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暴虐学园 下章
第五章
想起那次尹爱家中的派对,红雪想起还会脸红,那次一定是高格他们要胁尹爱提供帮忙,而她亦呈得不已才答应的。

 现在看来误会解开以后,红雪看来比以前漂亮多了。“真不可思议,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毫无烦恼的漂亮女,是否前几天做了?”

 “尹爱,别胡说,才没有呢!”红雪连脸孔也红了。

 “真的啊,连其他老师也觉得很奇怪,突然间摇身一变成为另外一个人似的,一定是有真命天子出现了。”红雪心中吓了一跳,难道尹爱看穿了她与高格之间的关系吗?

 “哎,算了,谁也没有关系,只要你继续回来上课便成了,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嘛。”尹爱带着含有深远意味的笑容离开,摇摆着那丰股走了。

 红雪心中升起一阵不安的感觉。那天,就在那店铺后面的房子中,她与高格一直做至深夜。

 她不能相信一个中学生对女的技巧能如此高超。虽然那是不被容许的事,红雪却感到很陶醉,不知来了多少次高,而高格亦在她体内四次。

 而事实上,前天晚上她也不能拒绝高格的要求又与他做了,廿九岁的体第一次尝到了其中的快乐。

 得到高格那年青的男荷尔蒙后,就如尹爱所说的,连样子也变得漂亮了,乌黑的眼睛充了感情,身体散发出一种吸引人的力量,很快便成为学校中的话题。

 “真人呢,最近红雪老师愈来愈吸引人,身体的线条愈来愈成,看见他连子内的家伙也站起来,一不小心给人见到就糟了。”

 “我也是呢,在家中抱我那黄面婆时也是将她当作是红雪老师才行呢。”那些中年的老师一见面使将她作为这些骨的话题。

 有一天,上课五小时后,红雪在音乐室里弹钢琴,突然门打开了,高格走了进来。“高格,你不用上课吗?”“我最讨厌数学的了。”他笑着走向红雪。

 “不行啊,不读书的话。”“我也不知为何在上课时总不能转入脑,只能想到你。”不理会红雪反应如何,就用嘴巴封住了她的嘴,深深的吻起来。

 他的舌头伸进了红雪的口腔内,手则在她的部上捻,红雪连身体也软了。“这时候最好试下口了,老师。”

 “…不要。”红雪觉得非常羞。昨晚,做了二次之后,高格要求她用口来替他服务。红雪那时已筋疲力尽,听到他的命令只能将嘴巴打开敷衍他,当然,那是红雪第一次作这种事。

 “干嘛,还不来舐它,不要呆站着,用一下你的手指吧。”“不要开玩笑了,这儿是学校啊,是不可以做这种事的。”

 “不要紧的,将门上了锁便成了。”他将女教师拉起,强行将她带到教坛去。

 “不要啊!”“嘻嘻,我一直很想在这儿试一次的了。”“不成,绝对不行的。”“不要装模作样了,你已是我的女人了。”

 “不…我是老师,高格,我是你的老师啊。”“说得真好转,喝得醉酿酿的惑学生吗?”

 这说话真是沉痛的打击,连反抗的气力也没有了。连说话的声音也发不出,高格一股坐在教书桌上。“那天干了四次呢,那哭着的女人所发的誓,我到现在还没有忘记呢。”

 “你…真残忍。”红雪哭起来。在神圣的学校中,课室里的教坛上,做这种猥的事情,红雪觉得那是比死还要惨的屈辱。

 “为何?为何要这样作我?”眼中含着泪光,斜望着那少年问道。但是,高格对于作红雪好像是一种兴趣似的,很能足他那种待狂的感觉。

 “我才痛苦呢,老师,看啊,我的小弟弟已站得高高的了。”说完,别的一下拉下了炼,那家伙的一声弹了出来。

 只是高中生已有这么又长又大的东西了,红雪连忙将头转开。这枝就是前些日子在她体内撞,放意恣到爱遍地的家伙。

 内心里除了嫌恶感外,但是奴隶的服从也开始萌芽了,因为她是到廿九岁对还是没有免疫力的女。“喂,你不是很喜欢的吗?看见了还不快生像吃雪条似的吃了它吗?”

 他很能看清楚红雪的心态,他像恶魔似的在她耳边经声地说。音乐课室里与其他课室的情景十分不同,红雪与平时上课一样背向着黑板站立,在她前面的就是坐在教书桌上,穿着学生制服的高格,下半身出下体,双脚不停的摇着。

 “快些干吧,一小时就快过去了,下一节课是体育啊,我要一手最拿手的篮球给其他同学看的啊!”他以是红雪的情夫自居,口之后还能应付体育堂的蓝球运动,确是体力及精力都十分足够。

 “将罩解开,看着你半来替我口,很快就会了。”他向着身体微抖,险些连站也站不稳的红雪喝了一声,她连忙将罩的扣子解开。

 雪白的肌肤了出来,高格才笑了。当那白色的罩给解下来的时候,房像是被解放似的弹了开来。

 “啊,好像大了一些呢,老师,那是我的牛的功用啊!”红雪连耳也红了起来。但高格所说的却是事实,一星期内,房的罩杯由a杯而变为b杯,她也感到其中微妙的变化,她感到还会再大下去,就好像第二次思期一样,她也不明白为何已经廿九岁了,身体还会有这样的变化。

 看到她那半的姿态,高格的下体变化更大。

 “老师,干嘛呆站着?”他一手捉着红雪的头发,将她拉向大腿中间。面对那赤红色已起的顶端,红雪那优雅的脸孔变得通红!高格对红云的踌着极之不,一掌打在她的股上。

 经高格三番四次催促后,她才张开嘴巴,用舌头舐那枝了两三下后,身已散发着从舌头处残留唾的光辉。

 高格看来很舒服,身体微微向后仰。红雪亦渐渐习惯了,那漂亮的指头在那部抚摸着,而口中的舌头则在尖端爱抚起来。

 “红雪,很难忍得住呢。”高格从上面看着红雪像在吹萧似的,半着身体为他服务。“哇,真没有浪费了上课的时间,竟可以与心爱的红雪在这儿享受。”

 同样的站在讲台上,身为音乐教师时那清纯的她,现在却形同娼妇一样,比较之下,令高格更加兴奋。

 红雪从鼻子里发着呻声,舌头在那顶尖打转,一会儿又含在那身上舐着,一会儿又会将它从口中吐着。

 “真好啊,红雪,渐渐很熟练了。”红雪觉得在神圣的教坛上做着这种被强迫的事情觉得很委屈,但相对地,却又有一种变相的快存在着。

 高格伸手在那富重量感的房上起来。感的部位被触摸到,忍不住轻呼出来。

 “真可爱,的刚好一掌之握,一点儿也不似廿九岁,连头也硬了,你也应该已经兴奋起来了吧。”他毫不留情地用力握着它的房,得那双峰也变了形,红雪忍着痛楚,心想此仇一定要报。

 她用手指捉紧他内感地方,两片嘴仿如身体收缩似的紧夹着他,舌尖不停在顶尖的位置打转,跟着再加以强力的啜,这样做法使高格十分兴奋,他捉着红雪的头部快速地上下移动,大腿不自主地摇动着,跟着起来,没多久,那混浊的白色体直向红雪喉头深处,她皱着眉头想避开,但高格却捉着它的头使她不能逃避。

 那种不洁的感觉使她觉得被污辱一样。

 “喝了它,全部下。”高格坐在教坛上大声的叫着,一阵膻臭味直攻向红雪的喉咙,不断的出,红雪想吐却也吐不出来。

 在教坛上替高格口的红雪将他的全部下。后的高格躺在教坛上笑得合不拢嘴。

 从快中松驰下来,望着下的红雪,一阵胜利的感觉从中升起,抚摸一下她的头发,跟着一手握着她的房。红雪经过一轮辛劳后,累得身大汗,口中渗着汗珠。

 “全部下了吗?如何?我的牛好味吗?”高格歪着头向她问道。那种情的问题,红雪羞愧得不敢回答。在口的对手口内发,而对方也一滴不留的全部下,通常会比普通的来得容易足,但是对方是一位清纯的教师,而又在这种神圣的地方,那就不能就此足了。

 “喂,还未完呢。”他再一次放进红云的口中,她见到还要再来,忍不住叹了口气。看来虽很痛苦,但她的样子却添上一丝

 “就是这样了,之后不发一言的女人最讨厌了,”红雪她只感到连颚骨也麻痹起来了,还要替他服务。

 她感到惊奇的是,刚刚才,现在还有些体从顶端部份出来,高格真的是一个精力强盛的家伙。

 红雪只感到口腔内一阵芝士似的腐烂气味,下了那些混浊后胃里感到十分不舒服,想到女人要做这些事感到十分受委屈。

 难道这就是爱吗?世间的恋人们全都做这种变态的行为吗?想起以前郭浩辉从没要求过地做这种事,也未曾试过迫她替他口的。

 “真可爱,红雪真不愧是我的女人。”高格喃喃自语地说道,用手握着她的房,一阵足感从手指尖传入体内。跟着下课钟声响起来了。

 “真好,时间刚刚好。”红雪连忙起来将衣服穿上,她的样子狠狠万分,黑发零地披在肩头上,嘴旁还残留着唾的痕迹。

 “以后再不可以在学校做这些事了,今天最后一次了。”高格望着她,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来。

 “我不知道啊,那么好的感觉也许以后每天都要做一次也说不定。”高格嘻嘻笑着,不理会红雪的反应从教坛上跳下来,这时,教室的门把被人大力的扭动着。

 “老师,快生开门啊,”是男子的声音,那是来上课一年级男孩子们。

 “嗤,是一年级吗?”“快生走吧,给别人见到就糟了。”红雪连手指也震得不听话似的,连忙穿回衣服。
上章 暴虐学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