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暴虐学园 下章
第八章
红雪她低着头,黑发将脸孔遮掩着,半跪坐在地上,双手被缚在背后,那正是一个替人口的姿势。

 看见那种样子,高格突然升起一阵待的冲动。他将内掉,一件物件突地从内弹出来,高格歪着口笑着,将那凶恶的起之物向如隶的面孔去。

 “如何?很劲是吗?”红雪不回答他,换来的是他的一巴掌。“呀,对不起。”她望着眼前那黑色的巨

 “如何?我的具大不大?”“很大,很劲啊!”红雪连面孔也红了起来,对男说这样骨的说话还是第一次。“舐吧,用你的唾丸部分甚至的。”

 “但是…能否将我解开。”若果没有指头的话,是很难替他口的,红雪是这样想,但是高格的意思卸又不一样。

 “不行,你是奴隶,就要用口得我开开心心。”红雪没办法,唯有顺从他的意思,她将垂在前面的头发向后一摇,将头埋在那不良少年双腿之间,舌头在鼠蹊部分及周围一带活动着,没多久,他那浓密的体上已沾上一层薄薄的水光。

 “是了,就是这样没错。”高格感到十分开心。美人教师的舌头在他的上挑拨着,又在两腿之间摸着,那种快令他飘飘仙。

 而红雪则很用心的替高格服务,好像在品尝美食一样,在那玉袋的底部一次又一次的纸着,唯恐高格会不开心似的。

 “怎样,缚着来吹萧的感觉很不同是吗?那地方是不是已经很了呢?”不理会红雪的感受,他又伸手往那小山丘抓去。

 “什么,不喜欢吗?”因为红雪闪避他,高格显得很不开心。“不…不是。”“呵呵,已有这么多汁出来了。”

 “…因为喜欢你,所以…我才有反应。”口都还沾着自己唾,举着头望着高格,那种浓的表情,由一个廿九岁的女人向一个不良少年送的秋波,理应是抵抗不了的,为了取悦他,她再次埋首在他两腿之间。

 由于他的命令,红雪在他两腿之间埋头努力,得高格不能忍耐,那怒的内在她面前伸展着。

 “哎咬,真巨大呢。”那丑恶的巨炮身上浮现着条条静脉,望着那恶形恶相,红雪倒一口冷气,也使她连以前的恋人郭浩辉的样子抛到九宵云外,一点儿也没有印象了。

 红雪现在所侍奉的对象,就只有高格一人。“看来你真是能领会其中技巧呢。”

 “是啊,得到你的教导,我已学会了。”那像红色的小伞似的头在她面前昂着头,在前端有少许腺出来,红雪就在那前端用力的辍着。

 “哇,不能忍受了,真会啜,快生用口将它没吧。”“再等一下吧,还舐多一会儿更加舒服啊!”对于高格来说,这种媚态更是十分受用,具的底部至顶端,被那舌头得干干净净,而那皇冠部分,更花口腔内被吐出啜入。

 高格忍不住闷哼起来,渐渐已忍受不了,捉着红雪的头将那巨深深的痛进她的口中。红雪感到十分痛苦。“来,快些送。”红雪誓死不屈,刚才那种宽容的感觉消失无遗。

 “呀…很难啊,快些放了我吧。”“衰人,不需要用手指的,将它全部进去,到达喉咙时自不然会收缩夹紧它的。”不待她的回答,捉着她的头上下运动起来。她看来十分辛苦,连眼泪也出来,但高格将她那在绳子外面的房捉着,用力的将的着,那种感觉使红雪摇动着肢。

 “是了,再深入些,要再入些。”“呜…”

 “不是还可以再多些吗?是这样了。”他将红云的嘴巴张开,无论她如何摇头也不能摆他,只是高格不停的将那深深进她的喉咙中,并不理会她的痛苦,劲自地送起来。

 望着红雪那痛的样子,高格显得十分兴奋。“只要每天努力地练习,很快就能将它全部进去的。”

 说着,还加速那送的动作。一会儿后,高格已睡在上,而红雪则坐在他的上,部与部连接在一起。

 而高格那充柱则在向那秘孔攻击。的尖端一接触到那秘道,红雪已忍不住叫了起来,见到她这种狂的形态,高格忍不住微笑起来。

 “嘻嘻,缚着的气氛是否不一样呢。”“是…真的。”边发着愉快的呻声,红雪慢慢地将那小孔套着高格的。那儿十分润滑,一下子便进去了,二人急不及待地动起来。

 “哎,高格。”“哈,真没办法。”灼热的感觉在身体之内传送着,时快时慢的速度,强而有力的送,这种烈的做技巧,再加上高格那强而有力的手在房上着,使她忘记了现实。

 “有感觉了吗丁红雪。”“哎,忍受不了。”高格部,而红雪摇动着股来合着他。

 “你真的是一个的女人。”陶醉在女教师体内的内层之中,高格忍不住呻起来。他双手抚摸那散发着官能惑的股,手指有意无意之间在门附近游玩,这种抚摸令的身体像触电似的,震动起来。

 “不,不要。”“连这也有感觉吗?”

 “不要,不要摸这儿。”“很快连这儿也会调教一下的了。”他将那出来的爱涂在门上,并在那儿抚摸起来,将那细小的出口张开,中指慢慢从那小孔进去。

 那蔽的地方被侵犯,红雪疯狂地摇动着身体,这地方若受到外物侵入,自不然身体肌会收缩,令高格更能感受得到更高的喜悦。

 高格的手指在那小孔恣意地侵犯,并且用力地啜着它的双,红云的脸孔通红,只能从喉头处发出唔唔声,高格的唾顺着它的喉咙进去。

 “很好呢,今天那儿真的来得很紧呢。”红云的嘴得以解放,连忙向他求饶。

 “哎…很令人害怕啊:”“干嘛像小孩似的。”高格抱着红云的,用力的摇动着,那种刺送,使她的房大大的在他面前摆动。“怎样,感觉如何?”“很辛苦…不能忍受了。”

 “要更用力吗?”“要,我很想要啊,用力些。”高格用力的送着,像要将它的内脏贯穿似的。

 红雪那布汗水的身体,在他的膝上大动作的郁动着。高格发出会心的微笑,更强马力的送起来。

 红雪的道不可思议地收缩起来,好像要把高格的柱挤扁似的。高格兴奋得叫起来,忍不住在她的身体内发出来。

 受到高格的冲刺,高过后红雪倒在高格的身上,而高格则在她身体里面挤出最后一滴体。

 这天,学校内举行教职员会议,黑板上写着当讨论的题目:“防止学生们饮酒吸烟的指导”室内一片肃静,听着生活指导老师滔滔不绝的发言。

 “…最近与大学生男女一起叙会,发现他们时常都习惯了吸烟喝酒的情形,这些事情已趋普遍,这是绝不容许的…”

 红雪听着这些演说,很想会议能早一些完结,肩头好像负担沉重似的,高贵的样子浮现出汗水。她偷看一下腕表,会议才刚开始十五分钟,看来还有三十分钟以上才能散会。

 下腹部的力全用在门上,恐防会忍受不了。在会议开始之前,高格来到音乐室,不理会红雪的苦苦哀求,强行将两个洗肠药灌进它的大肠内。

 “可以的话你就尽量忍耐吧,我会在走廊上看守着,不要太过勉强,否则在会议中便出来的话就笑死人了。”

 高格抛下这句说话便走了。她真不明白,为何他要这样做,在校内,她还算是他的老师嘛。

 刚注进去的药开始发生效用了,肠子渐渐疼痛起来。下腹部一阵阵的绞痛,渐渐加强了,随着疼痛,连也开始蠢蠢动,使她愈来愈忍受不了。

 现在又不是去厕所的时候,身为一个新人,在这种重要的会议中缺席,怎样说不合理,而那老师还在说着。

 “…所以我们要讨论,教会他们饮酒吸烟对身体的害处,并且要教会他们自律…”红雪那纯白的衬衣已被汗水沾了,连内衣的花纹也清楚可见,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她。

 红雪咬着牙齿,祈祷那老师早些解说完毕,但那教师一点也看不到她心中所想。

 “但是我们学校比较幸运的是,并没有女教师与学生一起喝酒吸烟,甚至有行为的情形发生。”一瞬间,红雪的心快速的跳了起来,好像在说她的事情似的。

 红雪记起那天与高格喝酒,最后引发至体关系,而及在学校也做些的事,真是自作孽了。

 自从来到这儿后,一件好事也没有,红雪想起来连眼泪也不出来。生活指导老师解说完后,老师们纷纷议论起来,意外地,尹爱竟然后热心地发表意见。

 “若果只是止他们的话是不行的,定要令他们明白其中原因,为何不能吸烟,为何不能去那些不适合他们的地方,要令他们明白我们大人的一番苦心才行。”

 其他的教师们对她的说话感到十分有兴趣。尹爱看起来很适应种二种生活,使红雪看起来感到十分安心。但是,那种便意已超越了忍耐的极限。

 “对不起,我突然感到不舒服,恕我失陪一下。”她苍白着面向各人陪罪,忽忽的走向门边,已经忍无可忍了,下腹部用力强忍着大便。

 那步急不及待的样子使人发笑,连尹爱在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她走出会议室向厕所走去。但她真是不幸,竟在走廊上遇到一年班洪志连。“什么事啊,为何面色那么苍白?”

 “不…没什么大碍。”“不行啊,我带你去保健室吧。”戴着厚近视眼镜的少年,望着那因汗水透而现出来的围目不转睛。那双手不怀好意地向她伸着。

 “不用了,我现在没什么大碍了。”那种强颜欢笑的样子,还有那不自然的声意怎能令人信服,更何况在这时肚子响起一阵咕咕声。

 “咦?老师,难道拉肚子吗?”“失礼了。”“难道被人灌肠吗丁例如…是高格吧。”“不要尽说些变态的说话。”洪忘连二次无意中提到那种事,令她有点儿紧张。

 这种刺更促使便意的增加,她已不能再忍耐了,留下洪忘连一人在走廊上,迳自走到教师专用的女厕去。
上章 暴虐学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