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暴虐学园 下章
第六章
心中升起一阵不吉利的感觉,那学生是每次都是第一个到达上堂的洪志连。连忙整理一下立刻赶去开门。门前站着的是人近视,头发短短的,典型的少年人,洪志连。

 “对不起。”“老师,真讨厌,这么迟难道在里面自吗?”出那黄牙,笑得十分的,一间望到站在红雪后面的不良头子高格,整个人紧张得笑不出来。

 “这位是学长吗?”“收声,这家伙,你究竟想说什么?”

 “不,没什么意思。”高格没有理他,自个儿走了出去,见到高格离去后洪志连的态度立刻转变。

 “真怪,你们二人在这儿干什么呢?”拉一下那厚厚的眼镜再看了一眼红雪。

 看见她脸孔红红地,头发胡乱地扎着,二人之间的关系,外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老师,你与那衰人究竟做了什么事?”“…不要胡说。”红雪显得十分狼狈。

 “脸孔红通通的,口红又剥落了,…原来如此,是那样啊!”洪志连说完大步踏入课室里去,一面笑着。一面向四周走动。

 “很臭,很臭呢。”他在教坛的四周嗅着,红雪的心脏像要裂开似的。“是那种味道,哈哈,牛吗?”那种说话使红雪吓了一跳。

 “那不是清凉饮品啊,吃完香蕉后,留下这种猥锁的味道,真讨厌。”红雪一点儿也搭不上口。“大消息了,我们的偶像红雪老师与我们学校的不良头子拍拖…美女与野兽的一对师生了。”

 红雪连忙喝令他停止胡说。

 “你还不认,台面上还有那家伙留下的痕迹,你不信看看吧。”“你给我住口!”“是,你若再张开嘴巴小、全高格的出来啊!”“你说够了没有!”红雪怒火中烧,忍不住打了洪志连一巴掌,她第一次向学生出手,红云了一口气,果然站立着一下子不能接受刚才发生的事。

 高格他们现在正聚在一起,地方就是下药将红雪晕,然后替她影相的地方。社会科教师尹爱也跟他们一起,现在那女人正着身子,身大汗地与那三个不良份子

 男孩子们喝着啤酒,抱着尹爱,吭着那廿五岁的柔肌肤,火热的茎在她的双峰案上摇着。百多平的房间中混合着汗臭味和一些猥的味道,散发出异样的气氛。

 尹爱跪在上,着男孩子们的,一点地不似身为教育者,还发出阵阵语,部也不停地摇动着,发着男孩子的

 “快生来吧?”尹爱用那美的脸庞,润的眼睛望着永雄及保罗,催促着他们与地做

 “嘻嘻,真的是教师,那儿已忍不住了。”保罗用手大力地着她的房,另一只手则在那秘密的地方活动,两指头不停地从那小孔中进出。

 而永雄则将自己那枝已起的进女教师的口中。“这家伙是职员室里年青职员的no。1呢,真使人发笑。”

 “你们真过份啊,在享受人家的身体却又说这种说话。”“你给我住口,好好的服侍本大爷吧!”保罗吃吃笑道。

 “你真不应做教师的,你应该去当小电影演员,又喜欢做,口技又一部又大。”高格说完握着她的头发,将那枝大了进她的口中。

 “呜…真好味!”她与那三枝巨大的混战着,涂着红色甲油的手指握着那些充血的男用力地着,又用手指在他们的门附近抚摸,又用口来来实那美味的香蕉。

 那些男人的黑则沾了尹爱的唾,享受着各种不同的刺,浓重的息声自他们口中吐出,与尹爱的娇声互相和应。

 “快些,快生给我吧!”“这老师真是没办法。”“哎,快些吧,不要这样说嘛!”她扭动身体催促着,那双房震动着。

 “好吧,那来吧!”永雄那巨大的身体躺在上,起的直指向天花板,尹爱见到这样面孔立即散发着兴奋之了一口涎沫,好像骑马似的坐在他身上,那枝就那样进她的身体里。

 “呀…呀…”舒服得从喉部发出呻声。

 “舒服吗,尹爱。”“很舒服啊永雄!”那结连着的部份发出吱吱之声,尹爱的头发散着,丰房随着两人的动作摇摆着。

 永雄躺在上,一面与尹爱做,一面将啤酒倒进口中,而保罗则与尹爱的口部结合,深深地吻着。

 另一方面,高格则从那群的人群之中身,到房子的另一边坐下,从袋子之中出香烟着,腿着眼看着他们做

 自从与红雪做之后,尹爱那丰体已不能像从前那样引起他的兴趣了。

 大概是尹爱纯粹是一个主义的人,毫无半点羞之心,气质又不高贵,只是玩一下则没有关系。

 比起红雪莱,红雪较为有深度,而且又比较清纯又有知,加以调教的话很能取悦男人。

 前天在音乐室里看着她的情景又再次重现。就算以口技来说,红雪也胜一筹,从茎传来的快,以及会运用嘴,和在爆发前的一阵冲刺,红雪都会把握得住。

 在尹爱的背后,保罗向后庭施以突袭,他将冷霜涂在那朵花上,双手将股一抱,将的尖端对准那花蕾,慢慢地埋进那秘道之中,跟着便送起来,受到这巨大的内侵袭,尹爱的身子起了一阵痉挛。

 “哇,真厉害,连道也收缩了。”他捉着尹爱的房,而保罗则运颈筋也现了的努力向进去。前后都受着的灼热攻击,那种快遍布全身,尹爱痴呆得唾从口角出来也不知道,像是昏了头似的。

 “厉害,保罗,这家伙的道将人夹得很实呢!”永雄在尹爱的下面疯狂似的叫着。“那快生明红雪老师也来吧!”“是啊,还不行吗?”完了尹爱后,二人向高格走去问道。

 “几时才将她带来这儿啊,已经有十天了啊!”“在课室中已教会她吹萧技术了,那种调教已十分充足了,难道你想独占她吗?”保罗的语气极之不。他们一直憧憬着红雪那梦幻似的脸孔,那次不得已才让给高格,想哭也哭不出来。

 一向都是以高格为主的,高格享用过后才会轮到他们。他们时常都注视着高格,而红雪又渐美丽起来,也比以前丰,每趋成,每在学校见到红雪下都不期然地有一阵刺痛,止着自己想强她的冲动。

 “不能有独占的念头啊!以前尹爱很简单就让我们分享,而红雪只不过是一个廿九岁的女人,若不给我们分一杯羹的话,其他人也会看不过眼的。以后在学校会不能服人的了。”他所说的话正指到高格的心里,而事实上他正沉在红云的体之中,正有意思想将她据为己有。

 “那是我决定的事,没问题的,到时候我自然会带她来的,再等一会吧。”

 “但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你告诉我们还要等多久,清楚的告诉我们吧。”他们的目光直高格,看来今天一定要得到答案。

 “那种女人一但处置不妥当的话便很难收拾的了。”

 “那再给我一个星期,好吧,不要再噜苏了。”高格用锐利的眼光望着他们,他既然如此说,永雄他们亦不再多讲。

 “喂,高格,来这儿我给你服务一下。”尹爱这样说,高格立刻笑了起来。男子们之间的紧张感,一下子就化解了。

 高格将自己的身体深深地进尹爱的口中,其他人亦没有作声,全都走到尹爱身旁,散发着兽的发,四人黏在一起,从尹爱的三个口中不停发出之声。

 红雪望向镜中,现在已是时间了,通常高格都会在这时到她家去。这时她都会抛弃教师的身份,化一个浓妆,涂上鲜红的口红,来等待高格。

 为了取悦高格,会穿一些感的衣服,而罩也会选择那些半杯的款式,与学校时的截然不同。

 又会将屋子执拾一下,好像等待爱人来似的。几前,当高格来的时候,红雪毫不理会高格的提议而穿得很保守,高格便将她由头到尾检查一遍。

 他将她家中那些保守的衣服全部部部抛弃,再跟她说,若果下次来到再未见她改变的话,他会不择手段甚至使用暴力也会使她改变,而红雪亦知他说得出就做得到。

 经过苦苦哀求,那晚她才能逃过一劫。廿九岁才能初次体会的喜悦,使她不能自拨地沉醉在那官能的刺中。

 理性也全部丧失了,只会顺从地附和着高格。而使到红雪感到狼狈的事情,就是她的体有着显著的变化,只不过二星期而已,围已增大了一圈,比起在思期的时期还要大得快。

 身体的变化,难道真的是因为高格的爱抚及他那些男贺尔蒙的关系吗,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愈来愈像一个女。
上章 暴虐学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