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暴虐学园 下章
第二章
晚上八时十五分,红雪还在自己的家中,职业上的理性,再加上理智战胜了,决定不会再去尹爱的家去。

 这时电话响起来了。反地她站起来,想一定会是尹爱了。对尹爱她只能说声对不起,她绝不会那样作的。虽然是约定了,而可能会更加使高格愤怒,这次更可能连尹爱也会与她敌对起来。

 但是绝不能就此而认输的,这一定是神给她的考验。就算怎样也要忍耐下来,既然踏上了这条教育者的道路,发誓要将这班学生教好,若有勇气及热情的话,一定能够接受神的挑战的。

 之后会更加害怕,心中想起这件事不免有一丝不安感,这时想起郭浩辉。

 这是她所爱的男人的名字,巳有三年没跟他见面了。那是令人触目的明之星,不幸地因为交通事故将音乐生命断送了,手指的腱带断了,之后便失了踪,大概想将这件事忘了吧,因为出走之时留下了一封信给她。

 之后,红雪将儿女之情抛弃,全身投入于教育之中,等待郭浩辉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在他失踪的三年间,若说没有的希望是骗人的,尤其在经期完了之后,身体上的需要更加强烈,但对郭浩辉以外的男她是不会抱的。

 红雪将自己首次交给他时是在廿三岁的时候,交往二年之后,便将处女之身了给他。二人以后虽维持着体关系,但是那是很自然的事,并不是刻意地去做的。

 最初,红雪认为爱是一件痛苦的事,渐渐地两人的爱更加浓厚,加上渐成,身为女的知觉醒了,最后相当沉醉在那种愉之中了。

 之前,她是一直希望能够等到郭浩辉回到她的身边,她亦一直认为他会是她的最后一个男

 这么贞洁的红雪,那时受到高格那热情的爱抚,以及手指触及那神秘的地方,令她起来的狼狈样子,那是在郭浩辉以外,一直未曾受过别的男人的吻及触摸身体任何地方的,但是却给高格的爱抚技巧而翻了。

 那种热情而润的接吻,手指那感的爱抚,与郭浩辉的手法是不一样的,红雪她的身体还为这吻而绞痛起来。

 而尹爱的说话而言尤在耳。事实上,红雪为那沉睡中的官能感觉而害怕起来,那不是身为一个教师之本能,而是身为一个女的感觉,是绝不能去尹爱的家。

 ---

 第二天,红雪上课一小时之后,在她的职员桌上有一个白色信封,心中感到一份好奇心将信封打开,里面有三张相片。

 “这…这是…”血一下子冲上她的脑袋之中,那是红雪与高格热情地拥在一起跳舞的照片。

 是什么时候照的呢,上面还印有期,她心里也很清楚,瞬间她也明白发生什么事,她紧咬嘴望着那两枚照片,一张还穿着衣服,但另一张则是高格将她的上衣扣子解开,用手在她时的照片。

 看到自己那些照片,也觉得很猥。刹那间,在她美丽的脸孔上泛起阵阵红

 最后一张照片则是高格将头埋在她的前,衣衫不整的照片。看到这儿,她已像力了似的,照片上的她将头向后仰,黑发散在肩头,眼睛闭着,双微张的表情。

 连站也站不稳,这些照片绝对不能给别人看到,若给其他人看到她与这些不良学生的样子,前途就会幻灭了,以后便再也不能当教师了。

 她将那些照片放回信封之中。其中还夹着一封信,写着:“怎样,照得很清楚吧,我与老师看来好像一对恋人一样,想起那时的热吻,连我的家伙也热了起来。

 那么强硬的红雪老师,将我的口水下,摇动着部来配合着我,而且任我抚摸,那种感觉我是一生都不会忘记的。

 明白吗?那时你已经完全忘我了,而且还跟我有约定。但是我不容许你下次再不守信用,对于我这么温柔的人来说是绝不宽恕的。

 觉悟吧,将我们的仁义踏在脚下是多么的重罪啊,今天放学后到仓库来。至于答覆,若果应承的话,则将前三颗扣子解开,那还不够,还要将裙子拉高才行。

 若果不答应的话,我就会将这些照片散发出去,还放出风声说你跟我们搅这些派对,尹爱老师亦会帮我们的,那么明天便会在全校传着你是怎么样的女人。

 请相信,我一定会将这些照片交给校长的,我是认真的,做不做随你,那是我们的信条,我等待着今天的音乐课。”

 红雪在中五e班上课时,全身冒着冷汗,高格他们坐在课室后面,怀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望着她,这情形使她心如鹿撞,连教书也不能集中。

 使到那些不良份子更加向她嘲笑。“干什么呀,老师,今天时常都心不在焉似的。”

 “生理中吗?”他们继续防碍红雪上课。因为红雪没有显示出yes的答案,所以他们更加变本加厉,而在其他学生的眼中,今天她确实有点儿古怪。

 “很热吗?为何全身都是汗呀?”“学校真孤寒,连冷气机也没有。”

 “站在通风一些的地方吧,会好点儿的,老师。”那些不良份子不停口地说道,视线全望着她那纯白的恤衫上。

 雪白的手指弹在那名牌钢琴上,她想伸手将衫扣扣开看看会怎样,了一啖口水,肩膀震了一下,浓眉深深地锁在一起,但在他们的眼中来说却很感。

 “很难忍耐呢,很像工藤静香呢。”她与那偶像歌手年龄差很远,但眉眼间那股不时漂出的官能美,看来真的很相似。

 “是吗,不知为何今天真的很热,”红雪看来已被迫屈服了,而高格则出胜利的表情,与同伴击掌起来。

 “对不起…那我让身体凉一下。”跟着便将前的钮扣解开2粒,出了那雪白的肌肤。最前排的学生看得连口也合不起来,女老师的部若隐若现,而女学生们则投以嫉妒的眼光。

 解开二颗扣子后,红雪停了下来,真的不能再解开第三粒了,否则内衣便完全了出来。现在已给看了大半了。但是高格他们仍不放过她。“干嘛,老师,再一颗会更凉快啊!”“哎,中途停下来真讨厌。”保罗发着古怪的声音说,红雪低着头,有些头发散了下来,雪白的脸孔上已变得红通通的。

 学生们窃窃私语起来,不能明白为何老师会表现得如此奇怪。以前她都会理智地不会理会那班人,无论怎么样的打扰也会很热心地继续授课的。

 红雪在无可奈何之下将第三颗扣子解开。“为何…今天如此热呢。”她用如蚊叫般的声音说。现在连罩也能见到了,雪白的肌肤出来。

 “哇,真很难忍啊!”“不能相信原来老师是用白色罩的。”她的房高高的着,梦幻似的深沟也现了出来,纯白的罩上有漂亮的刺绣,使那些男生们十分兴奋。

 “嗤,若有带照相机来便好了。”有些学生看得舌头打结,而话也说不出来,而女学生们也因红雪的美貌而发呆了。

 跟着红雪便继续授课,以那种形态讲课,学生们谁也听不入耳,他们只是将目光望向她的前,憧憬着女老师房的形状及尺码,及在前的那种感觉,不能忍耐的稼伙,也有在椅子下面自己解决的也有。

 “很热啊,老师,为何不将裙子拉高让风透入呀?”高格的说话就好像命令一样,使红雪不能拒绝,她真的是不知如何是好。

 现在为止,所做的事也已够她羞愧一辈子了,若果再要将裙子拉高的话,她是做不到的,她只是停了一下,高格愤怒的声音便响起来。

 “喂,你究竟有没有听到我说什么?”一种破灭的予感在她心中油然而生,若果不听他的命令的话,那些照片及那些没有根据的流言就会传得天飞。

 “是,是吗,那试试看吧。”她走出教坛,在那班学生面前,闭起眼睛,将那条格仔裙拉起来。像羊脂一样的大腿了一部份出来。

 她感到在授课中竟做这种事,真是不知廉。只拉起少许裙脚,脚也震起来,那线条美丽的足部,令学生们产生一阵叹息之声,长长的双腿在人们面前展出来。

 “再拉高些啊,要看到股为止。”那些不良份子笑着怂恿着。红雪深锁着双眉,带着恨意的眼光望着高格,那种愤怒得好像要杀人的表情,看不出她曾让学生抚摸她的神秘地方,这时有些女学生看得连面也红了起来。

 红雪怀着烈的羞心,再将裙子拉高,大腿完全了出来,纯白的围及那象牙的大腿,使教室内沸腾起来。“再高些,老师,直至看到内为止。”

 “是啊,老师,给我们看一下吧。”学生们全都涌到前面来。富有弹的大腿出来后,而最神秘的地方也就快看到了,的袜内清楚的看到是一条纯白的比坚尼内

 那只是一瞬间的事,很快红雪使将裙子拉下,下腹那贲起的小的,使几个学生就这样在子之内爆发出来。

 ---

 受到学生们的威胁而在授课之中出自己内罩的红雪,在那堂完了之后,坐在音乐室中震着肩头饮泣起来。

 她已激动得不能再站在教坛上讲书了,但幸运地跟着的四小时内她都没有课。而且刚刚做了那种事也不知如何去对学生。完全失去了做一个教师的威严。

 今的丑态,很快便会在学校中传开来,将会被人指点成为的教师,她若于在课堂中时常要受高格他们的气。

 有音乐界圣女之称的她,时常被同业笑称为美丽的公主,现在却受到这样的屈耐,转到这所职业学校,首次感到后悔。

 时常受到那班人的侮辱,若果在以前的那间学校,一定不会受到如此对待,难道一直要受他们玩至死吗?此时,红雪想到,这些人的要求不会就此算教的,他们一定还会有其他要求的。

 而且那封恐吓信写着放学后要她到仓库之中,恐怕会受到他们轮了。那班人一定能做出来的。她想起尹爱含着那些丑恶的东西时的情景,是不能令那班衰人发怒的…在红雪的脑中是这样子想着。

 难道想做一个好老师就要这样仿吗?四小时过后,便是午休了。红雪决定了,放学后立刻递辞织信。

 校祭音乐节就快要举行了,想起音乐部那班成员心中不免隐隐作痛,但是若要成为那班人的奴,她宁愿失去教师之职。

 中途退职对一位教师来说是极之不负责任的举动,再次进入其他学校的话名声也不会好,而她亦不打算再在外面教会,大概会去教小孩子弹钢琴吧。

 红雪到校长室去说想早退,并且说出要辞职的要求,这消息使校长吓了一跳。晚上校长给她,叫她再考虑清楚才说,还说若果不留在学校的话,他便会失去一个好帮手。

 而教育委员会亦给她电话,说对教育界来说是一大损失等等。在校长询问她辞职的理由时,她不敢说出高格的名字,既然要退职了,就要保留最后的自尊,对那班人的刺及照片的事,只是感到讨厌而已。
上章 暴虐学园 下章