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暴虐学园 下章
第四章
保罗与永雄的手不停在红雪的身上游动着,高格开始等得不耐烦,连忙叫他们停手。

 “你们够了没有。”“还不是有时间吗?”“若果给她醒来就麻烦了,快些拿影相机出来吧,我还要替她姿势呢。”

 “得了,明白。”那两人还未成的面孔已显得很兴奋,子的前面隆起一团。保罗负责摄影,将红雪张开着双腿之间的最隐蔽地方及将红雪大字形的形态摄了下来。

 当然还替红雪摆了一个自的姿态。想起若果给红雪见到这些照片会怎样的狼狈,高格忍不住笑了起来,比起上次的相片,今次的冲击度何止高上千百倍。

 “好了,这次是正题了。”那枝充了血且弹跳着的内向红雪走去。

 “若果她醒来一定会逃走的,我们要准备一下了,永雄,若她醒来的话就用你那巨大的身体挡住她。”真不愧是领袖,高格在这种兴奋状态之下,还能头脑清醒地指挥一切,保罗立刻将照相机拿到最佳位置,慕能将最佳的角度拍下来。

 就在保罗他们忙着准备的时候,高格内心却激动不已,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将会在瞬间实现了,已经有二、三次让这件美食逃走了,今天红雪就在它的面前,很快就能将这美食下肚里了。

 他伏在它的身上,部不停的在它的下体处磨擦,受将他的润了,这时高格不苦笑起来,因为他不知自己在做些什么。

 他伸手往那小孔中探索,红雪温驯地睡着,他只觉得那孔道十分细小。

 心中暗暗欢喜,想起一会儿就会进入这道小门之中,不更加兴奋。他的脸孔因激动而变得通红,用手握着自己的东西就往那道门中一伸,一阵妖感向他侵来,只感到自己被一阵温包围着,高格果然地浸沉在那份陶醉之中。

 那又硬又大的内进红雪的身体里后,她那脸孔变得更加人,黑发散地披在白色的肌肤上,喉头像咽下了什么东西似的“喂,快些,不要发呆了,影相吧。”

 高格将那美丽的大腿向两边分开。二人结合的部份就那样毫无保留地展在镜头底下,粉红色的花瓣、当中被一枝黑色的硬深深地着,渐渐地还水。

 “哇,看啊!竟然出了水,要好好的拍下才行了。”相机不停地拍着,高格的部加快活动,摄影师也不蚀底用手抚摸着,红雪渐渐地呼叫起来,道里的肌无意识地收缩起来,将高格的东西紧紧地着。

 “真,给辍实了,顶级女呢。”那好像被火烫似的部份好像被缚得实实似的,高格兴奋得忍不住叫了起来。

 不知道被高格侵犯了,红雪以为在发梦,梦见行棕不明的情人郭浩辉,与及被他抱着的梦。

 一直以来在等待着它的突然出现,在梦中见到他红雪被欢喜包围着。郭浩辉的爱一直都是烈的,强而有力的送在红云的体内运动着,对于他的器,从以前就一直未曾忘怀,这种强烈的感觉还是第一次,热情在身体内溜来溜去,全身好像被火烧一样。

 连续的深入浅出的选后,道内的肌不能相信地竟然自动地收缩起来,那是对最爱的人的强烈反应。

 红雪她重重地呼吸着,而郭浩辉的已十分的膨,且在地想像底下,在道收缩之际仍然不停地送,红雪的内心狂喊着不要停。

 高像大一样一个接一个到来,她将恋人;搂着,着身子来沉醉在那份喜悦之中。

 她感到郭浩辉在她体内了,不停地向身体深处,红雪望着他那淡白色的体,有些见欢喜若狂,而那黏黏的体多得从里面了出来。

 的时间很长,而且量又多,那可以想像到他是怎么样的热情,红雪打从心底感到愉快。

 完事之后,两人像死了似的,结合的部份没有分开,就那样躺着。郭浩辉的替身高格一会儿后将那萎缩了的出,但红雪立刻说:“不要,不要拨出来,我要你再抱我一次。”

 “哈,这家伙,真没办法。”高格很开心,红雪还未曾知道对手是谁。望着那样貌美丽的老师笑了起来,心想不管她心里想的是谁,只要令他得到那样的感受就已很高兴了,尤其那夹得人发麻的秘道。

 “老师,那就最好了。”“哎…”高格将前后地送着,红雪贪萎地将体内的肌夹着他的具。

 “呀…真开心啊,亚浩。”“真讨厌,我才不是什么亚浩呢。”一阵沉默后,红雪开着的眼睛突然张开来,那甜蜜的梦突然回到了现实,乌黑的眼睛望着高格,面孔立时苍白起来,在自己腹部上面的并不是郭浩辉,而是那不良份子高格。

 “你…你…哎…竟做这种事。”红雪在说这话的时候,连身体也激动得震起来。

 “但老师你却很陶醉啊!”她悲声狂呼起来,竟然连对手是谁也未清楚,而让高格将那东西埋在自己的身体之中,对她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走开,快些,快走开。”“真没良心,你刚刚还叫我不要拨出来的。”高格对老师那狼狈相显然十分高兴,当然他没有拨出来,还开始再次的进攻。

 “为何,要这样做。”她感到羞将头左右地摇动,头发凌乱地披散在铺上。

 “呀,这是哪儿?”“是店铺后面的房间,呀?你不知道吗?那烦了,老师你喝醉了酒,又不肯回家,将你抬进来的啊。”红雪因喝醉的关系而很头痛,努力地寻找昨晚的记忆。

 与高格一起进来喝酒,最初一杯时还没问题,第二杯之后的记忆就完全空白了。

 “…我,喝了很多吗?”“有四、五杯吧,老板最清楚了,起初我也很担心,但你一直说没问题,为免使你不开心便任你喝了。”

 高格用手将红雪的头发拨了一下。“请老师你不要误会。”“喔?”

 “我并不是那种会趁别人醉了而偷袭的人,那是老师你要我做的,大概你误会了我是那个叫亚活的男人吧。”红雪听到这儿掩着脸痛哭起来。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感到既羞又绝望。

 心中好像被槌子重击一样。身为一个神圣的教育者,与自己的学生饮酒,而且饮到意识不清,跟着又有体关系,那是不能容许的,而且又将高格当作是郭浩辉,被学生看到自己那的形态。

 那时,红雪体内那黏黏的体,是先前高格斯,若果能在做之中醒来,在对方还末前还有得补救,但是现在已太迟了,事也做完,怎样的藉口也行不通了。

 “不用哭啊,老师,由现在开始,我就代替那个叫亚浩的来爱你吧。”

 “我们已是不能分开的了,看啊,我的牛已经注了你的壶子了。”高格得意地将仍在红雪体内的器动了一下,那样,她体内的又慢慢地出来。

 “不要,快些拨出来,拜托你了。”红雪哭着向他哀求。为了贪图沉醉在那梦之中,竟与高格发生关系,只感到想吐。

 “你真啊,在我有关系的女之中,能使我一如注的就只有你。”高格将她的着,将头含在口中,跟着又再开始那送的动作,因为还年青的关系,器已完全起了。在红雪的道内进去。

 “不要,高格,难道你…”红雪看到这情形,悲怆得连眼睛也红了。

 “老师,很舒服吧,还想做吗?”“不要,快些放过我吧,我已够痛苦的了。”高格将她在哀求着的吻着,用舌头在她的口腔内爱抚着,手指又在她的头上技巧地,而那枝刚硬的内则在她下体内恣意地活动。

 那残留着官能上的麻痹感使红雪下体的肌将高格卷着。冰冷的心开始溶化了。“呵呵,老师,你是我的人了。”“不要,不要啊!”“不是有反应了吗丁哈哈,那样紧紧的来着我,并不是学校中那清纯的你啊,大概你本身也是一个女吧。”

 “…哎,高格,真残酷啊!”高格用冷眼看着那呻着的女老师,她的体内正埋着自己又长又硬的,想这身体已完全成为他的人了,他要将她训练成为人类的便器,要成为在学校中他们的奴隶。

 高格将红云的抱起,那金刚则无情地向那小道中狂

 “真的是很道呢,老师。”这时道因刺而收缩了,而红云的肌肤上布汗珠混合着两人的体味,沉浸在疯狂的情之中。

 刺热的无情地将她摧残着,红雪的叫声也渐渐地狂起来。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会这样喜欢爱,爱像小便似的不停地出来,而又像情狂似的狂叫着。

 与学生一起陶醉在这种狂的气氛之中,死的感觉,从下体传来的快已使羞心完全溶化了。只知道足于快中。与郭浩辉的爱是最好的,廿九年来,她的人生都是要自己保持贞,但现在一下子就破坏了。

 “老师,事实上你是一直想要我做对手的?”“不…不是,我不是这样的女人。”但觉得事实上自己是失败了,她已经觉悟了。

 心想,算了吧,就这样做他的女人吧。脑中一片空白,今次从自己的口中请求,而且那儿又的,对方又已经进入了自己体内,而且又在体内了情,他已不是外人了。一阵动后,高格突然激动起来。

 “啊,红雪,太美妙了。”“不…不要…”红雪摇动着那头黑发,小小的房震动着,好像全身都在哭似的。“红雪,呜…来了。”“呀,高格。”

 “你是我的人了,知道吗?”“知…道了,很喜欢啊!”红云和应着,部也开始活动起来,将高格的全部埋进去,接着一段烈的搏战。

 “如何,红雪老师,看来很顺利呢。”红雪回到学校复课后三天,在职员室中与社会课老师尹爱闲谈。“是啊,已没问题了。”红雪微笑着回答。

 “太好了,我已替你尽力安排,很担心呢,那时在我家所做的事令你痛苦而引致你辞职,实在感到很后悔呢。”

 “不要那样说啊,尹爱。”红雪觉得她并不是敌人,所以如此说。“真的?红雪老师你一点也不恨我?”“一点也没有想过要恨你。”“那会一直在校内教书了吗?”

 “对啊,直至死那天为止。”“那就好了,我一定替你打气的。”尹爱捉着红雪的手互相勉励着。红雪还是被蒙在鼓里。
上章 暴虐学园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