哇…唷…”她那美丽的面孔立刻变得苍白了,向下垂的房因痛若而摇动着,小小的身体轻微的震起来,在校内已有多次浣肠的经验了,而今天更是第二次。

 那冷冷的体从那器具注进身体里面,红云的身体随着那些体的入而痉挛起来。

 浣肠之后,通常都是替他口,但今天的目的并不是替高格发,而是以能尽快完事去大便为目的,而排便之后,最终便是与高格作爱了,身体被紧缚着只用口部去爱抚,这样子红雪还能做得到,虽然不能用手指作为辅助,但她仍能带给高格官能上的刺

 “呵,真手啊,再用心些,在前端那儿用力些啜吧。”直直的长发不断地摇曳着,口中的唾沿着嘴角下,红雪以必死的决心努力地为他服务,舌头在前端及茎部刺着。

 高格站在红雪面前,看着女教师为他这样服务而感到十分足。但是像奴隶似的侍奉着它的红雪,肠内的体已开始起了作用,那种药水的效力十分强烈,渐渐地红雪感到愈来愈痛苦,有想哭的感觉。

 “已开始有反应了吗?”“…是…啊,受不了啊?”“忍耐一下吧,一定可以忍下来的。”“但是…呜…很辛苦。”“衰人,快些用心服侍我,一点儿也不能令我快乐啊!”红雪全身冒着冷汗,努力地将头部上下活动着;时而全身硬直,时而挛着身体,那种风情在高格的眼中却是十分刺。“呀…很想啊,”布红筋的眼睛望着高格。

 “还不行啊,要将你调教成忍受得痛苦才行啊。”那美的身体因肚子的痉挛而打起冷震,美丽的面孔发自地还努力地为他用口服务。

 下腹部愈来愈痛,意识也渐渐模糊了,肚子像要破开来似的,使她急得哭了起来。

 但是在这种界限的痛苦背后,那种倒错了的快却油然而生,红雪对这种的体验已有多次,想起一会儿的快乐,那通道之中不期然地润起来,她一面哭着,一面用口努力地为高格服务,为求他早些发,但是他不止一次在之前便停下来,三次之后他容许红雪去大便,连绳子也来不及松绑,也来不及到厕所去,只能到洗手盆上便立时忍耐不住,就在高格的面前,连大便连一并排了出来。

 虽然红雪觉得这样比死还难受,但经过高格多次教导之后,她渐渐也驯服下来。

 一段时间之后,那长长的排终于完了。高格用一条巾替她清理门,在那红红的门上涂上一阵薄薄的润滑剂。“大便之后再涂上这种冷霜会比较润滑些。”

 “…是,真的很舒服呢。”“如果大便前尽量忍耐,之后排出来的快不是更舒服吗?明白了没有?”

 “是,我明白了。”女教师向着比她年纪少的情人红着眼睛地回答。“那我替你将它开些。”“呀…呀…”

 “看,不是进去了吗?”他将中指进去,一直到第二关节为止,并且送起来,当门变得柔软而消去紧张感时,他将一个电动球体放了进去。

 因为得到充份的爱抚而变得柔软起来,那球体一下子便陷进后庭里面。“呜…高格,救命啊!”“放松身体,不用咬牙切齿那么紧张,怎样,感觉如何啊?”

 “…十…分恐怖。”“好了,受不了吗?“当那球体开始震动的时候,红云的身体慢慢松弛起来,取而代之是那低低哭泣似的呻声。

 “看,红雪,那儿汁来了。”门内那球体的震动连接前面的孔道也热起来。前后两个孔同时产生异样的感觉。

 红雪扭动着肢呻着,心中想着男人真是可怕,将她从音乐的领域带领到这个不知名的世界去。

 “那前面的先开始吧。”那小孔已是充份的润了,柱便向那儿进发。

 “来了!”“呜…真好。”那灼热的着那儿的粘膜,而门内又有那球体的按摩,快冲击着红雪全身。

 “嘻嘻,老师你应该感谢我啊,我将这种感觉教给你。”他用手拉着缚着红雪身体的绳子,头发凌乱地披散着,而他在她身体内烈的送着,使那白桃似的房不停地抛动。

 而这位美人教师正沉醉在那份被的快之中。“高格,快些,忍受不了。”“喜欢吗?爱我吗?”

 “喜欢,十分…的喜欢,我爱你啊。”红雪咬着牙齿说道。突然,高格顽皮地将那怒的家伙拨出来。“不要,不要啊。”“真犀利全沾着你那宝贝的汁了。”

 “为…为什么呢。”头发在肩旁垂下来,带着恨意的眼光望着高格,在校内有名的清纯女教师,现在这个的样子真不能使人相信。

 “傻瓜,我不是说过今天要走后门的吗?”他将那赤红的充血的内在那双臂的深谷中磨擦着,想到一会儿便将这美丽女教师唯一的处女之地也开发,兴奋得一直冒汗。

 他将那电动球体从红云的体内取出来,那出口看来经受不起那球体的进出而有少许血丝了出来。

 而高格却将那巨大的内向那儿进去。“呀…很害怕啊。”“一会儿便会快乐的了,放松身体吧。”

 “但是…呀、高格…停止啊。”那被紧缚着的身体激动的震抖着,拚命地将那雪白的股摇动,但却令高格更加兴奋。

 “不要亦即是很想吧,女人都是这样。”他一手捉着自己的内,一手将那绳子的下半部提起,将自己的体重向她下去。

 那的前端对准了那花蕾的入口,正准备攻进去。红雪在一声惨叫中,头发左摇右摆地飞。“好了,别来了,快生放松身体吧。”

 “不要啊,高格。”高格不发一言,用手将股两边分开,一股脑儿冲进去。“看,不是进去了吗?”“呜…”

 “很呢,你那处女之地,紧紧地夹着我呢。”那儿好像一块橡胶似的,将他的紧紧地着,夹着,高格慢慢地开始送起来。

 红雪只能发出阵阵痛苦的呜咽,从粘膜传来的痛楚,会使一个人变得很易驯服。

 “真好,你的股最了。”“我…快要死了…不行了。”红雪烈的呻着,将身子摇动并且配合着高格的动作。这种从屈辱中得到的快,从门的被侵犯后竟然醒觉了,高格又一次成功了。

 红雪对男人已能渐渐体会了,如果现在郭浩辉回来找她的话,她也不能自拨了,想到这里,高格感到十分兴奋。

 “嘻嘻,股被干的滋味如何?”“讨…讨厌啊!”虽然是如此说,但那筒状橡胶似的括约肌却不停的一次又一次的收紧。

 “哇,真。”高格烈的送着,那种情使他面孔也通红了。“不行了,来了。”红云的高先一步到了,高格只感到自己的内好像被绞断一样。

 “呀…我一生都是你的奴隶啊。”红雪高来到,不期然的叫了出来。而高格为了回应她便更烈的送,在它的直肠内爆发了。

 早上六时过后,红雪醒来了,身体觉得很重,好像不是自己的身体似的,关节又痛,而皮肤也好像被火灼伤似的。

 晚上的愈来愈烈,而高格也因为第一次可以进入女教师的门而显得很兴奋,之后,还要红雪替他用口服务,再一次之后才准红雪睡觉,那时已是深夜二时了。

 房子内充昨夜的酒味,起后胃也觉得有点儿不舒服,阳光从窗带进来,照着那十分凌乱的室内,那种惨况连自己也不想看。

 边是无数的空啤酒肝,以及那收了红雪汗水的黑色大麻绳,甚至那电动玩具和扩张门用的子等,还有一堆堆的厕纸,上面还染着鲜红的血迹,想起那些将门扩张的道具,连管也竖起来。

 旁边是睡得很沉的高格,昨夜他与女教师干那后庭以及喝酒很多的关系,而在她的家里留宿,为了不会醒高格,她轻轻的下清洗,若不小心将他醒,不知又会做些什么样的变态事来。

 沐浴的事后,被破了处女的门隐隐作痛,红雪忍不住哭了起来。整理好衣服后,想为高格些早餐,但已是七时了,需要回校,当然高格是不会上课的了,她将二百元放在台上后使出了门口。
上章 暴虐学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